周朝和汉朝在中国历史上的奠基性决定性地位

阿贝尔群 收藏 13 2558
导读:古代华夏先民既崇拜银河,也普遍崇拜太阳,比如“夸父追日“的神话。可是后来太阳成了君主的象征,“天无二日,国无二主”。而银河成了汉民族的名字。那么具体的历史发展过程又是怎样? 大家知道,周朝是华夏文明的正源,奠定了华夏文明的底色。那么这个持续八百年的王朝发生了什么呢? 先是分封诸侯,让他们散布各地。各地不只是洪荒,还有诸多别的族群。周朝的历史,就是华夏部落拓殖壮大的历史,吸纳了各个族群,或者把不服从者驱除。 到了战国时期,华夏各个诸侯,都已经扩张到了极限,于是各个诸侯国之间的吞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古代华夏先民既崇拜银河,也普遍崇拜太阳,比如“夸父追日“的神话。可是后来太阳成了君主的象征,“天无二日,国无二主”。而银河成了汉民族的名字。那么具体的历史发展过程又是怎样?


大家知道,周朝是华夏文明的正源,奠定了华夏文明的底色。那么这个持续八百年的王朝发生了什么呢?


先是分封诸侯,让他们散布各地。各地不只是洪荒,还有诸多别的族群。周朝的历史,就是华夏部落拓殖壮大的历史,吸纳了各个族群,或者把不服从者驱除。


到了战国时期,华夏各个诸侯,都已经扩张到了极限,于是各个诸侯国之间的吞并战争开始了。秦国,这个周天子的牧夫和外甥,最终胜出,采取酷烈的法家思想治国。


其实,华夏这个概念并不是夏朝上朝提出的,而是周朝提出的。如果夏商是克里特岛文明,则周朝就是取而代之的希腊文明。


周朝已经有了较为强烈的民族意识。“尊王攘夷”,“德以睦华夏,刑以威四夷”,“夷狄无信,不如伐之”等等,跟后世汉人的所谓“夷狄弱则卑伏,强则寇盗”的看法一致。这说明,在血统和文明上,已经有了深厚的华夏认同。这是民族形成的根基。这跟某些民族单靠一个军事强人形成的暂时的强盗联盟,大不相同。


还有习俗,比如,婚礼,周朝叫“昏礼,在黄昏这个神圣的时刻举行,象征着神圣的契约和庄严的责任。至于闹洞房,给公公婆婆脸上抹灰,乱抓乱摸等等但求热闹的习俗,则是沙陀人引入的。唐朝大力扶植周边民族的发展壮大,安史之乱前夕,河北山西等地,胡人已经占了过半比例。


民族的融合和形成,需要两个条件:大量和持久的通婚;共同的政治经济文化利益。很显然,周朝汉朝都是,而元清不是。在民族等级制度下的“融合“,就是高洋之类的怪胎,高洋是鲜卑化的汉人。杨坚的民族融合政策,显然比北齐北周更正义更人道。印度的民族”融合“,就是种姓制度,和贱民种姓。幸亏汉人的英勇反抗,使得五胡乱华后的汉人没有沦为印度贱民种姓的东亚版本。



史书有云:“刘邦始封‘汉中王’,初不欲就国。有进言曰,‘汉水上应天汉。汉中,据有形胜,进可攻退可守,秦以之有天下。’刘邦乃就汉中王。”刘邦取天下后,国号仍称“汉”;武帝年号有“天汉”,盖以苦旱连年,欲“天汉”降雨,故名之。可见,汉族的名称源于对银汉的崇拜和敬畏。“汉”这个字,是我们神圣的文化图腾。





秦国没有完成整合华夏诸邦的使命。如果没有持续四百年的强大汉帝国的光辉,则秦始皇的历史声望,不会高于司马炎。真正实现华夏统一的,是楚国的平民刘邦。刘邦深谙民众生活,又没有狭隘的楚国本位色彩,历史选择了刘邦。刘邦以秦国的关中地区的雄厚资源为基础,打败项羽,统一华夏。


汉武帝对四周各个民族,开展了长期的战争,捍卫了华夏的荣誉和尊严,开拓了生存空间,还有一点,容易被忽视,那就是,长期的对外战争,实现了华夏各诸侯邦人民的相互认同和融合。其实,俄罗斯在16世纪开始的对外持续战争扩张,也使得混杂的俄罗斯人,形成牢固的相互认同和民族自豪感,这就是俄罗斯民族的形成。不外战,则内部的混杂,就会开始内战。所以汉武帝确立了汉民族意识。天汉(前100年-前97年)是汉武帝的第八个年号。汉朝使用天汉这个年号一共四年。太初四年破大宛,汉武帝欲乘势征匈奴,改年号为“天汉”。天汉二年秋,派贰师将军李广利等出征匈奴。


长达四百多年的汉帝国,涌现了张骞,苏武,班超,卫青,霍去病,李广,窦宪,马援,陈汤,耿恭等等一系列让华夏为之自豪的人物。汉帝国是太阳神和酒神共治的辉煌帝国。周朝是封建联邦制的辉煌,汉朝时中央集权制的辉煌。后世的王朝,要么是重复,要么是扭曲,越来越变异退化。即使唐朝,也比不过汉帝国。汉朝时战斗力持续最久的王朝,是余威绵延最久的王朝,是东方的罗马帝国。但是罗马帝国被蛮族消灭,汉帝国临死还在追打蛮族。 汉帝国确立了一个民族,汉帝国的国号,成了一个民族永远的名字。


汉民族文化源远流长、辉煌灿烂,宛如壮丽恢宏的银河,汉民族有“天汉”为族名之说。


汉民族对博大深邃的银汉始终有一种别样的虔敬情怀,这一名称屡显身于古往今来的诗文辞赋。


《诗经•小雅•大东》有: “维天有汉,鉴亦有光。”


《诗经•大雅•云汉》:“倬避云汉,昭回于天……倬彼云汉,为章于天。”


屈原《离骚》:“越云汉兮南济,秣余马兮河鼓。”


曹操《观沧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至哉,歌以咏志。”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