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战士枪法有多准?能打中三四百米外的敌人

冷兵器lbq 收藏 3 1531
导读:1927年9月9日,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爆发了。起义军以长沙为攻击目标,三个团分途出击,沿途惩办了土豪劣绅,消灭了地主武装,声势浩大。我所在的第一团分两梯队,团部率第二、三营为第一梯队;师部率第一营为第二梯队。部队从修水出发后的第二天,我率十连为尖兵连,向平江县长寿街前进。部队进到金坪,由于刚收编不久的邱国轩部叛变而失利。 以后我奉命带十连到龙门厂附近的天主教堂与主力会合,部队在那里进行整编,卢德铭就任起义总指挥,宣布起义部队的正式番号是: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整编时,把第一团受损失的二、三营和其他失

1927年9月9日,湘赣边界的秋收起义爆发了。起义军以长沙为攻击目标,三个团分途出击,沿途惩办了土豪劣绅,消灭了地主武装,声势浩大。我所在的第一团分两梯队,团部率第二、三营为第一梯队;师部率第一营为第二梯队。部队从修水出发后的第二天,我率十连为尖兵连,向平江县长寿街前进。部队进到金坪,由于刚收编不久的邱国轩部叛变而失利。


以后我奉命带十连到龙门厂附近的天主教堂与主力会合,部队在那里进行整编,卢德铭就任起义总指挥,宣布起义部队的正式番号是: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整编时,把第一团受损失的二、三营和其他失散的人员合编为第一团第二营,我任第六连连长,何长工任党代表。第一团在天主教堂整顿三四天后,转向起义军第三团靠拢。第三团是由铜鼓出发进攻浏阳,占领东门镇后遭敌人反扑,因寡不敌众,被迫撤至上坪。起义军第二团一度占领醴陵县城,主动撤出后又攻占浏阳县城,因等待三团前来遭敌围攻而失败。鉴于三路进攻部队均受挫,毛泽东于9月17日下午命令各路起义军向浏阳东南之文家市集中。19日晚,毛泽东召开前委会议。会议接受了毛泽东的正确主张,决定放弃进攻长沙的计划,迅速脱离平、浏地区,沿罗霄山脉南移,寻求立足地。


9月20日上午,起义部队在文家市里仁学校操场集合,师长余洒度宣布:请毛泽东委员讲话!这个突然宣布,使我立即想起春天在武汉分校学习毛泽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时的情景,心情为之一振,不停地用敬仰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这位群众爱戴的毛委员。只见他身穿蓝色粗布服装,面部消瘦,目光炯炯有神,脚蹬草鞋,健步走到队伍前面,热情地向部队讲话。他那种高瞻远瞩、催人奋进、鼓舞士气、指引方向的讲话,不断被起义军指战员的欢呼声、口号声所打断。我听得出了神,顿有久渴饮甘泉之感,浑身增添了无穷的力量,对革命的前途充满了信心。


上午开完大会,下午起义部队从文家市出发,24日在萍乡以东的芦溪遭敌袭击,起义军总指挥卢德铭不幸牺牲。29日,部队到达永新县三湾村,这时,部队人员不足一千,组织很不健全,思想相当混乱。为了适应革命斗争的需要,毛泽东决定召开前委会议,对起义部队再次进行了整顿和改编:第一,资遣了一部分不愿意留队的人员,将起义部队缩编为一个团,称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第二,在起义部队中建立了党的组织,连有支部,营、团有党委,连以上设党代表;第三,在起义部队中实行民主,规定官长不打骂士兵,官兵待遇平等,还建立了士兵委员会,参加部队的管理,协助进行政治工作和群众工作。部队改编后,我调到团部任参谋。我看到改编后的部队,组织精干,连队充实,政治工作得到了加强,出现了一派新的气象,更使我坚定了跟着毛泽东革命到底的决心。


部队继续向南转移,10月3日进到宁冈县古城。我参加了前委在古城召开的活动分子会议,毛泽东在会议上总结了湘赣边界秋收起义的经验教训。起义部队在古城镇休整了一个星期,把伤病员安置在茅坪后继续前进,经过砻市、十都,抵达酃县城郊。这时,我调到住县城附近的第四连(即特务连)任副连长,连长是曾士峨,党代表是罗荣桓。两天后,部队开到水口圩,在那里休整了一个多星期。一天,我正在十分认真地教战士们练射击,毛委员走过来,微笑着问大家:“能打中敌人吗?”“能打中!”大家齐声回答说。又问:“能打中多远的敌人?”有的说:“能打中三百米。”有的说:“能打中四百米。”毛委员很高兴,用信任的目光看着我和战士们说:“很好!就这样练,把本事练好。”


10月21日,工农革命军离开水口圩向遂川县的大汾圩前进。在行军路上大休息的时候,毛委员走到我跟前,用帽子垫着坐在田埂上,让我坐到他身边。随后他亲切地问我是什么地方人,怎么参加革命的。我一一作了回答。毛委员听了幽默地说:“啊,你是姜太公的老乡呀,姜太公钓鱼于渭水嘛。”接着他又说:“我在广东办农民运动讲习所的时候有不少陕西学生。中国革命离不开农民,武装斗争一定要与农民运动相结合,把农民武装起来。我国有广大的农村,众多的农民,只要把他们动员起来,中国革命一定会取得胜利。”听了毛委员的这番话,我感到心中特别豁亮,好像看到了中国革命胜利的曙光。


10月22日,工农革命军主力攻占大汾圩。当天晚上,毛委员来到四连亲自做发展党员的工作,先向连党代表罗荣桓询问了新党员的情况,然后又指导罗荣桓召集新党员举行入党仪式。入党仪式就在四连宿营地一家地主的楼阁上举行的,参加人除八名新党员外,有党员干部罗荣桓、曾士峨和我。阁楼上气氛很庄严,桌子上点了一盏煤油灯,墙上挂着一面红布做的党旗,上面临时写上“CCP”三个英文字母。毛委员亲自主持仪式,他先向大家讲解了中国共产党的任务和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意义,然后带领新党员面向党旗宣誓: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服从党纪,保守秘密,永不叛党。这次入党仪式时间虽短,但我受到的教育是极为深刻的,使我终生难忘。在此之后,我以毛委员为榜样,做了大量的建党工作,为使“支部建在连上”落到实处作出了自己的贡献。部队离开大汾圩之后,毛委员跟四连一道向井冈山前进。我奉命带一个排护卫毛委员。由于长途行军,毛委员的脚被草鞋带子磨烂了,行动很困难,战士们要绑担架抬他,他坚决不肯,自己拄着竹棍子坚持步行。


10月24日,我护卫毛委员到达井冈山大井村。深秋季节井冈山天气变冷,战士们还穿着单衣,晚上睡在门板和禾草上。我和罗荣桓、曾士峨三人挤在一起,共盖一条毯子。当时,部队的衣着是靠沿途打土豪来补充的,搞到什么穿什么,五花八门。吃的是山上出产的红米和南瓜。生活虽艰苦,但我们一直保持着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我经常和战士们一起高唱脍炙人口的民歌:


红米饭,南瓜汤,秋茄子,味好香,餐餐吃得精打光;干稻草,软又黄,金丝被,盖身上,不怕北风和大雪,暖暖和和入梦乡。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