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临时指派前往东京的,送作战设备为主,协助报道为辅。13日上午9点30还在人民大会堂听政协闭幕鼓掌呢,9:40就碰到老板委员,下达指示。从得到命令到上飞机,4个小时。期间凑齐了美军装备之防辐射服-0.2毫米的辐射防护服,并 监测X射线和(伽玛)射线的剂量仪,并在周日公司瘫痪的状态下,付了现款,买了单程机票,孤单一人冲向了因为担心核辐射而止步不前的被困在东京的同事们。


这个迷彩包里面装着防护服,面具加空气过滤盒,手套和靴。


看看这副样子,整个一个731!防化部队的人说,到了福岛电站附近, 能呆一分钟,就别呆两分钟,能远就远。美军使用的,那也是在方圆近百公里外巡逻穿的,真要是到了区域里面,这层铅皮是屁用不起。


实事求是地讲,对灾难报道,我的兴趣是灾难中,政府,民众和全社会的表现,而不是惨状。


抵达的当天是13日晚上。14日3号机组发生爆炸,离开的15日,4号机组爆炸并开始泄漏。可以说每天的情况都是飞速地恶化。我,对日本毫无感情,能够做到侧眼旁观,(并不是冷眼)发现菅直人和内阁大臣除了不停地在东京开发布会,更新数字和消息;除了乘直升机在灾区上空溜达一圈(核泄漏前),目前,内阁里面,只有防卫大臣和美国长官去了灾区上空视察,其他主管民生的大臣都没有去过灾区。福岛核电站地震发生后,1、2、3、4机组接连出事,任凭泄漏。想到有媒体在第一天刚刚震后,就马上表扬日本政府应对有效就觉得想得过于简单,并举了个例子:震后10秒内就拿到了地震数据,颇引以为豪。


拜托,那是机器的功劳,不是人的!数字准了有什么用,现在已经第4天了,日本政府对接连出事的福岛核电站仍是束手无策,还说什么说,在东京如何更新数据,数据如何透明公开,也是口水。东京电力公司就更是千夫指了,事故原因清楚,在电视广播上掰开了揉碎了向公众解释原因,但是没有应对持续恶化的措施,只能眼睁睁看着一个机组一个机组的接连爆炸,泄漏,失灵,只能让工程师们迅速撤离,5、6号机组也要完蛋,情况早已超出安全极限,在东京听广播却依然对民众说不会伤及人身健康。


地震后,值得称道的,恐怕只有日本国民的表现冷静,平淡,没有恐慌。东京虽然有停电限电,而且由于储油罐爆炸,日本的汽油供应紧张,东京多家加油站完全关闭。没有关闭的也不允许每辆车加满,必须限量。但是日本民众对此非常配合,难得一见东京街头居然自行车川流。社会秩序,包括灾区秩序井然,在灾区的自卫队只抽调很少的部分进行治安工作,由此可见,日本国民的素质偏高。


中国总理温家宝说愿意持续提供帮助,毕竟我们有汶川的伤痕。可以做到感同身受。但是比较来看,中国领导人会现场办公,日本领导人还是规规矩矩地在首都办公。如果发生在中国,领导人一定会带着专家组前往泄漏的核电站或者是距离危险区域最近的地带现场办公。他国记者都能穿着防辐射服到前方,难道本国官员就不能吗?


4号机组泄漏以后,今天听广播说东京地区的空气已经有微量核元素了,日本说超标20倍,听外电说超标近百倍,但是日本媒体坚持说不会影响人身健康,让大家不要担心。我一向怀疑这个标榜新闻自由的重视规矩的国家,所以对媒体的言辞,相当地不信。当我就日本媒体的报道可信度的问题和驻日大使程永华讨论时,程大使也说不能全信!


还要做自己的评估和分析。14日做完的使馆工作组和大使的采访后,15日中国外交部就要求国人们能回就回,并表示,每周往返航班上千,可以保证华人避险。可见,日本媒体报喜不报忧,我们政府心里非常清楚情况的严重,现在只有撤离才是安全的。一张从东京飞北京的单程机票已经涨到20万日元,也就是一万六千多人民币。在回撤的飞机上,挤满了各个国家为了逃离日本而离开的人士,“中国也不熟悉,也不是我的目的地,但是先离开东京最重要。”一位候机的斯里兰卡老兄跟我抱怨。


除了核泄漏上的麻爪,在救援上也是比较缓慢。因为我有过汶川地震的采访经历,所以大概了解如何抓紧时间救援,撤离,转移。政府应该如何布兵排阵。但是看岩手县,宫城县那些自卫队员的行动,怎么这么不紧不慢,四平八稳呢?看的我这个起急!自卫队的兵,哪有像解放军那样的连班倒,不惜气力地撬,挖,刨,喊,搬,抬!感觉上日本根本不做什么72小时黄金时间救援计划,根本没有定下救人为主的目标,只是让能看到的,活着的民众进入避难所。现在,日本民间已经有声音认为,自卫队完全无法应付这样的危机,所以建议要组建强大军队。真是好时机,好借口!另外,驻日美军投入的热情极为有限,让我感觉美国人又在耍什么心眼。也许不断增加的辐射水平让美国人也望而却步。


铺天盖地的24小时不间断的日本媒体灾难报道中,没有出现过外国人伤亡失踪数据。所以,要想得知在日本的国人情况,只有去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了解。平日里用作招待会的大厅已经成为乱哄哄的办公区,


工作人员们接收求助邮件和电话,邮件里写满了找寻亲人的焦急和忧虑,使馆工作人员告诉我,凡是提供电话的,他们会一直打下去,也会通知前方工作组姓名和信息。根据程永华大使的介绍,四个重灾区岩手,茨城,宫城和福岛有中国公民三万多,目前(14日采访)只能确认八千多的安全,他最担心的就是在海啸地区沿海水产厂工作的研修生们,大概有二百多人。程大使对他们的状况非常悲观,预计有不少研修生死亡。


若日本东风起,往西刮,中国如何防止核扩散的影响,政府考虑好了吗?虽然此刻是表现中日一衣带水友好邻邦的时刻,但是当前的任务不是着急派海军,派医疗队,派这派那去日本“排忧解难”. 有针对性地派几组就已经体现友好,中国政府首先应该考虑考虑对中国环境的影响,考虑中国人的健康如何保证,如何教会中国老百姓应对核扩散以及海啸,地震。因为我们真的很缺少这方面应对知识和技巧。13日夜间,被6级以上余震晃醒,除了往卫生间跑,我自己啥也不晓得。


刚刚日本政府又宣布福岛电站核辐射量在下降,谁信?这几个要命的机组每天都有险情。我的喉咙和扁导腺明显地感觉到和汶川地震时采访垮塌化工厂的状况一样,剌剌地,眼睛也不舒服。而我只是在东京两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