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草鞋兵:黔军抗战悲壮史 第一部 烽火壮歌 永远的纪念碑

齐赤军 收藏 0 2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4.html[/size][/URL] 永远的纪念碑 102师的前身是黔军25军第2师。1935年初,黔军第2师作为黔军主力在黔北阻击红军。娄山关一仗,第2师遭到重创。同年冬,在贵州威宁被蒋介石改编为陆军第102师。师长仍为柏辉章(贵州遵义人),副师长刘禹九,参谋长朱时俊(均为贵州人)。师下辖2个旅,4个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4.html


永远的纪念碑


102师的前身是黔军25军第2师。1935年初,黔军第2师作为黔军主力在黔北阻击红军。娄山关一仗,第2师遭到重创。同年冬,在贵州威宁被蒋介石改编为陆军第102师。师长仍为柏辉章(贵州遵义人),副师长刘禹九,参谋长朱时俊(均为贵州人)。师下辖2个旅,4个步兵团,官兵约一万人。

改编为“国军”后的102师,不久便在师长柏辉章的率领下,奔赴了抗日的疆场。在整个抗战期间,102师先后参加了凇沪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等重大战役,历经了上百次大小战斗,部队以高昂的斗志和骄人的战绩,改变了受人轻视的形象。亦曾多次受到统帅部的嘉奖,终成为国民党军中较有影响力的一支基本部队。

1937年“七七”事变后,师长柏辉章率领全师请缨抗日。部队随即奉命从经扶开到江阴布防,拨归第1军胡宗南部指挥。稍后,奉调上海,曾参加苏州河、大场、罗店诸战斗。战斗中,这些看似弱小的“草鞋兵”,以勇猛顽强的精神和惊人的战斗力,让开战之初因小看黔军而将其拆散到各部配属使用的第1军的各级指挥官都改变了看法,甚赞我黔籍部队官兵作风顽强,作战勇敢,战斗力不可小视。参加淞沪会战后,102师伤亡较大,损失兵员约三分之二,阵亡徐天植、陈大治等军官多人。

上海战役后,第1军胡宗南认为102师是一支有一定战斗力的部队。随即调102师到胡部原来的陕南驻防地整补,并归入第8军黄杰部。

在第8军建内,102师得到与宋子文的税警嫡系部队改编的40师同样待遇,全部更新武器装备,又获拨一个整团归属师建制。另增配战车防御炮连和重迫击炮连,把原师工兵连扩为工兵营。又增设了辎重营、兵站和野战医院。另又从贵州老家接来两千新兵,编成一个补充团。通过整补,全师7000余人,其武器装备已达到当时的最好水平。全师上下,军心振奋,官兵士气高昂。整训后,部队开往陕西境内黄河河套之大荔构筑黄河防御工事。

1938年夏,102师随第8军参加徐州会战。砀山一役,102在苇楼与日寇展开拼杀。经7日恶战,全师死守阵地不失,毙敌500余人,于完成任务后成功突围。此次战斗,惨烈空前。该师304团团长陈蕴瑜(贵州平坝人)、兵站站长柏宪章(贵州遵义人)、营长曹文杰(贵州遵义人)壮烈牺牲。军官伤亡130余人,士兵伤亡3000余人。

今天,我们有幸看到该师304团机枪连连长陈开本记传下的一段感人故事:苇楼突围后,连长陈开本于次日路遇该团一个士兵,胸背被敌刺穿,满身血迹,缓缓地在路上行走。 陈开本问他:“你身负重伤,怎么还能走路?”答道:“我在苇楼突围的时候,在土围子边用刺刀同日本兵肉搏。我刺死一人,刺伤两人。一路上心里想着痛快,忘了自己身上的伤疼。我走了一天还没有吃东西,现在肚子还不觉得饿。”听了他的话,官兵们都深受感动,争相背负他同行。日后,将他送往医院治疗。

该士兵的事迹,是102师官兵们可歌可泣事迹之典型一例,读后无人不为之感动。

徐州会战后,102师经整训补充,又参加了武汉会战和南昌会战。师长柏辉章升任第4军军长,仍兼第102师师长。随后,师拨归第9战区代司令长官薛岳指挥,参加第一、二、三、四次长沙会战,均立有战功。

1943年,柏辉章调任赣南师管区司令。102师师长由副师长陈伟光(贵州郎岱人)升任。在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整军中,该师保持了一个旅两个团。在1949年的解放战争中,102师随国民党军第4军被人民解放军围歼于安徽广德以北地区。

在整个抗战中,102师转战南北,守黄河、防长江,战松沪、保南京,继而参加徐州会战、南昌会战、四次长沙会战及其它无数大小战斗。全师官兵忠勇卫国,对敌作殊死战斗。该师历经多次激战,原有贵州籍的官兵牺牲极大,所存无几。后又陆续从贵州及外省多次补充兵员,前赴后继,继续战斗,直至抗战胜利。该师在抗日各战役中都取得了显著战绩,其英勇牺牲事迹可歌可泣。 。

该师曾于第二次长沙会战结束后,为追悼102师为国捐躯的将士,师长柏辉章报请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批准,在贵阳大南门外新华路与南厂军营交口处(今纪念塔路口),建立了一座10.2米(意为102师)高的纪念碑。纪念碑碑形为一支上了刺刀的步枪,竖立于石基之上。枪刺直刺穹苍,象征着我们不屈的民族誓与敌人血战到底的坚强决心。碑铭:“陆军一百零二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

今天塔虽不存,但英灵尤在。贵阳百姓皆续称该地为“纪念塔”,是为永久纪念。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