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朝鲜战争—中日大决战 精彩书评 中日大决战不可避免 黑居易

高拙音万历战争 收藏 1 4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8.html[/size][/URL] 中日大决战不可避免 ——评《万历朝鲜战争——中日大决战》 黑居易(书评人) 目前关于明代朝鲜战争的书并不多,高拙音先生的《万历朝鲜战争——中日大决战》可谓是其中的上乘之作。该书用细腻的笔触,全景式客观真实记录了这场气势恢宏、可歌可泣的战争进程,将历史细节的滑稽与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28.html


中日大决战不可避免

——评《万历朝鲜战争——中日大决战》


黑居易(书评人)


目前关于明代朝鲜战争的书并不多,高拙音先生的《万历朝鲜战争——中日大决战》可谓是其中的上乘之作。该书用细腻的笔触,全景式客观真实记录了这场气势恢宏、可歌可泣的战争进程,将历史细节的滑稽与战争场面的残酷完美融合起来,生动地塑造了李如松、李舜臣等中朝两军将士协同作战的群像,也真实地记录了小西行长、加藤清正等倭军将领的野蛮行径与勇猛形象。

万历朝鲜战争,史称平倭援朝战争,历时7年,战况惨烈。在这场具有近代意义的冷热兵器同台竞技的大战中,中日双方军队不仅运用了近距射击的轻型火铳,而且动用了大型重装火炮,特别是明军使用的大将军炮、虎蹲炮,显现了十分明显的武器优势,让屠杀平民百姓成性的不知好歹的倭军闻风丧胆。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说,明朝军队出于人道主义原则,第一时间出兵朝鲜,打败侵朝的日军,恢复了东亚的和平与稳定,影响了亚洲乃至世界三百年命运。诚如著名军事专家王湘穗所言:“万历朝鲜战争揭开了亚洲近代历史的帷幕,奠定了其后数百年的东亚格局。此书再现了当年征战的壮阔场景,人们可由此了解这场堪称伟大却尘封已久的战争。”

在我看来,万历朝鲜战争的战略胜利,根本在于中国坚决捍卫了亚洲一哥的地位,挫败了日本图谋亚洲大陆的阴谋,让日本的崛起梦想推迟了300年,同时也让中国的衰落进程延缓了300年。日本经此一败,终于老实下来了,300百年都不敢觊觎我中华。换言之,随后的300年,中国仍然可以沉浸在中国上国的古老荣光中,静静地,悄悄地,被东西方的殖民者集体打下软骨病的麻药,然后实施“安乐死”,直到1945年才重新起死回生。

400多年后的今天,我仔细审视这场战争,没有丝毫的喜悦之感,反倒增添了沉重的哀思与叹息。以明帝国之庞大,对阵倭奴国之狭小,如此费力费劲,如此劳师动众,如此拖泥带水,实在难以称得上真正的胜利,顶多只算是一次窝囊的平手。

如果仔细分析战争中的细节问题,那才叫一个窝心窝火呢。当明朝大军在李如松的率领之下,势如破竹、准备尽驱倭军之时,心怀鬼胎的日军竟然玩起了议和的花招,不给明军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当明朝大军再次气势汹汹三路夹击固守朝鲜南部的日本守军之时,日军大部居然能够从容地撤离朝鲜半岛、成功归国,不给明军大决战的机会。朝鲜名义上是明朝的藩属国,实际上成了日本随进随出的狩猎场,在这个狩猎场上,偷盗者没有受到真正毁灭性的惩罚,贼心不改;而貌似强大的守卫者一再被冒犯被调戏,有劲却没使上。

事实上,在朝鲜战争中,明朝军队的确有很多让人看不眼的地方,难免让妄想极度膨胀的日本看不起。比如,蔚山之战,3万多明军围攻一个仅有6000多日军据守的堡垒,花了半个月居然没攻占,结果被赶来救援的日军打得溃退几百里。而且,明军原计划的撤退竟然被几千日军赶得如草原的羊羔一样。撇开最高指挥官杨镐的瞎指挥和主将麻贵不敢据理力争这些主观的原因,日军的顽强,明军的羸弱,由此可见一斑。

从这个角度来说,日本的过度妄想也是有一定的事实依据的。也正是中国军队打仗打得不够完美漂亮,让野心勃勃的日本强化了妄想的错觉。而妄想之徒,一般只会给别人带来伤害,而自己免于受伤。就拿万历朝鲜战争来说,由于信息传递不方便、交通指挥也不便捷,侵略一方的日军两次挑起事端,总是先发制人,获得先机,攻城略地,取得战果,屠杀平民无数。而防守一方的中朝联军,总是缺乏忧患与预防意识,在战争初期总是处于处处挨打、无力反击的被动局面。

试问,中国上国何曾有一丝“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威严与霸气?正是因为明军对日本抱有一丝和平的幻想,缺乏一鼓作气、痛打落水狗的气魄,从而让战败的日军存有侥幸心理:中国并非不可欺凌的,日本并非战败只是乘胜回国。也就是说,日本并不承认侵朝战争失败了,更不承认是被中国打败的。日本只承认由于丰臣秀吉的病死而不得不中止侵略事业。二战后的日本,轻视中国并且屡屡挑衅中国人感情的民族心理与之又何其相似啊。

尤其可笑的是,在沈惟敬和小西行长这样的角色的撮合下,风头正劲的明军居然答应与困兽犹斗的日军议和,而没有一鼓作气地将侵略军赶下海。在百般遮掩糊弄、使尽诈术骗术的情况下,议和按照两套完全不同的方案进行了,而且真办成了。虽然万历皇帝最终知晓了骗局,但是大明朝的颜面已经被沈惟敬这样的小人物败坏干净了;虽然万历皇帝最终知晓了骗局,但是丰臣秀吉的野心更加膨胀了,加剧了日军第二次侵朝战争的爆发。

为什么呢?强大的明朝竟然得了幻想症,幻想不需要打硬仗,就可以让侵略军知难而退,悔过自新。当时主战的平倭援朝提督李如松曾告诉自己的弟弟:“倭人如同野兽一样,别指望仁义道德可以感化。”至少李如松是清醒的,他清醒地认识到,对付穷凶极恶的敌人,不能心存幻想,必须彻底打破敌人的妄想,如此双方才能有真正的和平可言。

而幻想之徒,一般只会给自己带来伤害,而别人有机可趁。如果一个国家得了幻想症,那可真是祸患无穷了。很不幸的是,从宋代以来,中国就或多或少地得了幻想症,特别是在面对外族侵略的情况下,阳刚之气与尚武精神已经开始丢失殆尽,明代中晚期的大国气象早已露出衰败之相,至晚清、民国跌为谷底。凡事,怕字上心头,未战心已降,则必败无疑。凡事,不怕、敢斗争,虽三户亦必胜。

当东亚历史行进到16世纪末,得了幻想症的大明朝与得了妄想症的小倭国,正是通过一场战争,将各自的滑稽与弱点生动地展现出来。小小日本为了一己私利,总是妄想征服大陆,尊崇强者生存的丛林法则,拼命对外扩张,所谓的道义、伦理、常识等等都可以通通不算数。大大中国为了安于现状,总是幻想四海升平,天下无事,推崇天下宾服和为贵的礼仪规则,所以宁可委曲求全也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明白了这一点,20世纪初中国所遭受的那些屈辱与苦难,也就不难理解了。当李鸿章每每乘着清军大胜、就迫不及待地签订屈辱的求和条约时,再强大的北洋舰队也只有挨打覆灭的命;当宋哲元面对日寇陆续增兵、自己却一心乞和时,再坚固的卢沟桥也只有拱手让人的命。当潘毓桂身在汉营心在日、卖国也卖得振振有辞时,再英勇的将士也只有成为炮灰的命。

当东亚历史行进到21世纪初,中日两国的个头没有太大变化,但是实力已经有了鲜明的对比。日本再也不是几百年前那样一个可有可无的弱国,而是曾经引领20世纪亚洲的超级大国,而是现在拥有令人生畏的经济、军事、科技能力的举足轻重的国家。中国再也不是几百年前那样一个称雄亚洲的强国,而是曾经经历几百年屈辱史的东亚大国,而是现在处于崛起进程的后发国家。但是,中日两国的病症并没有丝毫减轻,加重的迹象倒是很明显。如此,中日大决战,无法避免,历史上是如此,现在与未来都是如此。


《万历朝鲜战争——中日大决战》

高拙音 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11年1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