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盲:惊天大越狱 外传 1 一号牢房

景旭枫 收藏 6 3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3.html


1

三天后,1947年3月10日晚,19时28分。国民政府重庆特别调查处,庆功舞会现场。

一辆黑色轿车在礼堂门口停下,立刻有司仪上前恭敬地拉开车门。穿着一身笔挺美式军装的张海峰走下轿车。

“哎呀呀,张副处长!大驾光临,大驾光临!快!里边请!里边请!”司仪热情地招呼着,引着张海峰走向礼堂大门。

礼堂内,男人全都是身穿美式军装的军人,女人都是身穿晚礼服的漂亮小姐。觥筹交错,人们在互相寒暄着。乐队现场演奏着欢快的舞曲,舞池内,一些军官正揽着女伴翩翩起舞。

A与众位军官礼貌地寒暄着,门外有人喊道:“李处长到!”

众人回过头去,只见大门打开,特调处处长李圣金在四名手下和一大群记者的簇拥下走进房间,任达强在一旁陪同。李圣金走到主席台前站定,记者立刻围拢上去。

“李处长,请谈一谈这次大清洗行动的情况?”

“李处长,据传,这次大清洗已将共匪在重庆的地下组织全部破坏,请问这是真的吗?”

“请问李处长,国共双方真的开战在即了吗?”

“……”

李圣金伸了伸手,大厅内安静下来。

李圣金清了清喉咙:“各位记者朋友,此次重庆市大清洗行动,成绩卓越,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共匪的地下组织,不仅仅在重庆市,甚至在全国各大城市,都会被我们消灭殆尽!”

众人鼓掌,李圣金再次伸手示意大家安静:“各位同志,各位党国的精英!此次圣金特奉毛局长的命令,嘉奖在此次大清洗行动中表现突出的同志,在你们的英勇表现之下,共匪在重庆市的谍报站已经损失惨重,望你们再接再厉,彻底摧毁重庆市的共党组织,我建议,为这次大清洗行动中,表现最为突出的同仁,干一杯!”

旁边侍应生端来一杯酒,李圣金取了:“来,干!”

众人干杯,大家一起鼓掌。

李圣金伸手示意大家安静:“各位同仁,今天这个酒会既是一个庆功会,也是一个联欢会,兄弟我就说到这里,请大家尽兴地玩儿!”

大家鼓掌,司仪:“各位,各位,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重庆市最著名的电影明星张兰小姐到场,张兰小姐准备亲自为大家献歌一首,大家欢迎!”

一阵雷鸣般的掌声中,灯光暗下来,音乐声音响起,聚光灯追逐着张兰一边唱着唱歌一边出场,举手投足之间妩媚之际,媚到了极点。在场的所有男人眼睛都直了,女人脸上写满嫉妒之色。一名军官的女伴狠狠地拧了军官一把。

角落里,A拿着酒杯正和一名军官聊着什么,同时用目光打量着礼堂内的众人,突然,A的目光停住了,眉头一拧。人群中,只见白山馆特勤科科长徐行良手持酒杯,正和身边两名军官谈笑风生地说着什么。就在这时,徐行良一抬头,也看到了远处的A,徐行良也是一怔。

徐行良愣了一愣,端着酒杯,向张海峰这边走了过来。走到近前,徐行良礼貌地向张海峰身旁那名军官打招呼:“陈师长,好久不见!”

陈师长:“哦,徐科长啊,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徐行良:“这位是?”

陈师长:“我来介绍,这位是重庆军需供应处张海峰张副处长!这位……啊,这位是新来的徐科长!”

徐行良看着A,声音之中,似乎别有意味:“张副处长?”

张海峰:“行良!真没想到,能在这里……再见到你!”

徐行良一笑,感慨地:“是啊,差不多……有十年了吧?”

陈师长:“怎么?二位……认识?”

徐行良笑了:“不仅认识,我们是老朋友了,是吧,张副处长!”

徐行良明显是话里有话,张海峰不置可否。气氛在这一时之间显得有些尴尬。

徐行良一笑,对张海峰道:“张副处长,我们到那边聊聊?”

张海峰看了看徐行良,点头:“徐科长请!”

徐行良:“张副处长请!”

徐行良向陈师长一笑,微微颔首表示歉意,和张海峰离开了,陈师长望着两人的背影,面露疑惑之色。

徐行良和A走到一旁角落。

张海峰:“这些年你在什么地方?一直没你的消息。”

徐行良:“我啊,四处混呗,这不,刚调回来么!”

徐行良看了看张海峰肩膀上的肩章:“看来表哥混得不错,都升中校了?”

张海峰一笑,没有回答。

徐行良:“怎么样?军需处的油水,应该不错吧?”

张海峰:“都是为党国效力,哪里谈得上什么油水?”

徐行良笑了:“你啊,还是一点都没变!”

张海峰转开话题:“怎么样?回重庆多久了,在哪儿供职啊?”

徐行良似乎不愿意回答A的问题:“嗨,没多久,我啊,就是瞎混,跟你可不一样,来,喝一杯!”徐行良举杯,二人碰了碰酒杯,一饮而尽。

徐行良转过头去,望向舞台,这时,张兰已经唱完一曲,台下雷鸣一般的掌声。

司仪上台,示意大家安静:“各位,今天,张兰小姐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我们这个酒会,就是为了一睹我们功勋卓著的国军精英,张兰小姐还特意准备了一只绣球,抛到谁,将有机会与张兰小姐共舞一曲!”

台下,一阵唏嘘之声。

鼓声响起,鼓声中,张兰转过头去,有女侍应生为张兰系上了眼带,将绣球放到张兰手中,鼓声敲击着。徐行良和A一边看着舞台上的节目,继续聊着。

徐行良:“对了表哥,有一个老熟人也在重庆!”

A一惊:“谁?”

徐行良莫测高深地一笑,没有回答。正在这时,舞台上的鼓声停止了,张兰甩手抛出了绣球,没想到这绣球不偏不斜,径直向张海峰抛去。张海峰的心思还在徐行良的话题上,见绣球过来,微微一怔,下意识地伸手将绣球接住,周围一阵唏嘘之声。

这时,张兰径直走到张海峰面前,妩媚地笑着。

司仪上前介绍:“这位是重庆军需供应处,张副处长!”

张兰笑:“张副处长啊,幸会了!不知张副处长是否肯赏光,与小女子同舞一曲?”

张海峰将手中绣球递还给张兰:“对不起张小姐,我不会跳舞。”

张兰一怔,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尴尬。徐行良看了看两人,一笑,迎了上去:“张副处长不会跳舞,不如我陪张兰小姐跳一支如何?”

司仪马上上前介绍:“我来介绍,这位是徐科长!”

张兰见到徐行良,不由得微微一怔,随即,向徐行良一笑:“徐科长好!”

徐行良很绅士地一伸手:“张小姐,请!”

徐行良一揽张兰的腰,向A一笑,带着张兰下了舞池。音乐响起来,二人翩翩起舞,人群中,嫉妒的目光。

A眉头紧锁,片刻,A抬起头看了看礼堂的情况,抬腕看了看表,悄然离开。

张海峰走出礼堂,绕过楼道,楼道尽头处有一个楼梯,楼梯旁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闲人免入!

A四处看了看,没有人注意他,迅速下楼。

地下室的楼道内一片漆黑,张海峰快步走到特调处的档案室门口,掏出万能钥匙打开了房门。A拉开一条小缝,闪身而入。

档案室内,有十多个铁架子一行行排列着,每个铁架上画着编号。A从腰间摸出一把微型电筒,钻到两个铁架之间,快速照着铁架上密密麻麻的抽屉。A找到了一个抽屉,从怀中摸出一根铁丝,插入钥匙孔。A抖了两抖,抽屉便开了。A从里面翻出一个文件夹,摊开后,文件夹中赫然是多张建筑图。A把微型电筒含在嘴里,从裤腿里摸出一个袖珍相机,借着电筒的光亮,“咔嚓咔嚓”拍了起来。

很快拍完了,A将图纸放回到档案柜内,又开始翻找其他档案柜。在一面资料柜后,找到了一个保险柜。A叼着手电筒,旋转密码,终于打开。里面只有一份档案,只见上面赫然写着——王万诚事件档案,等级:绝密。上面还有“万水天青情报线”等小字。

张海峰看了看,伸出指头将档案一侧的蜡封抠下一角打开,将档案抽了出来。

与此同时,礼堂的舞池内,徐行良和张兰翩翩起舞,两人的舞技都极为高超,四周不时地响起掌声。张兰一边跳一边说道:“徐科长,可要多谢你,刚刚为我解围啊。”

徐行良调侃道:“张兰小姐这样的美女,我怎么忍心看你出丑呢,所以只好勉为其难,陪张小姐跳一曲喽!”

张兰一笑:“徐科长果然不减当年,还是那么幽默啊。”

徐行良微微一怔:“哦?”

张兰笑了,眼神儿别有意味,但没再说什么,两人继续跳舞。

一曲既终,四周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徐行良礼貌地放开了张兰。

张兰:“徐科长的舞跳得很好啊?”

徐行良:“张兰小姐夸奖了!”

张兰:“有机会再向徐科长请教!”

徐行良:“行良荣幸之至!”

徐行良向张兰微微鞠躬,转身离开。张兰望着徐行良的背影,久久凝视。

徐行良来到礼堂一边,从侍应生手里拿起一杯酒,喝了一口。徐行良抬头看了看整个礼堂,发现A已经不在了,不由得一怔。徐行良放下了酒杯,快步追了出去。

礼堂门口,张海峰已经走到了汽车旁,徐行良追了上来:“张副处长,怎么不多玩儿会儿啊?”

A回过头来,见是徐行良,一笑:“哦,家里还有点事情,有时间再聚。”

徐行良:“那张副处长慢走啊,不远送!”

A礼貌一笑,徐行良为A打开车门,A向徐行良点了点头,最后看了一眼特调处礼堂的大门后,上车离去。徐行良站在原地,脸上浮现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