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司令坐镇班加西 集中百辆坦克对抗卡扎菲

倒戈的政府军士兵受到人群的欢迎。(资料图)

核心提示:由于利比亚沙漠中居民点极少,因此大片土地可以很快征服,又会很快失去。反对派指挥官尤尼斯表示,反政府武装目前人员仍然十分齐整,也不存在政府军所面临的燃料短缺问题。尤尼斯曾担任利比亚特种部队司令,他称数千名特种部队军官被他重新动员起来。尤尼斯还透露,他手里有大约100辆运转良好的坦克,这些坦克目前尚未投入战场。但是,“这一刻会来的。”他说。这一刻,是西方最不愿看到的。

利比亚是“二战”德国名将、“沙漠之狐”隆美尔的成名地,也是他的折戟处—兵败北非后,回到欧洲的他因刺杀希特勒事受牵连而被逼死。

70年后,一场新的战争出现在这片大漠之上。这次,另一位强人卡扎菲被逼到了命运的临界点。

据新华社消息,利比亚武装部队已经逼近反对派大本营所在的东部地区。但东部地区形势复杂,一直在观望的美国和欧洲诸国也开始考虑介入。

拉锯式内战、代理人战争、东西分治,所有灰暗的联想一一浮现。

争夺东部门户

利比亚东部的战斗临近关键时刻,政府军看起来势不可当。3月15日,利比亚政府发言人声称,政府军已经攻克艾季达比耶,这是通往反对派大本营班加西的最后一座重镇。

在这之前,一个名为尤尼斯·穆罕默德(Yunes Mohammed)的石油安全官员接受美国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他(卡扎菲)攻占艾季达比耶,那么他将最终获胜。”他漫无目的地望着城市边缘,那里,强风卷起阵阵黄沙。“他的军队能够从这里进到班加西。”

特种兵司令坐镇班加西 集中百辆坦克对抗卡扎菲

在班加西成立的国家委员会下属的军事委员会司令阿卜杜·法塔赫,是从政府军倒戈的。

而卡扎菲也早早地发出了“胜利”的论断,接受意大利媒体采访时,他宣称,“他们(反对派)没有任何希望,他们的事业已经失败,他们目前的选择是:投降或逃跑。”

但是,沙漠战争有着诸多的不确定性。

在争夺东部石油城卜雷加时,政府军虽然在白天进入城区,但在晚上反对派武装便重新夺回。

利比亚反对派指挥官、前内政部长阿卜杜勒·法塔赫·尤尼斯(Abdul Fattah Younes)在3月1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也提及了沙漠战的特殊性。由于居民点极少,因此大片土地可以很快征服,又会很快失去。

在利比亚,这一特点尤为明显。交战双方的人数与广袤的土地面积相比,甚是微不足道。卡扎菲的地面部队可能只有几千人,越往东突进,部队的补给线越长。

卡扎菲的优势在于,他拥有精良的武器、空军和海军力量,他可以凭借空袭拿下诸如卜雷加这样的城市。

在艾季达比耶,卡扎菲的空军优势得到了发挥。

离班加西只有两个小时车程的艾季达比耶,人口5万-10万,大多数人是卡扎菲的反对者。

有目击者3月15日声称,政府军发动了炮击并先后发动两次空袭。反对派尽管进行了抵抗,但最终被迫后撤防线,政府军从西面与南面两个方向逼近艾季达比耶

特种兵司令坐镇班加西 集中百辆坦克对抗卡扎菲

即将开赴前线的反对派武装在记者镜头前示威。

利比亚国立电视台3月15日晚报道称,“艾季达比耶已经从那些与‘基地’组织有联系的雇佣兵和恐怖分子手中夺了回来。”

反对派武装力量的发言人Khaled al-Sayeh承认,政府军已经抵达艾季达比耶西郊,一小股部队已经进入城中,但是随后又被赶了出去。

Sayeh表示,反对派武装投入了战机和海军力量阻击政府军,他们俘获了一艘油轮,这艘船装载了2.5万吨的燃料。而且,反对派还攻击了政府军三艘改装油轮,击沉了其中的两艘。

但是,这位发言人强调,反对派防空能力十分有限,国际社会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刻不容缓。如果没有禁飞区,利比亚反对派担心,班加西血战只是时间问题。

班加西命悬一线?

作为利比亚第二大城市,班加西大约拥有100万人口,居民大多都配有武器。

美国《纽约时报》和英国广播公司认为,受限于漫长的补给线,政府军立刻发动地面打击的可能性不大。卡扎菲的另一个选择是稳守卜雷加或艾季达比耶,从而掌控通往班加西的战略通道。但这样做的危险是,政府军的后方直接暴露,而且会给反对派武装足够的喘息时间,最终可能导致游击战争的爆发。

特种兵司令坐镇班加西 集中百辆坦克对抗卡扎菲

反政府武装在其后方城市还部署有一些高射机枪,但前线的部队缺乏野战防空能力,只能用机枪反击。不过这种射击姿势看似奇特,实则是正确的。只是机枪的后坐力将令射手颇为难受。

反对派指挥官尤尼斯表示,反政府武装目前人员仍然十分齐整,也不存在政府军所面临的燃料短缺问题。尤尼斯曾担任利比亚特种部队司令,他称数千名特种部队军官被他重新动员起来。尤尼斯还透露,他手里有大约100辆运转良好的坦克,这些坦克目前尚未投入战场。

但是,“这一刻会来的。”他说。

这一刻,是西方最不愿看到的。

自支持卡扎菲的武装开始打击反对派,西方便一直寻求介入的方式。设立禁飞区是多数国家的首选,法国与英国最为积极,但这一方案很可能夭折。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一些欧洲高级官员表示,英国和法国已经失去了发动军事行动、阻止卡扎菲镇压利比亚反对派的全部希望。

“到目前为止,我未能说服他们。”法国外长阿兰·朱佩3月15日表示。当天,八国集团(G8)在巴黎召开了一次会议,商讨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但会议无果而终。因为,俄罗斯和德国对此提议进行了抵制。

“如果我们上周就采取军事打击,打掉他们的一些简易机场和几十架飞机,不利于反对派的战局逆转也许就不会发生。”朱佩表示,“但是时机已逝。”

法国是唯一承认利比亚反对派代表利比亚的国家。

“卡扎菲正在恢复元气。我们可能已经错失重建平衡的时机。”朱佩表示。

与会的八国外长也达成了一项共识,即“立刻在联合国安理会发起讨论,拿出解决办法,提高对卡扎菲政权的压力”。

特种兵司令坐镇班加西 集中百辆坦克对抗卡扎菲

战斗中也有政府军战机被击落,图为丧生的政府军飞行员的装备。据泛阿拉伯报纸报道:政府军正在使用罗马尼亚的飞行员,还有来自叙利亚,阿尔及利亚,乌克兰,塞尔维亚的飞行员进行战斗,以弥补空军战机飞行员严重不足。在拉斯拉努夫被击落的两架战机,飞行员是来自叙利亚。

朱佩称,“截至目前,我们未能动用武力,因为国际社会并没有决定提供所需的资源。”

现在,外界并不清楚法国究竟想在设立禁飞区行动中扮演怎样的角色,朱佩也否定了让北约介入的可能,因为该组织在阿拉伯世界的形象颇具“侵略性”。

英国政府的一位高级官员表示,他认为首相卡梅伦不可能说服国际社会支持发起军事行动,阻止杀戮。英国官员已经转而开始将注意力投向卡扎菲取胜后,如何在未来几个月乃至几年遏制卡扎菲。

卡扎菲显然也认为局势发生了有利于自己的转变,在被意大利记者问到是否会和反对派谈判时,他答道:“与谁谈判?人民站在我这边。”

部落政治隐忧

战局上的优势并不能掩盖卡扎菲的一大隐忧:强势部落的暧昧态度。而这对于最后的战局也可能产生微妙的影响。

利比亚面积比埃及更大,人口却不及埃及一成,在主要大城市外,部落领袖影响颇大,此前无论是土耳其、还是意大利占领期间,部落联盟都是利比亚事务的仲裁者。这些部落间自然既合作也冲突。

卡扎菲当政后亦未能削弱部落影响,反而要依靠民众对部落的向心力维系统治。许多利比亚人对部族或区域的认同高于国家。

“利比亚目前的局势与其说是卡扎菲和反卡扎菲之间的斗争,更大程度上是部落和部落之间的矛盾。”美国达特默斯大学教授迪埃戴里克·潘戴巴尔莱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

部落文化在卡扎菲身上有着极深的烙印,出访时,他总是带着标注部落基因的贝都因帐篷。

但这次动荡之后,一些部落态度发生了微妙转变

特种兵司令坐镇班加西 集中百辆坦克对抗卡扎菲

反政府武装在其后方城市还部署有一些高射机枪,这是部署在重要油港卜雷加,保卫炼油厂的。

“我们告知卡扎菲,他现在已经不再是兄弟。”阿克拉姆·瓦尔法利(Akram al-Warfalli),利比亚瓦尔法拉部落(Warfalla)首领对半岛电视台表示,“我们要求他离开利比亚。”利比亚人口约620万,瓦尔法拉部落便占100万以上,是人口最多的部落。

“瓦尔法拉,和其他许多部落一样,民意都沸腾了。”瓦尔法拉部落的一名长老对记者表示,他不愿具名,担心自己和家人遭到报复。“没有看到他们参加战斗的唯一原因是缺少武器。”他预言,如果得到武器,那么政府军将面临“部落武装的大规模袭击”。

此前,东部的扎维亚部落酋长扬言,卡扎菲若不停止镇压,部族将切断原油出口的管线。

政府发言人阿卜杜勒-马吉德·杜尔西(Abdel-Majid al-Dursi)对于部落长老的表态进行了批驳,声称卡扎菲得到的部落支持仍然强健。

对于部落政治,卡扎菲再熟悉不过。“国家,是一个大部落。”卡扎菲在自己的《绿皮书》中写道。

“我的兄弟和我反对我的堂兄弟;我的堂兄弟和我反对陌生人。”卡扎菲一直恪守并运用着利比亚的部落谚语。

卡扎菲所在的卡扎法部落(Gadhafa),与瓦尔法拉以及马尔加拉(Margharha)两个同盟部落一起控制了利比亚要害部门的关键职位,同时掌控了武装力量。

但即便如此,这几个部落间的矛盾也一直存在着。

作为小部落的卡扎法,其成员占据了大部分要害职位,并且通过自己掌握的军队不断削弱瓦尔法拉和马尔加拉部落的影响。

三者间的矛盾在1985年便已显现,卡扎菲的卫兵在他的一处官邸门口开枪打死了他的堂弟,因为后者指责利比亚领导无能而输掉了对于邻国乍得的战争。

同盟内部的摩擦1993年达到了顶峰,三个执政部落的军官策划了一次军事政变,但最终流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