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芦苇—洪泽英雄传 下部 第三十八节 我想回家

张冬梅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size][/URL] 第三十八节 我想回家 秋风中,野地里的枯草发出尖锐的声音,远远的还有好多野狗在撕打、哀号,那声音好怕人,小岛兄妹两个蜷缩在四处透风的棚子里面,瑟瑟发抖。黑森低沉地呜鸣着,非同一般野狗的威严使得野狗们不敢近前,只是在远处闪动着发着绿光的眼睛。 战俘们整齐地站队,向当值的战士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


第三十八节 我想回家

秋风中,野地里的枯草发出尖锐的声音,远远的还有好多野狗在撕打、哀号,那声音好怕人,小岛兄妹两个蜷缩在四处透风的棚子里面,瑟瑟发抖。黑森低沉地呜鸣着,非同一般野狗的威严使得野狗们不敢近前,只是在远处闪动着发着绿光的眼睛。

战俘们整齐地站队,向当值的战士报名、报数,履行每早的晨会。

外面有几辆卡车,呼啸着停在了营门的外面,每辆车上都跳下三五个荷枪实弹的战士,在苗义的带领下在外面列队。

一队战士的到来,特别是江上龙虎着个脸,让小鬼子们好紧张,当看到关明堂在后面跟着进来,才稍稍地放松下来。

上龙向战俘们宣布:“本人奉令护送你们前往集中地,等待统一遣返,这位是前来接你们的国军上尉关明堂。”他指着关明堂接着说:“希望你们在路上一定要服从命令,我们会保护你们安全到达。”

金正男在一旁翻译给了众战俘。

关明堂在一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上龙一挥手:“现在上车……”

鬼子们在小岛等人的带领下,将信将疑地上车,却有一个鬼子以为是要把他拉到哪儿枪毙了,经不起紧张,竟然大哭起来,惊恐地叫喊:“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上龙冷笑着低声说道:“想,可是不能。”

关明堂也笑着小声说:“不能,但是想。”

正在登车的小岛觉得脸上有点儿挂不住劲,回来一把抓住那鬼子的衣领,大声叫道:“是遣返,是回家,是回家!”倒把那小鬼子吓得不哭了。

几辆蒙着帆布的卡车在路上行进,车后扬起浓厚的灰尘。车灯远远地照射过来,穿过薄薄的秋雾,在夜空乱闪。田野里面的野狗在车灯的照射下,闪动着绿莹莹的眼睛。黑森警惕地支楞着耳朵,注视着在车灯照射下到处乱窜的野狗和路上驶过的车辆。车子过后,通过车后的滚滚烟尘,隐约可以看到是车里是过去的小鬼子和押送他们的战士们。

小一夫和妹妹美惠子从藏身的棚子里面钻出来,远远地站在山荒坡上,透过一簇一簇大大小小的秸杆堆子,看着远去的车队,心里面有说不出的恐慌。

一夫回头对妹妹轻声说:“衣莫朵,我们还是离开这里远一点吧,这里太危险了,随时会有人发现我们!”

妹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顺着乡下小路,兄妹两在路上一路走下去。黑森拐着个狗腿,跟在小兄妹两后面。

秋后的荒野一片荒凉,夜色中远处有野狗的吠声,夜鸟鸣叫的声音,瘆瘆的叫人心惊胆战的,一夫和美惠子颤抖着手拉手,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一个岔路口就在眼前了,路边有一个石头的路碑,上面有三个中国字:驳苇港。其实他们尽管走了很久,也走了不少路,可是在这个小路乱如蛛网的水乡,绕来绕去地也没有走出多远。

经过一天的步行,一夫和妹妹实在太累了,尤其是妹妹美惠子。走过一片荒坡,当看到眼前又出现了一片像以前一样可以安身的地方,一夫和妹妹实在坚持不下去了,一头就坐在了地上。

休息了一会,一夫还是坚持着,站了起来。因为有了以前搭建的经验,这一次小岛看准了有花生藤和秸秆的一块地,选了一个大一点的高粱簇子,再把边上的高粱秸秆拖过来,码放在高粱簇子外面,一层一层地码放的厚厚的,做好了一个又能挡风又能保暖的窝棚,又把已经晒干的花生藤抱到棚子里面,铺好了一个窝。看着自己的又一个杰作,小一夫欣慰地笑了。

天色将晚,妹妹也缓过一点劲来了,高兴地帮着哥哥在窝里面铺花生的枯藤。

大功告成,兄妹两坐在厚厚的花生枯藤的铺上,傻傻地笑着。一夫掏出面饼,又拿了一个在路上拣到的铁皮盒子到河里打了点水,就了饼子充饥了,也给黑森吃了一块。

兄妹俩和黑森都累了,在瑟瑟秋风中沉沉地睡着了,田野里飘着秋雾,像淡淡的灰色的云彩,里面夹杂着庄户人家晚炊的灶烟的味道。

没有了枪声,没有了饥饿,连恐惧似乎也随着秋雾飘散在了外面的田野里了,兄妹俩做了一个美丽的好梦,他们梦到了齐齐桑、哈哈桑,飘着一头浓密黑发的小泉,还有北海道烂漫的樱花。

香兰他们在行进途中遭到了小股残匪的抢劫,好在有汪大海和苗义等人英勇护粮,才没有遭受多大损失,从军当了共产党的官,汪大海在当地的名头比以前更响了,再加上这可是正宗的共产党的队伍,那些散兵游勇、地痞流氓还可得畏惧三分。终于在这天半夜赶到驻地,叫了战士们起来运粮食。战士们听说自己的粮食到了,一个个咕噜咕噜地爬起来,高兴地合不拢嘴。

香兰一边看着战士们搬运粮食,一面看着上龙笑呵呵地。汪大海见了,取笑道:“我说香兰妹妹,我们上龙队长脸上有花呢!这么盯着咱上龙兄弟?”

香兰讷讷地说:“瘦了。”

汪大海打笑道:“哦,咱上龙兄弟啥时候变成朵瘦花了啊!”说得战士们都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