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99章

sjhexcrvug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郑万江和黄丽梅经过一夜的颠簸,来到白瑞芳的家乡,在当地公安派出所所长赵健和村长黑娃陪同下,来到了白瑞芳的爷爷白石的家,这是一个极其清苦山民的家,房子已破旧得不成样子,可以说是四面透风,摇摇欲坠,白瑞芳的爷爷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瘦小枯干,满头银发,凌乱不堪,一脸皱纹显示他那沧桑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郑万江和黄丽梅经过一夜的颠簸,来到白瑞芳的家乡,在当地公安派出所所长赵健和村长黑娃陪同下,来到了白瑞芳的爷爷白石的家,这是一个极其清苦山民的家,房子已破旧得不成样子,可以说是四面透风,摇摇欲坠,白瑞芳的爷爷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瘦小枯干,满头银发,凌乱不堪,一脸皱纹显示他那沧桑的一生。

此时正躺在炕上,听到门外有响声,他有气无力颤抖地说道:“谁呀,你们进来,是小芳回来了吗?”

“三大爷,是我黑娃。”村长黑娃大声地说。

“黑娃,是你,我的芳儿回来了吗?”老人问。

“小芳不在,是我来看您老来了?”黑娃大声地说。

“我老头耳头背,你说啥?你大声点。”老人坐了起来说。

村长黑娃赶紧扶住了老人,为老人理了散乱的白发,同时掖了掖黑黑的被角,黄丽梅看到这里,鼻子不免有些发酸,眼泪差点掉了下来,这场面她还是头一回见到。

“白爷爷,您喝点水。”黄丽梅把水递到老人嘴边。

听到黄丽梅地声音,白石老人认为是他的孙女回来了,“你是我的芳儿。”老人有些激动地说。

“都是爷爷没有本事,没有把你照顾好,实在对不起你那死去的爹妈,我死都不能瞑目,九泉之下无脸去见他们。” 说着他的眼泪流了下来。

随即掀开被子,紧紧攥住黄丽梅的手,再也不肯松开,生怕她在离去,两眼不由老泪纵流,可以看出他对孙女的感情,这是他生活唯一的寄托,然而他的孙女早已不在人世。

黄丽梅用双手轻轻地为老人擦去了泪水,嗓音有些梗塞,颤抖地叫道:“爷爷。”别的说什么也说不下去了。她以前还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白家的遭遇真是太凄惨了,几乎让她难以相信。世上还有这样清苦的老人,孤身一人,无依无靠,她从缸里舀了点水,为老人洗脸。

黑娃把郑万江和赵健拉在一旁,讲述了白家的一些事。

白石生了两的儿子,老伴在小儿子五岁的时候,因病而死去,他不辞辛苦把两个儿子在拉扯大,为他们娶了媳妇成了家,并都有了子女,本想有了幸福的晚年,可没有想到,二儿子在一次酒后,把亲生侄女给强奸了,结果被判了重刑,至今未出来,二儿媳妇被迫改嫁他人,没有想到,再没有想到的是大儿子又遇到了车祸,丢了性命,白瑞芳的母亲又因病撇下女儿而去,经过几次磨难之后,老人彻底跨了下来,无力在抚养白瑞芳这个可怜的孙女,幸好白瑞芳的姨妈收留了她,使老人得到一点安慰。

可是厄运再次降临到白瑞芳的头上,她的姨夫因为好赌,把她卖给了另外一个赌徒,白瑞芳受不了磨难,只得离家出走,一年多杳无音信,二年以后,白瑞芳给他爷爷寄了五百元钱,老人因为年纪大了无法下山,还是托他从县城取来的,以后她总会给爷爷寄些钱来,至于白瑞芳寄了多少钱来,他也记不清了。

“白瑞芳有没有什么信件往来?”郑万江问。

“有,我只记得有两封,但具体什么内容我不知道,只能去问老人了,是不是白瑞芳出事了,头几天派出所问过我她的情况?”黑娃说。

“老人对你有没有说过他的孙女情况?”郑万江问。

“他只说他的孙女是好孙女,别的倒没有说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黑娃说。

郑万江小声地把白瑞芳的事简单的说了,黑娃惊讶地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伤感地看了看老人,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相信政府会有办法的,我和乡亲们也会照顾他,我做为一村之长,请您放心,会有办法解决老人今后的生活问题。”黑娃说。

“谢谢你们。”郑万江和黑娃紧紧握了一下手。

“对了,有一次白瑞芳和一个人回来一次,那个人很是潇洒气派。是自己开着轿车来的,我们这是个小山村,一年也看不到几回汽车,更别说是小轿车了,村里的人都很惊奇,以为白瑞芳遇到了好人,终身有了依靠,都为她感到高兴。”黑娃说。

“这个人是不是他?”郑万江拿出一张照片说。

“就是他,没错。”黑娃看了一会儿肯定地说。

“具体是什么时间?”郑万江问。

“应该是几年前春节后没几天,有一天我去乡里开会回来,顺便到他家里看看,我正好赶上,那个人长得不错,很有些当官的气势,听白瑞芳说他是县公安局的政委。”黑娃说。

“你敢肯定?”郑万江问。

“肯定是没有错,我的记性应该不会差。因为小芳是我们村里的焦点人物,她的遭遇是很令人同情,但是谁都没有办法帮助解决,不会差的,遇到这样的好事哪能忘记。”黑娃更加肯定地说。

“黑娃,你过来,是不是小芳出了事?”白石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把黑娃叫了过来。

“白爷爷,没有什么事?”黑娃贴着老人的耳朵说。

“你们不要瞒我了,我知道小芳肯定出了事?”白石说:“小芳是我的好孙女,这辈子都是她命不好,也怪我无能,不配做她的爷爷,我不说了,这是她给我的留下的,她再没有了我可怎么活呀?”老人说着又流下了泪水。

他挣扎着走到柜子边,摸索地打开了柜子,拿出了一个包得很整齐的小布包,颤抖地交给了黄丽梅,说:“闺女,看见了你,我就想起了我的孙女小芳,你就是我的亲孙女。”黄丽梅眼泪不由得“刷”地流下来,赶紧扶老人坐下,同时泪汪汪地看着郑万江,把小布包交给了郑万江。郑万江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张照片和一沓现金,这是一张自拍照,照片上是一个中年男人和白瑞芳及老人的合影,照片上的白瑞芳是那样的甜蜜,中年男人紧紧搂着白瑞芳和老人,他是那样的温柔和亲切,白石老人慈祥的微笑着,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个多么和睦的家庭。然而,在郑万江的眼里,这个中年男人是只残暴凶狠的恶狼,恨不得把他撕成两半,方解他心头之恨。

“这是我的唯一希望和寄托,这些钱是我留给小芳的,我是多么希望她能回到我身边,能有个好出路,这样也对得起她那死去的父母。”白石发自内心肺腑地说。

郑万江心里不由一阵伤心,急忙上前安慰老人,他默默地拿出身上仅有的五百元钱,交给了黑娃,所长赵健和黄丽梅也掏出了身上所有的钱,交给了黑娃,黑娃接过了钱,两眼噙满了泪水,但他不敢哭声来,生怕老人有一点闪失,这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怕老人一时难以接受,和他们三人默默走出屋子,郑万江叮嘱黑娃几句,并向他询问了白瑞芳的姨妈的住址,心事重重地离开了白石的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