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二卷 打草惊蛇 第七十四章 扒灰寨主

血奔 收藏 0 9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URL] 寨里一直闹到二更天,客人才陆续散去。拜天地的时间到了。主婚人高声叫道:“婚礼现在开始!”北霸天的大太太也就是在部队里当连长的儿子祁占山的母亲早死。北霸天和二姨太慢腾腾地来到堂屋。祁占胜和林香在佣人的搀扶下站在北霸天和二姨太面前。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 “好啦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寨里一直闹到二更天,客人才陆续散去。拜天地的时间到了。主婚人高声叫道:“婚礼现在开始!”北霸天的大太太也就是在部队里当连长的儿子祁占山的母亲早死。北霸天和二姨太慢腾腾地来到堂屋。祁占胜和林香在佣人的搀扶下站在北霸天和二姨太面前。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

“好啦好啦!都免了!送林香进洞房!”北霸天打断主婚人的喊叫声。大家都感到莫名其妙。这正拜堂呢咋就不让拜了呢?

“大家都散了吧!我们还有军事大事要商量!”北霸天威严地说。大家听说有军事的事要商量都纷纷离去。

“王继!”

“到!”

“邢地!”

“到!”

“蔡好!”

“你们有占胜领着去何家寨把何好抓来!不要声张!”

“是!!!”

“爹?我……”

“干啥?今后你要上战场!八个头领死了七个!你不干谁干!”北霸天厉声训道。

祁占胜只好带着大家去了何家寨。众人的离去,堂屋里只有北霸天一个人,他抽了口雪茄烟,想起了吴家寨。吴灵各的女儿真的有病?难道这个老狐狸又在耍花招?

这时他想起新房里的林香,他霍地站起身来,把烟在桌子上狠狠地揉灭,出了正屋门向林香的洞房走去。他来到门外,在窗外看到林香还在头顶着头盖坐在床边。北霸天推门进去。林香听见有人进来,以为是祁占胜回来了。于是故意把身子扭向床里边。北霸天轻轻地把灯吹灭,他来到林香的身边。慢慢地掀去头盖,然后不慌不忙地解开林香的衣扣。林香半推半就地倒在床上。北霸天扑了上去。两个人云雨好大一阵子,北霸天终于如愿一场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祁占胜带着人在夜幕的掩护下向何家寨奔去。一路上他心里嘀咕着。这新婚之夜爹咋林香守空房呢?难道真像风言风语传说的那样是爹要娶林香?吴家寨的吴梅才是我要娶的老婆?也不对啊?是我和林香拜得天地呀!难道是老东西要……祁占胜不敢往下想。

再说何好负责在村头放哨的民兵立刻报给何好。何好立刻布置民兵埋伏在自己家的院外柴垛里。

祁占胜来到何好门前,邢地上前踢门叫道:“开门!开门!”

何好瞄准邢地“啪!”的一枪打中邢地的屁股。接着几个民兵一起开火。吓得祁占胜等人架起邢地就往村外逃。

“抓土匪啊!抓强盗啊!”大家齐声高喊。何好几个民兵都捂着嘴笑。

祁占胜架着邢地很快回到祁家寨,见北霸天还在正屋里坐着。三金刚邢矮子站在他身旁。他看见邢地浑身是血就连忙站起身来。

“咋回事?”

“何好有准备!我们刚进村就被他们打回来啦。”蔡好说。

“矮子!就看你的啦!”

“是!祁爷!”矮子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北霸天。心里想:娘的,咋长的!扒灰头!儿媳妇也放不过。

北霸天的行为都没有逃过矮子的眼光。当他进了林香的洞房时,矮子却去了北霸天四姨太太的房间。他们是老相好的。北霸天三房六妾哪里顾得了?所以手下的人还是不能让她们闲着。包括死去的七大金刚活着的时候,分别和祁家寨的太太丫鬟仆女都有染。祁家寨——一塘浑水。

“大家都回去睡觉,哎!矮子啊!十六日拜帅的事要抓紧准备。别误了大事!”

“是!我尽快去办。祁爷。马上我回去啦!”矮子知道北霸天今晚不会再到任何女人的房间里。于是除了们就直奔六姨太太美人儿房间。

祁占胜匆匆赶回洞房,见屋里早已灭灯。心里想,不懂规矩的女人,头盖没有掀咋就等不及了呢?他推门进到屋里。也不说话就脱衣上了床。祁占胜抱着林香刚想快活却被林香一脚踹在床下。

“咦!他娘的!头一夜不让你男人摸呀?”祁占胜从地上爬起来二次上了床。嗨!又被踹下床去。

“瞧你个熊样!刚刚一次还要……”林香没有好气地说。

“啥?啥子刚刚?”

林香把脸扭朝里不理祁占胜了。祁占胜这时才恍然大悟。他明白北霸天让自己为啥去何家寨。他两眼喷着火,从桌子上拿起手枪向问外冲去。

北霸天在自己的房间,心中还沉浸在与林香好事之中。矮子没有猜错,北霸天没有回到美人儿那里去。刚刚想睡着,他听见门外有动静,他把眼闭上。祁占胜轻轻推开门走进北霸天的卧室。看见自己的爹已睡着,他把枪对着他的头。牙咬的咯咯直响。颤抖的手摇晃着。他看着这个衣冠禽兽的扒灰头;他不相信是自己的父亲。大嫂子你霸占了去。如今你又霸占我的……祁占胜的手指在缓缓的扣动。

“胜儿啊?”北霸天慢慢睁开眼,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

“开枪吧!你不打死我,共产党也要打死我。到那时我连一个收尸的人也没有了!”北霸天的泪水流了出来。祁占胜狠狠地把枪扔在地上。蹲在地上嗷嗷地哭起来。北霸天坐了起来。

“咋啦?开枪啊!畜生!怨我睡了林香是吧?他是你的女人是吧?是你的吗?你们拜堂了吗?没有!”停了一会北霸天接着说:“胜儿啊!不就是一个女人嘛?林香不是一个好女人,他不是处女。你不能娶她为妻,爹给你娶一个黄花大姑娘,林香就做我的七姨太算啦!回你老屋睡吧!只要我们祁家寨存在一天,天下的美女任你挑选。可是没有了老爹你马上就连乞丐也不如!”

祁占胜爬起来怏怏不安的走出门去。

第二天一大早,李刚小春蒋英一行十人骑着高头大马;腰间别着手枪威风凛凛地来到祁家寨。北霸天惶惶不安地把他们迎接到客厅。

“李乡长你们来也不通知祁某一声,祁某有失礼节,还望见谅。”北霸天小心翼翼说。

“哪里!祁寨主喜事临门,我们也是刚刚知道,本应该昨日来贺,今日来迟,还是请祁寨主原谅才是。”李刚谦虚地说。

“欢迎欢迎!!,祁某不胜感激泣涕。乡长的到来,祁某惶恐不安,今日备下寒酒薄菜,还望乡长赏脸。”

“那就不必啦!小春,把那匹乌龙驹送给祁寨主,以表我们之诚意。”

“是!庄主请来看!”几个人来到院内。一个警卫牵过来一匹浑身黑段子似的乌黑战马。

“祁寨主,这是宋连长临走时送我的。可是我的心爱之物喔!”李刚说道。

“哎呀呀!乡长如此厚爱,祁某惶恐不安啊!”北霸天用手抚摸着那膘肥体壮的乌龙驹脸上笑开花。

“请!客厅里坐!”北霸天没有了惧怕。

北霸天亲自给大家倒茶。他望了望小春说道:“这位王同志今年多大啦?”

“哦!二是五岁。”小春站起来有礼貌地说。

“还没有成家吧?”

“哦!没有没有!!”李刚好像知道北霸天要说什么似的抢着替小春回答。

“那就好!来人啊!开席!”北霸天叫道。

“不必啦!我们……”

“祁寨主的盛情招待,我们就不客气啦!”李刚打断小春的话。

酒宴开席了,大家分宾主坐下。酒过三巡北霸天说话了。

“李乡长,今年的秋粮秋款我一定按政府的任务完成,老百姓的租子也按你们说的减租百分之三十。这些事在我祁某面前都是小事。不过……”北霸天撂下半截话。

“祁寨主有话请说不妨。”李刚看出门道来。

“祁某有一女今年二十三岁,至今尚未婚配,我……我想请李乡长做个大媒……”

“哦!好啊!不知庄主看重的是那家门婿?”

“就这位王同志啊!”

“这……?”小春吓得霍得站了起来。可马上被李刚按住。

“哦!庄主真好眼力!我们王小春同志可是我们乡里文武双全的干部呀!小春啊?你同意吗?”李刚笑着问。

小春望望李刚,李刚点点头,又望望何可蒋英。他们也点点头。于是小春站起来说:“谢谢庄主厚爱,我还得写信回去问问我的父母再回答你好吗?”

“哦!那好!矮子啊,去把小姐叫出来,给乡长和小春他们写杯酒!”

“是!祁爷。”站在一旁的邢矮子走了出去。

“小春啊?家里还有啥人在呀?”北霸天问。

“哦!爷爷奶奶,父亲母亲。”

“你们家经商还是种田啊?”

“哦,石家庄镇上开了三家大商行。”小春故意把“三”字说的重些。蒋英捂着嘴想笑。李刚也有点憋不住。心里想,好小子,真能猫。

“爹!来啥客人让我写酒啊?哦……”祁凤风风火火地闯进来见是镇上的解放军吓了一跳。

“凤儿啊!给李乡长和小春同志他们敬几杯酒。”北霸天高兴地说。

祁凤小心翼翼地开始写酒。当给蒋英写酒时禁不住看了几眼。只见蒋英身穿解放军制服,头戴五星军帽,乌黑的短发露出来。腰里系着一条军带,一把盒子枪斜挎在身上,好威风。他有点羡慕地问道:“大姐是本地人?”

“是的,镇东蒋庄的。”蒋英大大方方地回答。

“蒋英同志是我们防胡镇妇女主任。”何可说。

“爹!我也参加解放军!你看人家多威风!”

“哦!那好啊!你答应爹爹一件事爹就同意你参加解放军。”北霸天笑着说。

“啥事啊?你说!”祁凤高兴地跳起来。

“你先给你身边的王同志写了酒我告诉你。”

祁凤边看着小春边写酒,酒已溢出,流了小春一身祁凤还在倒。小春赶忙站了起来。大家哈哈哈大笑起来。这时祁凤才发现自己失态。红着脸说:“对不起!对不起!”他放下酒杯跑到北霸天的身边摇晃着北霸天说:“爹!你可以说了吧?”

北霸天指着王小春说:“把你嫁给小春你同意吗?”

祁凤红着脸:“爹!俺听你的……”他捂着脸跑了出去。

“李乡长,凤儿答应了,你看……”北霸天望着李刚。

“行啊!以后我们的工作希望庄主多多支持!”

“那是当然!小春啊!我祁家寨金银财宝样样不缺,第一次来你说想要个啥?尽管挑!”

“庄主,军人的爱好无非两样东西,一是武器,二是战马。李乡长的乌龙驹是我早就想要的,他不舍得给我,把它送给了你。要问我最想要的是什么就是那匹乌龙驹!”小春这话说得得体,一是故意在北霸天面前说明李刚对北霸天的诚意。二是想要回本来就不想给北霸天的那匹乌龙驹。

“中!乌龙驹是李乡长对我的厚爱,我再把乌龙驹送给贤婿又何曾舍不得?”北霸天爽快地答应了小春。

“李乡长,你看他们的婚事定在……”北霸天在向李刚要日子。

“庄主,秋收马上就要开始了,紧接着还要秋征。我的意见秋后再说吧。”李刚说。

“中!乡长看着办,以后我们就是亲家了。”北霸天喜形于色。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庄主,我还要问你一件事。”

“乡长有何话但说不妨。”

“我们民兵队大里几位民兵失踪多日,多少天来苦苦寻找不得音信,庄主朋友遍布全乡不知可听到有什么消息?”李刚突然提到刘歪嘴等人的事。让北霸天始料不及。他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惊云。这些都让李刚看着眼里。

“哦!歪嘴不见啦?那几个活人能到哪里去?”北霸天故作惊讶。

“要是得到他们的消息请庄主转告一声。他们的家属整天到乡政府要人呢。”

“那是当然!我明日给你们打听打听!”北霸天的眼睛不敢对视李刚。心里想,难道歪嘴等人的死两个得到啥消息了?还是两个在敲山震虎?于是他说道:“李乡长,歪嘴是你们的人,他咋会来到祁家寨?”

“你错了祁庄主,张大赖不是你的表兄弟吗?歪嘴和张大赖也是把兄弟不是?”

“哦!乡长放心,我会帮助乡政府调查此事的!”北霸天出了一身冷汗。

“那我们就不多打搅庄主啦!告辞!”

众人出了祁家寨,小春跨上乌龙驹,几声鞭响他们向小镇奔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