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三卷 北美之火 第二十五章 临时同盟(1)

赤色风铃 收藏 5 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你对那些落在后面的游牧人说:   “你们将被召去讨伐一群剽悍的人,你们要战斗到他们投降为止。   如果你们服从,安拉将给予美好的回赐;   倘若像以前那样逃避,就会使你们受痛苦的惩罚。”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你对那些落在后面的游牧人说:

“你们将被召去讨伐一群剽悍的人,你们要战斗到他们投降为止。

如果你们服从,安拉将给予美好的回赐;

倘若像以前那样逃避,就会使你们受痛苦的惩罚。”

——《古兰经》,“胜利”,第十六节

我之所以在明知违反条例的情况下与叛乱分子达成临时停火协议,完全是因为当时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在乔-瑟姆镇以北与外星入侵者首次交火后,交战双方已经不再是“神圣联盟共和国”和“世界人民抵抗军”,而是“地球人”与“天国”。

——2172年6月2日 罗翔在革命军事委员会特别听证会上的答辩

在帆布帐篷的门外,凛冽的西北风正带着来自极地的刺骨寒气狂暴地掠过大湖区的密林,像一个癫狂的暴徒般将高大的红松、白桦和杉树粗暴地推得东倒西歪,发出“哗啦哗啦”的呻吟声。银线般细小的雨丝无声无息地夹杂在其间,让森林的地面笼罩在一片充斥着寒意的潮湿雾气中。

尽管有一层防水帆布的阻隔,无孔不入的阴冷潮气仍然从每一个缝隙中钻进了罗翔的作战帐篷,将他面前那盏固体燃料简易火炉带来的些许暖意吞噬得一干二净。寒意像蛇一样缠绕在罗翔的身上,让他本就消沉的情绪变得更加低落起来。

对罗翔而言,目前的局势尽管还谈不上“失控”,但如果说是“处在失控边缘”倒是八九不离十了——虽然在“哈里发欧麦尔”号上时,罗翔和他那些革命军事委员会派出的参谋们已经对一些可能发生的情况——其中很多已经被证明为是杞人忧天——制定了应急预案,但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在这个几乎被双方遗忘的偏远角落里遇到现在本应正在渥太华-克利夫兰一线参加东线作战的美军“田横”突击营,而且对方明显还是有备而来!很显然,他们的行踪早在到达大湖区之前就已经暴露了——就在一周之前,北美邦联新UVO的广播还报道了“田横”营在东线取得的“重大胜利”,而这点时间根本不够他们进入密歇根北半岛。唯一的解释只能是,这是美军掩人耳目的伎俩。但究竟是谁泄露了“黎明之子”特遣队的行踪呢?阿拉伯海军中的间谍?抑或是革命军事委员会内的人?罗翔摇了摇头,他只知道,在这里遇上“田横”营绝不可能是巧合。

幸亏他们的空地配合实在太糟糕了,否则我们绝不会只损失67个人。罗翔下意识地用中指关节敲打着压着防水薄膜的野战地图表面,这天上午在乔-瑟姆镇发生的一切仍然历历在目:假如那架单枪匹马的“丛林袭击者”晚几分钟出现,他派出的那个先头排几乎肯定会在毫无警惕的状态下被对方埋在路边的反步兵雷和隐藏在房屋里的通用机枪一举全歼。但随后赶来的“田横”营增援部队仍然让仍在森林中搜索外星人尸体的第2连受到了不小的伤亡,最严重的是,几名在早先的遭遇战中被那种诡异的麻醉射钉枪击中的士兵也在仓促的撤退中被丢在了丛林中,如果他们没被流弹打烂脑袋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全都成为了美洲人的战俘了——这对保密可没什么好处(假如他们还有密可保的话)。

该死的,这些美洲佬,不,亚洲佬们接下来会干什么?如果我是他们的指挥官,我又会采取什么行动去对付一支孤立无援、只能背水一战的营级部队呢?罗翔用力搓揉着已经快要冻僵的双手,又往正烧着一壶咖啡的简易火炉里放进了一块固体酒精。根据之前遭遇战中对方的火力判断,“田横”营应该是轻装前来的。他们既没有携带火箭筒或是无后座力炮,也没有装甲车辆协同作战,虽然装备有一些小口径迫击炮和榴弹发射器,但数量应该也相当有限。假如他们没有更多的后援部队的话,从理论上讲应该无法对特遣队构成太大威胁。但是……

“指挥官同志?”

“怎么了?”罗翔有些烦躁地问道。不用往外看他也清楚,温暖现在正从帐篷外走进来,随着她一道进入帐篷门的还有一股湿润冰凉的冷风,这让他感到像是被当头泼了一桶带着冰碴的冷水一样不舒服,“温少校,你现在不应该和你的巡逻队员们呆在一起吗?我要你布置的警戒线怎么样了?”

“我们在营地南侧布置岗哨时发现了一帮携带武器的叛乱分子,”温暖开门见山地说道,“数量在五到十人左右,在丛林中向营地方向移动。该死的,给我倒杯热咖啡。这鬼天气让人觉得简直就像是泡在水里一样。”

罗翔递给她一只污渍斑斑、看上去活像是出土文物的的马口铁杯子。尽管他名义上是这支部队的指挥官,但这个女人和她的山地步兵分队却并不归他直接指挥,而是听命于雅鲁泽尔斯基大将,由于进入大湖区后保持无线电静默,她实际上已经处于不受任何人指挥的状态了。“我没有听到枪声,”他拉上了帐篷的帆布门,被阻挡在外面的冷风撞在防水帆布上,发出一阵挫败的“扑通扑通”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带着白旗?”

“是的,指挥官同志。”温暖倒了半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皱着眉头像吃药一样喝了下去——这些配给的速溶咖啡里混杂了不少淀粉、白砂糖和其它可以滥竽充数的东西,除了咖啡因之外几乎什么成分都有,喝起来的味道活像是与柠檬汁一道煮开了的止咳糖浆,“他们在走进我们的视线之后就举起了白旗,但拒不放下武器,其中一个女人说他们要与你面对面谈判。哦,对了,这些家伙中似乎还有一个我们的人——应该是2连在树林里丢下的那几个伤员中的一个。他们……”

“我们不能和叛乱分子谈判,指挥官同志。革命的敌人只能被彻底消灭,是决不能与之妥协的!”坐在一旁的“豺狼”激动地打断了温暖的话。这个革命军事委员会派来的秃头参谋也许是整个“黎明之子”特遣队中最悠闲的一个人了,自从他们在这里安营扎寨之后,他就一直呆在这顶指挥部帐篷里,对着地图制定各种“作战计划”,就连营地的外围警戒线都没踏出一步,“况且这些叛乱分子明显是针对我们来的,相信他们有谈判诚意绝对是不智之举。”

罗翔吹了吹面前的那杯咖啡,没有理他。这时温暖也兴奋地附和道:“我也不能相信那些叛乱分子。也许我们应该加强营区的戒备、派出侦查分队搜查树林,以防潜伏在附近丛林里的叛乱分子趁机发动袭击。”

“如果真的有叛乱分子能渗透到营地附近,那现在我们站着的地方应该已经被枪榴弹炸成火堆了,”罗翔不动声色地答道,“我们应该相信他们的谈判诚意……”

“但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谈的!”“豺狼”又一次打断道,“而且革命军事委员会将不会允许与叛乱分子谈判的行为,这可是原则问题——你这是在把我们推上审判席!”

“如果革命军事委员会打算审判谁的话,那就审判我好了,”罗翔白了神情激愤的“豺狼”一眼,“作为委员会特派的参谋,你可以保留意见,这件事由我负全部责任——包括因为这件事所引发的一切后果。”

“你负不起这个责任,”“豺狼”激动地站了起来,“与革命的敌人妥协就是对……”

罗翔重重地放下了手中的搪瓷杯,杯底几乎是砸在了面前的折叠桌桌面上:“那姑息人类的敌人又是什么行为?参谋同志,我希望您弄清楚:现在我们这一方不是‘神圣联盟共和国’,而是‘地球人’,我们所要对付的是那些自称来自‘天国’的四腿矮子,为了这个目的,就算是撒旦来请求谈判也可以允许——如果说我们现在有原则的话,那这个原则就是尽一切可能消除那些外星生物的威胁,”他用衣袖擦掉了几滴刚刚溅到自己面前的咖啡,“通知哨兵,立即放行,我现在就要见他们。”

李南柯双膝跪地,一只耳朵牢牢地贴在晶莹透亮的地板上。为了能听得更清楚些,他紧紧地闭起了双眼,将自己的半张脸都压在了地面上,从地面透出的冰冷寒意如同一根根冰针般刺透了他的面颊,冻得他的牙床生疼,活像是半边牙都生了龋齿似的。

从前方走廊传来的脚步声正在逐渐减弱而非加强,这是一个好兆头。尽管他现在已经穿上了一套从那个年轻人的房间里找出来的暗白色带兜帽长袍,但他还是不愿意在这里碰上其他人——假如那个被他敲晕的倒霉年轻人所言非虚,这座地下基地内总共只有三四百人、而且这些人几乎每天都会相互碰面的话,试图寄希望于这些人互不相识而蒙混过去就不是个很明智的选择了。

那套FAD-46防护服已经连同沉重的背包、备用滤毒罐、弹药携行袋和其它除了榨干他的体力之外毫无用处的装备被他一道撂在了那个房间里,只有仿M9手枪和多功能刺刀还留在他的腰带上,不过他并不指望这两件东西能在自己被发现时派上多大用场。现在我就是一只钻进迷宫的老鼠,他这样告诉自己,我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大脑,也许还有耶和华先生的保佑吧。

在前方的脚步声最终消失后,李南柯蹑手蹑脚地站了起来。他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在两侧的墙壁上搜寻着——再往前走也是毫无意义。只有这座基地里那群自称为“新黄巾军”的人才能使用终端机向系统申请打开那些封住走廊各个出入口供人员出入的大门,李南柯当然没法通过——在打晕那个倒霉的家伙、并用尼龙绳把他五花大绑之前,他倒是考虑过带着那人一起走,不过那样做只会让他更容易暴露自己。幸运的是,尽管他打不开供人员出入的门,但并非每一扇门都是供人员出入的,通过其中某些通道,他应该能够到达自己要去的地方。

“啊哈,在这里!”在贴着墙壁搜寻了一阵之后,李南柯终于发现了他要找的东西——一块灰色的、带有凹槽的金属板。他往仍旧红肿的手掌上吐了口唾沫,费力地将肿大的食指指尖塞进了这块手掌大小的金属板凹槽里,将它打开了。金属板后面是一个小型触摸屏,它在金属板被掀开的一瞬间已经自动开启了,上面显示着十多个新英文选项,其中第一个是“开启备用通风口。”

将军在上!现在可千万别出岔子!李南柯又朝走廊两头张望了一眼,接着将手指按到了这个选项上。触摸屏闪烁了片刻,显示出一行字来:“注意:本次操作将被记录在基地档案库中,并将在第一时间报告给基地指挥官,是否执行?”

该死的。李南柯下意识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按下了“是”。还是赌一把吧!但愿那见鬼的“基地指挥官”现在正在他的办公室里打瞌睡。很快,他面前的墙体上就出现了一个只能容一人爬进去的小洞口,触摸屏上则又跳出了一个对话框:“是否现在开始向1号人员住宿区通风?”

“喂!那位教友!以善神的名义,你在干什么?”正当李南柯准备按下“否”时,一个低沉的女子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那里是紧急通风口!”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