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电站“50死士”实为日本政府一大错误指挥

g12174805 收藏 4 1367
导读: 据《纽约时报》报道,面对火灾与辐射,50名到周二(15日)为止仍身处福岛核电站的工程师成为了防止日本核放射危机的最后一道防线。   在黑暗中,他们头戴呼吸器或者身背氧气筒,拿着手电筒穿过迷宫一般的建筑与设备,耳畔不断响起氢气与空气接触后爆炸的声音。虽然他们都穿着白色的连体衣,戴着紧身头罩,但这些衣物仅能提供微不足道的辐射防护。   他们这50人中,一些人是自愿留下,也有一些是被指派的,他们向非常危险、已经暴露的核燃料注入海水。这些核燃料:一部分已经融化并释放出辐射物,如果全部融化,将释放出数千

据《纽约时报》报道,面对火灾与辐射,50名到周二(15日)为止仍身处福岛核电站的工程师成为了防止日本核放射危机的最后一道防线。


在黑暗中,他们头戴呼吸器或者身背氧气筒,拿着手电筒穿过迷宫一般的建筑与设备,耳畔不断响起氢气与空气接触后爆炸的声音。虽然他们都穿着白色的连体衣,戴着紧身头罩,但这些衣物仅能提供微不足道的辐射防护。


他们这50人中,一些人是自愿留下,也有一些是被指派的,他们向非常危险、已经暴露的核燃料注入海水。这些核燃料:一部分已经融化并释放出辐射物,如果全部融化,将释放出数千吨的辐射烟尘,危害到数百万人的生命安全。而他们的工作,就是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目前,他们正向以受损的1、2、3机组当中注入数百加仑(1加仑=3.8升)的海水。他们被要求坚守岗位,据厚生劳动省(日本卫生部)介绍,每一名工作人员都要受到100-250毫西弗的辐射,大约是美国核电站规定工作人员所受到最大辐射的5倍。


据了解,地震之后有5名核电厂工作人员死亡,2人失踪,22人不同程度受伤:11人由于3号机组爆炸而受伤,1名工作人员胸口疼痛被送往医院,其他人则是受到了辐射。核电站操作员表示,他们的工作与消防员和军队一样,需要很强的集体荣誉感,在午餐时间他们经常讨论,哪位操作员在紧急情况下能够做出冷静的反应。一名在美国三家电站工作13年之久的老职工表示,核电站工作人员都会告知他们的家人,让他们先走,自己则坚持到最后。


除了这种共同的职业精神之外,在日本人的文化当中,工作象征着身份、忠诚与荣誉。经济困境可能让现在的许多日本人都放弃了以往的那种终身在一个地方工作的想法,但工作对于日本人来说仍然被视作他们与社会连接的重要方式。如果类似的事情发生在美国,当然也会有50名志愿者愿意留守到最后,但日本人天生就有“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精神。


这些工人现在身处险境:由于辐射升级,东京电力公司已经于周二疏散了750名工作人员,这50人是最后的留守者,而普通电厂在有紧急情况发生时,只需要留下10-12人。


1986年,位于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巨量的放射物质散发到空气当中,许多志愿者进入核电站,对反应堆进行封闭处理。3个月之后,他们当中的28人死于过量辐射,19人死于皮肤感染,106人患上了辐射病:呕吐,拉肚子,恶心,免疫力下降,不少人饱受痛苦,多年后死于白血病或者其它血液癌症。


东电公司和日本政府并没有透露工程师们工作的电站内部有多少辐射量。核专家表示,内部辐射量很可能要比外部的高。


这些工程师正在努力修复供电系统以及其它在地震中受损的设备。在一些可能有严重辐射的区域,每一位工作人员可能只能工作几分钟,随后交给下一位工作人员继续,如此轮流,避免接触到太多的辐射。


据医疗专家博伊斯(John Boice)博士介绍,切尔诺贝利的一些救援做法还是很值得日本方面学习的:苏联政府当时派遣了60万工作人员去清理废墟,这些工作人员被称作“清理者”,他们在指定区域轮流工作,事实证明,虽然有一些人患上了白血病,但大部分人受到的辐射量并不是很多。“这其实是非常聪明的做法,”博伊斯说。


从上面可以看出,其实面对辐射,50人的工作循环是远远不够的。不过,20多年过去,世界各国也把国民的健康看的更加重要,做出这种决定肯定也是无奈之举,人命无价啊!不过,这是在日本哈,哈哈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