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珂舌战群奸上(日中首战嫩江桥之054)

家居塞外三千里 收藏 1 424
导读:谢珂舌战群奸 很明显,马占山对日本人已经不是齐齐哈尔时的那强硬态度,得趁热打铁,加大力度。12月6日,本庄繁派高级参谋坂垣征四郎大佐到哈尔滨与张景惠、赵仲仁密谈。午后1时,坂垣又乘飞机到齐齐哈尔与铃木美通会见,午后3时就风风火火窜回哈尔滨。忙了这一阵子,坂垣下令让在哈尔滨的张景惠、赵仲仁与海伦马占山通电话,就说:坂垣将往海伦会晤。 马占山听了赵仲仁的电话,拒绝说:“东荒这疙瘩民性强悍,火气特大,日本人千万别来,否则发生意外,我概不负责任。话说回来,我马占山也没有与日本人交涉的必要。会晤的事免谈。

谢珂舌战群奸


很明显,马占山对日本人已经不是齐齐哈尔时的那强硬态度,得趁热打铁,加大力度。12月6日,本庄繁派高级参谋坂垣征四郎大佐到哈尔滨与张景惠、赵仲仁密谈。午后1时,坂垣又乘飞机到齐齐哈尔与铃木美通会见,午后3时就风风火火窜回哈尔滨。忙了这一阵子,坂垣下令让在哈尔滨的张景惠、赵仲仁与海伦马占山通电话,就说:坂垣将往海伦会晤。

马占山听了赵仲仁的电话,拒绝说:“东荒这疙瘩民性强悍,火气特大,日本人千万别来,否则发生意外,我概不负责任。话说回来,我马占山也没有与日本人交涉的必要。会晤的事免谈。”

赵仲仁死磨死缠,马占山就是不同意。歪脖子倾听的坂垣,再也沉稳不住了,从赵仲仁手里操过话筒,说:“马将军,我是坂垣征四郎,马将军,如果我们到海伦不方便,咱们到齐齐哈尔见面可不可以?”

叭!马占山这边电话撂了。


12月7日晨,以坚韧著称的坂垣,不待人家同意,腼着大脸带五个日本人及哈尔滨日本领事馆的人,大阪《朝日新闻》、东京《日日新闻》各报记者,乘车过松花江。车到呼兰马家船口站,赵仲仁又向海伦通电话,说:“坂垣先生已经来了,已经到呼兰了,人家已经都这个态度了,咱们是礼仪之邦,不好失礼。”

马占山还是不同意。

赵仲仁哭唧唧说:“这是化干戈为玉帛的好机会,两国交兵,折冲、婉曲,有进有退,这都是必要的。人家主动要见,你不同意那可就是你的不是了。再说了,也给我一个脸面不是?外国记者也来了,人家会说你不懂礼节,没有礼貌。”

马占山让他磨得没有办法,心想坂垣征四郎不过是个小参谋,蛆再大还能把酱缸拱翻了?再说了,还有外国记者,对记者说明一下黑龙江省情况也不是坏事,就说:“得得了,我说过到海伦不行,那就到绥化见吧。”马占山认为,在海伦与日本人见面,众目睽睽的,影响不好,迎到绥化见面,带几个人去,影响小些。

九一八的时候,沈阳城里一个日本男孩呱呱落地,男孩的父亲小泽开作最佩服天下两个人,一是坂垣征四郎,一是石原莞尔,于是给这个孩子取名“小泽征尔”,“征”是坂垣征四郎,“尔”是石原莞尔。可是,这时候的马占山尚不理解坂垣征四郎这个小参谋的厉害。

一行人刚到绥化站,坂垣又让赵仲仁去电话给马占山,说:“绥化没有方便地点,还得改在海伦相见。”马占山不同意,可是,坂垣的专车不管不顾就向海伦进发,带着英、日、法记者就这么的硬到了海伦。

中国的许多事情坏在脸面上。这些不是“应邀”而是“硬要”的不速之客来了,马占山也不好撕破脸面,让他们到广信当里休息,把记者请到益泰永商店。

无所措手足的马占山与谢珂商议,先由谢珂会见,探看来意如何再定应付之策。

谢珂说:“坂垣来此,当然是赵仲仁等与日本人商量妥的奸计,只要主席不答应具体条件就好办,有什么困难可向下推。日本人来到我们范围之内,量他们也不敢有什么强迫举动。” 马占山说:“你先去会会坂垣,探探他的底,然后再研究办法。”

谢参谋长带翻译乘汽车到广信当会见坂垣征四郎。坂垣很是有礼貌,双手自然下垂,手指并拢,45度的深鞠躬,然后是“哭你一起挖”,“狗扎一麻丝”。

微笑之后再杀死你,这是武士道的高境界。这路货色谢珂见得多了。谢珂不卑不亢,微微示意。

坂垣提出:非常想见马占山。

谢珂说:“马主席现在很忙,可将来意说明,我回去向马主席转达。”

坂垣说:“本人钦佩马主席英勇,此次专为亲善而来,别无他意。”

谢珂说:“如有书面文件,我可以转呈。”

坂垣嬉皮笑脸说:“那倒没有。”

谈话就这么结束了。谢珂回报马占山,说:“坂垣表示无何书面要求,声称是为亲善而来。”

马占山说:“我先会见中外记者,让记者明白明白咱们的抗日态度。以后再会见坂垣。”

能够见到马占山这新闻人物,各国记者乐不可支,镁光灯啪啪地,纷纷抢镜头。

马占山对中国记者说:“无论日人如何前来利诱威胁,我绝不能为降将军,或与日人妥协。各位发表消息必须一致,以免因日人来此而使外界产生误会。”接着,接见随同坂垣来的各国记者,马占山表示:“此次日中事件,实属不幸,不过本人守士有责,不能不谋自卫,今后希望中日美法等国舆论界,不分界限共同努力,使此类不幸事件永不发生,则世界真正和平,方能实现。”又用了20分钟答记者问。


半夜,赵仲仁打来电话,说是多日不见,十分想念,要看望马主席。

赵仲仁是著名的小扣,一天没捡到便宜就算亏本,可是马占山刚到黑河装修新房时,还都是人家老赵出的人工、木料。又是面子上的事,睡眼朦胧的马占山实在没招,只得起来。赵仲仁前腿进来,后腿就闪进来坂垣征四郎。马占山暗暗叫苦,只得叫醒谢参谋长与翻译。

双方先是虚头巴脑的寒暄,寒暄过后,坂垣取出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名片,恭恭敬敬两手递给马占山,说:“我这次来是代表日本帝国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向贵方提出两项要求:第一、双方以前冲突,已成过去,以后当各不相犯,保持东亚和平;第二、目前的形势下,中日两方确应有彻底合作之必要。关东军司令官尊重贵主席意旨,希望贵主席变更抗日举动,对关东军之真意,予以完全同意。倘能立即停止军事行动,黑龙江省军权仍然由贵主席担任,以共同维持东亚和平。”

马占山当即回答,说:“关于贵代表所提第一项,本主席赞成。江桥冲突,本主席保全守土,实为形势所迫,今后双方可遵照贵代表意见施行。关于第二项,也没意见,但是必须尊重中国主权。江桥一战,我纯属自卫,本主席受命中国中央政府,不知其他,对于中日间的一切纠纷,亦望贵国政府与敝国政府,早日获得正当的解决。”

坂垣步步为营,接着问:“这次冲突系一时误会,能否即此谅解?马将军对日军是否仍持反抗态度?”

马占山说:“我个人态度早为贵方所明了,贵军如不相迫,即可保持和平。”

你来我往用,全都是外交辞令。

这时,赵仲仁凑上来说:“所提不再抗日行动,请马主席签字。”

坂垣点头称是,让人拿出纸张、钢笔。

谢珂参谋长忽的一下子站立起来,说:“今日是中日两方交换意见的会议。和平是我方的愿望,马主席业已明确答复。如日方不来攻我,我们决不反攻。签字一节,必须召集团长以上开会同意方行,否则马主席一人签字,也不能生效。”

让谢珂这么一说,马占山也不出声了。坂垣、赵仲仁面面相觑、呆若木鸡。在沉闷的空气中,会见不欢而散。

这时,中外记者纷纷闯进来拍照。请马占山坐于沙发当中,坂垣等围马而坐。

汉奸赵仲仁兴奋异常,对马占山说:“这是镁光照相,请不要害怕。”

各记者连续拍照数次,拍照后各回宿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