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


距离大赛结束只剩十分钟,太平洋公司的员工凝神屏气注视着显示比赛实况的大屏幕,企盼阿瑞斯的出现。他们已经尝到操纵媒体这把双刃剑的苦果,如果阿瑞斯就此消失,媒体下一个炒作焦点将是网络大赛根本没有技术含量。

距离大赛结束还有五分钟,一名网络工程师突然喊:“阿瑞斯,阿瑞斯来了!”

林雪寒、王强闻讯赶来观看,网上的战斗开始就进入白热化,阿瑞斯攻势如潮,刘石头死战不退。

王强突然说:“刘石头要败!”

技术总监惊愕地问:“何以见得?”

“面对装甲集群发起的攻击,谁会注意一名步履蹒跚的步兵。”

技术总监细看大屏幕上的数据流,阿瑞斯持续的饱和攻击,耗尽了刘石头的系统冗余,“冰山”借机潜入一个端口,在坚固防线上撕开一丝缝隙。他疑惑地问:“王先生,你是说那个初级黑客程序‘冰山’?”

“在战神手中冰块也是致命武器!”王强侧头对幸福微笑的林雪寒说,“林总,冠军已经诞生了!”

23时59分55秒,刘石头构建的防御程序瞬间崩溃,战神阿瑞斯驾驭四马战车驰骋上他的电脑屏幕。

“‘冰山’,竟然是‘冰山’!”刘石头羞愤难当嘶喊着站起来,疲惫到极点的身躯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眼前一黑昏了过去。伴着夏佳儿的呼救声,记者们冲破保安阻拦,冲入比赛场地包围了林雪寒、王强,镜头对准了昏迷的刘石头。

康妮老练地带领公关人员牢牢缠住记者,林雪寒、王强迅速撤退。他们需要思考如何赢得主动掌握媒体导向,不让阿瑞斯抢了大赛的风头。

林雪寒心中兴奋与愧疚交织,爱人用心良苦鼎力相助把最平淡的一届大赛推成最出彩的一届。对挑战命运的刘石头她满怀愧疚,这座城市甚至全国,不知有多少人在期盼,这个穷山沟里的孩子能取得胜利完成梦想。但幕后的操作却戏弄了他,戏弄了所有善良的人。

林雪寒出身普通市民家庭,并未受过良好教育,完全靠血汗打拼出今天的成绩,她能体会刘石头因理想被粉碎而产生的那种万念俱灭的感觉。她曾有一刻的后悔,感觉她的心已经被金钱熏染成肮脏的黑色,但这种想法只在脑海中稍显即逝。

王强审视林雪寒的背影,感觉有必要对她重新进行评估。他关注庞锐许久,非常清楚庞锐个性十足,不是一个能轻易被改变的人,答应参赛已经是天大的面子。没想到为了林雪寒的网络大赛更加精彩,他竟然使用羞辱式的打法,从技术、信念上彻底击垮了刘石头。他想了想,悄悄地发了一条短信。

康妮收到王强的短信,不由吃了一惊,犹豫一阵还是悄悄离开了人声鼎沸的会议室。深夜的商业区行人寥寥,康妮心惊胆战地跑进公用电话亭,拿起听筒时还在犹豫。虽然她不知道这通电话对林雪寒是好是坏,但她很清楚只要拨通电话轻启朱唇,就会在身后的二十一楼上引爆一颗重磅炸弹。

“你好,江都新闻台,请讲话!喂?喂?”听筒中连连传出催促声。康妮咬咬牙说:“我要爆料,阿瑞斯其实是林雪寒的老公庞锐。”

康妮回到公司,重磅炸弹已经爆炸,她被记者团团围住。

“有消息称,阿瑞斯就是林总的老公庞锐,请问这次大赛的结果是否人为操控?”

“据说庞锐是军人,这是否是军方在表达他们的某种决心?”

“请问,阿瑞斯用近似残酷的手段对付一名为父老乡亲谋求幸福的孩子,是否有违人性?”

……

那些特意赶到现场为刘石头加油助威的少男少女,准备借刘石头东风让儿女退出国防队的父母无比失望,面对记者,愤怒地谴责太平洋公司和军方使用卑劣手段对付一个穷孩子。

现场乱套了,但无一人离去,众人各怀目的翘首企盼一窥阿瑞斯真容,等来的却是他在大赛网页上的留言,大刺刺地声称,冠军非他莫属,没必要召开新闻发布会,他会在颁奖暨闭幕式与大家见面。

凌晨的电视节目第一次如此喧闹,第一次有如此高的收视率。各种观点、评论,纷纷出笼,矛头大多指向了军方,更有电视评论人直言不讳,说虽然刘石头是国防生,但对一个为改变家乡面貌而奋斗的孩子,应该给予更多的关爱和宽容。

冲击波很快抵达西南战区,引起战区高层的高度关注。时至凌晨,办公楼仍是灯火通明,肃立的哨兵脸上多了几分凝重,经验告诉他们,出现这种情况一般都会有大事发生。

傅光明正襟危坐,目光落在办公桌一角的红色专线电话上。

“叮……”傅光明拿起听筒,“首长好,我是傅光明,请指示!”

“那个阿瑞斯真的是庞锐?”

“是的,我命令他参赛,刘石头是我们急需的人才。”

“你想干什么?别忘了我们的身份!”电话那头加重语气说,“我的同志,急功近利怎么行?别忘了,第一是思想工作,第二还是思想工作,留人更要留心。刘石头同学已经被包装成不甘命运顽强奋斗的明星,你的这种做法把我们推到了整个社会的对立面,以后的工作还怎么开展?我们急需人才,但不能像强盗一样去抢!这支部队需要的是乐于奉献的人才!”

“啪”电话那头摔了听筒,傅光明听懂了其中的含义。他挂了电话,手扶在听筒上,等着下一个电话。

“叮……”

“首长好,我是傅光明,请指示。”

……

“叮……”

“首长好,我是傅光明,请指示。”

……

电话冲击波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才逐渐平息,大多数首长对这种做法进行了严肃的批评。虽在意料之中,但仍让傅光明有泰山压顶之感。从军三十几载,即将退出舞台,他必须为部队留下急需的人才,如此谢幕才算圆满,但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值班干事听长时间没有电话铃声,推门进来偷觑傅光明脸色,然后说:“部长,医院来电话,说阿姨情绪激动吵着要出院,要您过去……”

“知道了,去把驾驶员叫起来,我去市医院。”

“阿姨有心脏病,刘石头只是劳累过度,并无大碍。”

傅光明摆摆手说:“去市医院,服从命令。”


刘石头躺在病床上茫然注视着天花板,明星般做作的微笑和刻意矜持已经消失,恢复了一个山里孩子特有的谦逊和质朴。他被人为推上神坛,庞锐无情地把他拉回了人间,巨大的心理落差让他一时无所适从。

傅光明走进病房,刘石头眼神变得复杂,想坐起来表示礼貌。夏佳儿按住他,瞪着傅光明愤然指责说:“太过分了,太残酷了,怎么能这样对待刘石头……”

傅光明问:“你觉得刘石头很可怜?”

“是伤心!”夏佳儿悲愤地说,“还有比梦想被谋杀更让人伤心的事吗?”

傅光明严肃地说:“夏佳儿同学,你即将成为一名军官,必须学会冷静地从多角度审视分析问题,难道石头出身贫寒就不能被击败?这不过是主办方在利用刘石头的出身和理想炒作大赛。”

“商业大赛当然要进行宣传!”一位太平洋公司的工作人员反驳说,“根据选手的能力,为他们提供最好的就业机会,实现他们的理想,我们认为这是善举!”

“这种善举是有台阶有要求的,称为投资更合理一些。国防生中出身贫寒家乡贫困的不是少数,你们的善举为什么不能广泛化呢?”

工作人员语塞。

“知恩图报者有大德,我佩服刘石头的想法,赞赏他的做法,甚至有过所有贫困山村都应该有一个刘石头的可笑想法。你们正是利用人们的这种普遍思维,把刘石头塑造成一个闪闪发光的明星,让他走入极端的误区。你们可以包装刘石头作为大赛的隐形代言人,但想过他该如何面对失败吗?”

“无论是什么,石头为此付出很多,可他什么也没得到,你们想过他的感受吗?”夏佳儿愤怒地打断争论。傅光明说:“石头有收获,人生从来不是一帆风顺,以后还会遇到很多坎坷……”

“这个坎坷是人为的!”夏佳儿忿忿地说,“而且不择手段!”

刘石头无力地说:“佳儿,不要争了,是我技不如人。”

“有输赢才是竞赛,从参赛那天起,你们就应该做好承受失败的准备。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完全是你们随波逐流的结果。阿瑞斯参赛后又出现了很多高手,石头,你告诉我,这些高手都不是你的对手吗?”

刘石头目光呆滞地说:“我不怕失败,但无法接受羞辱。”

傅光明呵呵笑起来,夏佳儿凶巴巴地瞪圆眼睛。

傅光明说:“网上交锋也是你死我活的战斗,死拼硬扛未必就是勇敢,剑走偏锋未必就是胆怯。你的技术与阿瑞斯相差无几,但你畏惧他的威名,初战失利让你胆怯不敢主动出击,劳师困守何以胜?”

刘石头眼睛里渐渐有了亮光,夏佳儿若有所思。

傅光明加重语气说:“石头,网赛冠军体现不了你的价值,改变家乡面貌也不是你人生的终极目标。我听说你在写一个颇具市场价值的软件?”

刘石头心事重重地叹口气,本想用软件报答王强,但现在看来必须要在亲情和恩情之间做选择。

傅光明微笑着说:“石头,我向战区汇报了你的情况,首长专门批示科研部门协助你完成软件编写,送交相关科研单位测试。如能通过,我们会按市场价格收购。”

傅光明顿了一下接着说:“其次,战区首长出面与省政府协调,争取到了一笔专项扶贫资金,准备为瘦狗岭铺一条出山的乡村公路。”

刘石头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要想富先修路,但资金巨大,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傅光明抬腕看眼时间说:“石头、佳儿,你们收拾一下去战区总医院养病。”

“这位领导,你这么做不合适,我们……”

“目前刘石头还是国防生,属于准军事人员。其次明天这里将会成为媒体的战场,战区总医院能提供一个更适合休养的环境。”傅光明征求刘石头的意见,“石头,你来决定。”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为了你的理想,我们去战区总医院!”夏佳儿替刘石头拿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