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英雄 第三章 六、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3 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size][/URL] 夜幕降临,数十个披挂伪装网的军用车队,在满载特战队员的直升机掩护下沿八条主干线抵近市郊,顺利与担负引导任务的交警会合。市区内,贺英指挥便衣特战分队,在师前指预定前进路线上一线展开,准备伏击“蓝军”。王国栋用保密手机向左宵亭通报了有关情况,国安的电子侦察直升机随即升空,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


夜幕降临,数十个披挂伪装网的军用车队,在满载特战队员的直升机掩护下沿八条主干线抵近市郊,顺利与担负引导任务的交警会合。市区内,贺英指挥便衣特战分队,在师前指预定前进路线上一线展开,准备伏击“蓝军”。王国栋用保密手机向左宵亭通报了有关情况,国安的电子侦察直升机随即升空,寻找监控已久的神秘电波。

19时,杨建国一声令下,各部先遣车队同时入城。载有C4I指挥系统的方舱车、支满各种天线的通讯车、载有卫星天线的北斗基站车、“动中通”保障车等等形状奇特的特种车辆,引来不少军事发烧友驾车尾随观看。

吴大勇随师前指行动,指挥车内众多显示器上分别显示着交管部门传送来的道路运行情况、直升机拍摄的车队周边情况;电子地图上分散缓慢移动的亮点,就是今晚入城的车队,所有情况一目了然。

吴大勇兴奋之余,感觉少了点儿指挥员的味道。以往指挥几十个车队同时开进,肯定会忙的满头大汗,喊得嗓子冒烟,如今却像个闲人,闲得有些无聊。诸如车队开进速度、目前位置、甚至遇到交通阻塞、临时变更路线都由指挥系统自动完成,他所要做的只是按按鼠标进行确认。

虽然交通高峰已过,但街道上依旧车流如织。车队进入市区后,前导警车拉响警笛开道。参谋也忙碌起来,操纵指挥系统预先计算车队经过是否会造成拥堵,并根据计算结果不时调整路线。

部队开进顺利,证明整合交管部门资源辅以空中引导的开进方案行之有效。杨建国坚定了在交通高峰进城的信心,战时哪有交通高峰低谷之说,既然练兵就要带着实战背景从难从严去练。但无论如何佯动,均未引出蓝方的一兵一卒,是根本没有蓝方,还是蓝方按兵不动?

杨建国戎马半生,从未遇到这种几近于影子作战的演习,他焦躁地一支接一支地吸烟,一遍又一遍地查看侦察报告。

王国栋低声提醒:“老杨,失态了。”

杨建国指指心窝说:“这儿乱了,第一次在群众的注视下演习,我们不能败不敢败啊!”

王国栋说:“我也是心中忐忑,我们B师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大对手。”

“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杨建国吐出一口粗气说,“敌人是最好的老师,我们要向蓝方学习!”


市区内,警笛声四起,军车分队出没,夜空中直升机轰鸣,市民的神经被绷紧了。和平环境下人们对战争的认识日趋麻木,也缺乏对战争承受能力。不知从哪里冒出一条要打仗的短信,便迅速蔓延开来,在亲朋好友之间传递着恐慌,市长热线几乎被市民打爆了。

出现这种情况,高全林始料不及,原计划部队到达指定位置,他再通过电视讲话的形式宣布演习通告。但随着恐慌情绪的快速蔓延,他迫不得已把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

19时40分,江都电视台中断正常节目的播出,高全林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代表市政府宣布演习通告,发表讲话安抚市民,这条新闻随即在电视、电台中滚动播放。

20时30分,各部车队全部到位进入阵地,市区逐渐恢复平静,空域中只剩国安的电子侦察直升机滞留。

王强闭目沉思,他对新闻报道中所展示的信息化作战装备不感兴趣,与世界军事强国相比,中国在这方面还有一定的差距。但载有指挥装备的车队所进驻的八面山公园却让他兴趣倍增。现代战争向陆、海、空、天、磁五维发展,军方却明目张胆地暴露指挥所位置,是防御体系完备还是战术思想陈旧,或是他最为担心的诱敌之计。

王强抑制不住一窥究竟的冲动,打开手机输入一长串密码,戒备森严的八面山立刻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在夜空中游弋的国安电子侦察直升机终于有了收获,监听技术员手按耳机,兴奋地喊起来:“强信号,三秒一组,连续发射!”

直升机一头扎向超低空,耳机中的信号逐渐加强,技术员惊愕地抬起头说:“向左副厅长报告,神秘信号由……由手机基站塔发射。”


电话铃声刺耳地响起来,正在全神贯注盯着手机屏幕的王强被吓了一跳,不耐烦地拿起听筒,电话那头迫不及待地喊起来:“王先生,我是太平洋公司的技术总监,阿瑞斯至今没有出现……”

“不要慌!”王强沉声问,“各方面有什么反应?”

“阿瑞斯名气太大,媒体的总体导向不利于我,擂主刘石头严阵以待,但看样子他信心不足……”

“林总的情况怎么样?”

“林总似乎认识阿瑞斯……她不停地打电话,但对方一直关机。”网络总监顿了一下说,“林总有些慌了……”

王强像是给网络总监打气,又像是在安慰自己:“从阿瑞斯在比赛中的留言看,他个性张扬,此举可能为他复出聚集人气作的秀,他会出现的,一定会出现!”

王强放下电话,起身踱步,是阿瑞斯对选手的技术水平不屑一顾不愿再出现,还是被某种原因阻止不能继续比赛。刘石头参赛前已与天狼星旗下的软件开发部门签约,无论胜负都是囊中之物。但他与阿瑞斯比起来,只是毛坯,要想成气候还需时日。

静候半小时,阿瑞斯仍未出现,王强也沉不住气了,匆匆离开数码港大厦,驱车前往太平洋公司。

深夜的商务区异常安静,王强边驾车边打电话询问大赛情况,猛然看到路边停着一辆移动通讯的抢修车,几名身穿工作服的小伙子正提着工具箱,步履匆匆地走进路边的一栋大厦。

手机通话正常,他们抢修什么?王强蓦然一惊,瞥眼耸立在大厦顶部的手机基站发射塔,关闭车灯靠边停车,在手机中输入一长串密码。时间不长,夜空中飞来几只鸽子降落在那栋大厦天台上,踱到手机基站的机房门口探头探脑,机房内的情况呈现在王强的手机屏幕上。当看到一位小伙子从机柜中抽出装有转发装置的电脑板进行检查时,他惊恐地倒吸一口凉气。


太平洋公司内乱成了一锅粥,王强面带微笑突破记者的阻拦,走进特派员办公室,连续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思考。军方突然入城,诱使他增大通信量,借此寻找编码转换装置,这意味着国安局的触角正在向他接近。

王强不敢继续使用手机,上网进入道森集团的首页,找到隐秘的标示点点击,在弹出的对话框中输入密码登陆,屏幕上跳出一行字——“已补货,送货人即将到位!”他松了一口气,在另一部手机中输入“使用B频道”的字样,按下发送键,手机自动加密,但连续失败五六次后才成功发送出去。

这时,远在红磡小区的袁孟头疼剧烈发作,他哀号着翻滚着,逐渐丧失意识昏迷过去。

停在小区角落的一辆厢货中跳下一名侦查员,拿着空压式麻醉注射器跑进居民楼,车上的侦查员检查仪器设备做好为袁孟拍脑CT的准备。

侦查员刚刚跑进电梯,耳机中传来轻轻的叩击声:“撤,他醒了。”

侦查员无声怒骂,原路返回。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