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英雄 第三章 五、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1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size][/URL] 庞锐走进办公室,傅光明劈头就问:“为什么关机?”   傅光明面有愠色,庞锐敬重这位他曾经喊过爸爸的老首长,忐忑地说:“担心影响比赛。”   “你去找过周政委?”   “我找周政委干什么?”庞锐被弄糊涂了。傅光明微微松了口气仍不放心地追问,“真的没去?”   “我一直在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


庞锐走进办公室,傅光明劈头就问:“为什么关机?”

傅光明面有愠色,庞锐敬重这位他曾经喊过爸爸的老首长,忐忑地说:“担心影响比赛。”

“你去找过周政委?”

“我找周政委干什么?”庞锐被弄糊涂了。傅光明微微松了口气仍不放心地追问,“真的没去?”

“我一直在比赛!”庞锐不解地反问,“部长,我做错了什么?”

“没什么。”傅光明岔开话题问,“为什么突然停止比赛?”

庞锐说:“刘石头技术全面,丝毫不逊于我。但缺乏战术、战法,尤其缺乏一名军人必须具备的坚韧、顽强和自信,我要重新塑造他。”

“这是他的弱点。”傅光明点点头问,“你准备怎么办?”

“彻底击碎,然后重塑。”

傅光明说:“刘石头很年轻,可能无法承受这样的心理打击。”

“如果想把他塑造成一名军人,就必须让他承受这样的打击,帮助他重新认识自己。”

傅光明略一考虑,微微点头认可,示意庞锐继续。

“刘石头被人为地塑造成偶像,我要击碎他头上的光环,夺取话语权发表宣言,借以赋予人们战争目光,让绝大数人明白什么是国家民族赋予的责任,什么是军人的使命。”

“这个想法很好,但只能成功,不准失败。B师暴露的人才问题只是冰山一角,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傅光明对庞锐说,“周政委推荐你到委培办工作暂时代理主任,正式命令随后下达。”

“政委推荐我?”庞锐不明白战区政委为何关心对他的使用,心中忐忑之余也明白,他已无退路只能放手一搏。

但如今的大学生有他们自己的价值观、人生观,不会听信说教,甚至对奉献精神不屑一顾,这是整个社会造成的,单靠一己之力如何能在短时间内让他们回头。其次,他必须参加这次大演习,不仅是要展示作战思想,还要弥补错失,纸里包不住火,留给他的时间不会很多。

同时,他对妻子也抱有一丝愧疚。虽然家庭幸福不能与国家、民族的利益等同,但妻子在商海中摸爬滚打多年刚有小成,在这个关键时刻去釜底抽薪,这无疑是对家庭的无情背叛。

傅光明瞥了他一眼,拿出一叠各战区尖端人才流失情况的简报说:“你将要面对一个看不见硝烟,但事关你死我活的真实战场。庞锐,目光要长远,部队需要的不是一个特立独行,想靠一己之力在短时间内改变部队现实状况的庞锐。你不是疾呼我们没有队伍吗?我就给你一个培养、建立队伍的机会,为了国家、民族,你必须牢牢把握住!”

庞锐不需要看简报,B师是西南战区首屈一指的快反部队,所遇到的人才危机已经证明问题的严重性。

庞锐犹豫着请示说:“我请求演习后再上任。”

傅光明了解庞锐为理想不惜一切代价的个性,思索片刻后说:“B师缺乏技术干部,上级拟定国防生C4I技术中队参演,我会为你争取参演的机会。”

庞锐疑惑地问:“为什么是争取?”

“委培办代主任不是C4I技术中队的中队长。”傅光明严肃地说,“这个职务比演习更重要,这是一场关系到未来国防安全的战争,必须打赢!”

庞锐吼:“请部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许庆林已赴校学习,庞锐虽是代主任,但参谋、干事已把他当成了真正的主任。代职培训意味着将要提升,这个“代”字也许等不到许庆林结业就会摘了去。

庞锐婉言谢绝要求陪同的参谋、干事,独自散步熟悉工作环境。

西南大学建校百年,从这里走出过共和国元帅、大文豪和无数的民族精英、革命先驱。百年校园百年风韵,掩映在竹木中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古建筑与现代教学楼相互辉映,充满了诗意和朝气、还有专注和思考中的奋进与激情。

庞锐徜徉其中,走上一条翠竹相拥的曲径,路边的石凳上散坐着一对对窃窃私语的情侣。各色目光投来,让戎装独行的庞锐窘涩,加快脚步穿过竹林,来到4号科教楼前。他随意扫眼楼前的导师简介栏,脑中“轰”的一声响,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简介栏的导师照片中,傅正目光深邃含蓄微笑,柔软的双唇依然紧抿,棱角分明。

傅正恰好走到窗边休息,仿佛是心有灵犀,庞锐抬头向楼上张望。傅正惊慌后退,手里端着的咖啡荡出了杯子。

“傅导,怎么了?”助手柳叶纳闷地走到窗边,见是庞锐不由一怔。傅正笑笑掩饰尴尬说:“没什么……如果有人找我,就说我不在。”

“楼下的军官?”

“他上来了?”傅正的声音中透出一丝慌乱。柳叶回头坏笑:“走了!把你吓成这样,不愧是当年的情人……”

“瞎说!”傅正解释说,“我担心是杨师长派来的说客,找我去当什么技术顾问。”

柳叶嬉笑着说:“推荐我去吧,我好想去部队玩儿。”

“我没时间,你能有时间?干活吧!”傅正嗔怪地瞪了柳叶一眼,走进她的工作室,慌忙点上一支烟,努力平复狂涛般涌动的思绪。最不想面对的还是如期而至,总以为做好了一切准备,没想到还未真正面对就这般仓皇。

柳叶悄悄去了卫生间,从贴身衣袋中拿出一部小巧的手机,等手机上示意线路安全的绿灯闪亮,才快速编写了一条短信发送出去。


雷明把左宵亭送进会议室,独自留在门外等候。

左宵亭立正敬礼说:“司令员、政委,请示上级领导同意后,我向你们汇报重要情况。”

罗怀勇说:“左副厅长,请讲!”

“间谍嫌疑傅正,代号R,拥有优秀的计算机、互联网技术,诺斯克黑客论坛创始人之一。原系某部军人,庞锐前妻,十年前转业后出国,同年应聘进入国外某科技公司从事互联网安全研究,两年前回国担任西南大学客座教授,回国后即与潜伏在江都市的间谍组织取得联系,其使用的密码,我们至今仍无法破译。”

周永亮、罗怀勇面若止水,左宵亭有了三分疑惑,原想他们会惊诧、震怒、惋惜,但他们波澜不惊,是将军制心泰山崩于前而不惊,还是另有隐情。他的目光在两位将军脸上游移,试图窥出一丝端倪。

周永亮轻咳提醒:“左副厅长,请继续。”

左宵亭面上一红,继续说:“庞锐身上也具有许多疑点,虽有可能是人为附加,但目前尚未完全排除嫌疑,而且他一上任就去找过R。其次,刘石头一直在拆分主流防火墙寻找漏洞,委培办泄密事件也与他有关。如今庞锐、R、刘石头聚在一个小环境中,不利于我们开展工作。”

左宵亭观察一下两人的神色,加重语气说:“两位首长,特护组发现C4I系统瘫痪的时候,庞锐正在摆弄电脑,我担心这其中有关联。”

罗怀勇说:“研发C4I系统的科研所派来专家,对B师的C4I系统进行了全面检测,确认没有问题,可以继续使用。”

周永亮沉吟一下说:“左副厅长,事情都有好坏两面,我认为这是一个好机会,只有诱使敌人行动,敌人才会露出马脚,为我们破案创造机会。”

明知道庞锐有间谍嫌疑还把他安排到R的身边,这种草率的做法绝不会是一名战区政委所为,事情显然不会这么简单。

左宵亭鼓足勇气问:“首长,这里面是否有内情?”

“能有什么内情。”周永亮呵呵笑起来。左宵亭不死心地问:“首长,至少让我分清敌我,辨明是非。”

罗怀勇说:“左副厅长,这需要国安战线的同志去证实。”

周永亮显然不想多谈,微笑着说:“左副厅长,今天就这样,保持联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