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斥所谓“丑陋的中国人与大写的日本人”

近日看到许多汉奸、洋狗在胡说八道,虽潜水已久,也禁不住要上来冒个泡。

几千万同胞被屠杀,这样的仇恨要能忘记,岂为人乎?这样的民族,就应该灭亡!

此仇怎为睚皉,拿日本地震开涮算什么,我等欲食尔肉寝尔皮。何时中国人砍了日本天(和谐)皇的脑袋当尿壶,方平我心头之怒。

蒙古人、满族人等等可以认可,是因为我们现在同属于一个国家。中国在没把日本征服或消灭之前,只能实行丛林法则,只会存在利益关系,不会存在这种文化上的宽容。

汉奸、洋狗们以为靠几句狡辩就能放过他们,那是痴心妄想!难道他们用屁股思考问题?


什么叫大写的人?为世界和平、为全人类的福祉而献身的人才能叫大写的人,比如德蕾莎修女,面对这样的人我们会心生愧意。

可日本人算神马东西!?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自救做得再好,与世界何干?

那许许多多的人肉机器静静地排着弯弯曲曲的长队,那呆滞的表情、那空洞的眼神,与二战时的日本兵何其相似?

什么叫无耻之尤?日本人现身说法,做了最好的注释。

虐杀手无寸铁的平民而毫无愧疚,一句“为了服从天皇”就心安理得了,这就叫无耻之尤;

美国人朝它扔原子弹,它却心甘情愿当干儿子,这就叫无耻之尤。

可见“无耻之尤” 的意思就是无耻到了极点,无耻到没有感觉了。所以这个民族才会觉得自己变高贵了,成了模范了,脱亚入欧了。看来他的美国干爹没白疼她。

世界人民要这样的榜样干什么?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凭心而论,有些事情我们是要感谢美国人的。有个叫李梅的,在东京放了把火,我挺喜欢他;有个叫麦克阿瑟的,把在中国大陆横行的几个日本师团在太平洋上打的自己互相对吃,在啃咬同伴肉体的过程中完成了最后的兽欲发泄。在这个事情上,我挺喜欢老麦。


不过,美国人做总没有我们自己来的过瘾。也莫急,机会已经快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