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女子特警队 武警特警学院4名女兵的酸甜苦辣

女兵逛街 收藏 30 197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她们,是新一代中国霸王花;她们,是傲然绽放的铿锵玫瑰;她们,是身怀绝技的超级女兵。然而,她们却尝尽了太多的酸甜苦辣。近日,笔者来到武警特警学院女子特警队,倾听她们鲜为人知的故事。

女特警刘文超身高1.72米,山东烟台姑娘,除了女孩特有的腼腆和害羞,活像一个“假小子”。谈起她被误认为男孩的事儿,她还真有点儿不好意思:


去年我和班长范倩外出为新兵购买日常用品。在一家化妆品柜台前,一个服务员彬彬有礼地问我,“先生,你女朋友喜欢什么牌子的?”“你说什么?”我以为这个服务员在开玩笑,谁知她竟然又重复了一遍。天啊,我成了范倩的男朋友了!那一刻,我想笑却笑不出来,拉着范倩冲了出来。


就在我俩买完物品往回走时,又一件让人哭笑不得的事发生了。一对情侣正在闹矛盾,看到我拎着大包小包的样子,她对身边的男友发嗲道:“看看人家男朋友,什么东西都不让女的拿……”


那一天的经历,让我不敢再上街。


风吹日晒,摸爬滚打,超强度训练,每一个女兵都在脱胎换骨。当年的清纯少女变成了现在的“纯爷们儿”,有时我也会鼻子发酸。但说真的,我不后悔,能把青春献给女子特警队,不是每一个女孩儿都能有的经历,更多的时候,咱是偷着乐呢。


甜:与男兵PK沙场夺魁


下士贾真讲起了一件令她高兴的事儿:昨天是一月一次的超级“PK”赛,纯属“民间行为”,是我们和男队的一次较量。


这次进行的是狙击常规射击比赛,就是用手枪在20米的距离速射10发子弹,然后,跃进15米,打掉4个鸡蛋靶,看谁又快又准。


“姐们儿,看你的了,一定要为咱女兵扬眉吐气啊!”在战友们的助威声中,我从容地走向射击场。说句心里话,把男兵“PK”掉是我踏进女子特警队第一天起许下的愿望。


瞄准,射击……一套动作准确无误。


就在双方代表开始验靶,检查弹着点分布情况的那一刻,我紧张得手都攥出了汗。


“比赛结果:女队贾真胜出!”听到这个消息,我像跳蹦床一样跳了起来,身边的几个战友搬胳膊抬腿一下子把我抛了起来……


苦:刻苦训练挑战极限


每人的兵之初都令人难忘,对于女子特警队副队长王慧丽来说,第一堂训练课至今还时时让她从梦中惊醒:


我记得第一课是拉韧带训练,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劈叉训练。“注意,双腿着地后还要抬高15厘米,形成反弓形。”班长曹红娥的话斩钉截铁。


我双腿刚刚平稳着地,只听见大腿内侧“咯吱”一下,我身子一歪,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


“拿‘老虎凳’!”所谓的“老虎凳”是一个高15公分的黄色凳子,横叉训练时,把它放在一个人的两个脚尖上,然后,两个人分别坐上去,直到把双腿压得全部接触地面。就在曹红娥和敬晓玲分别坐到凳子的一刹那,我感到大腿根部像撕裂了一样疼痛,恨不得拿刀把大腿砍了。就这样,第一堂拉韧带训练课,我的眼泪一直“叭嗒、叭嗒”往下掉……


后来,妈妈电话中对我说:“小丽啊,受不了咱就回来吧。”说真的,在特警队训练比在庄稼地里干农活还要苦、还要累。但既然一身戎装,就知责任重大……就这样,我凭着“打脱牙和血吞”的毅力,最终留在了特警队,并提了干。


辣:潜伏抓捕一招制敌


女子特警队三分队副分队长李秋燕,留着齐耳短发,英姿飒爽。这是个让犯罪分子闻风丧胆的“辣妹子”:


2007年4月的一天上午,我正在训练,教导员郎需高把我叫到了树阴下,神秘地对我说:“有个任务要你参加,换便装出发。”分组、布置任务、宣布抓捕计划。到达任务区域后,我们依计而行,首先是潜伏观察。没想到,潜伏了3天时间,对方一点儿动静都没有,我们的胳膊和脸上却让蚊虫打了不少“牙祭”。


第4天,抓捕对象出现———一个彪形大汉。凌晨5时,我们翻墙而入。警惕性极高的犯罪分子翻身而起,从枕头下面摸出一把锋利的尖刀,穷凶极恶地大喊:“丫头片子,当心我把你穿成肉串!”


我不知从哪里来的胆量和力气,跃起一个侧踹,冲上去一个右勾拳,三下五除二就把对方打懵了。


“你们是谁?”对方不甘心就这样束手就擒。我嘿嘿一笑:“告诉你,我们是武警女子特警队,栽在我们手里,你真的不亏!”


从此,我的“辣”味声名远扬……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