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1年3月11日,我们的邻居日本以东135公里处发生了里氏9级大地震,消息传到国内,立刻出现了两种不同的生意。

第一种,也是最快出现的一种声音是:活该!死的太少了。

第二种,也是分贝最高的一种声音是:祈福,祈祷日本民众能渡过难关。

随即,这两种声音开始相互掐架。

其实出现这两种声音都再正常不过了。逼近抗战才结束六十五年,很多和鬼子打过仗的老兵还在,很多人还背负着爷爷奶奶、叔叔伯伯的血海深仇。而且日本一直都在参拜供有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并且在钓鱼岛问题上对中国相当强硬,不痛恨他们,是在太不像话了,不痛恨他们,中国的男人,中国人的血性都死绝了。

但是,另外想想,这次是大自然的不可抗力造成的大破坏,普通日本民众是最大的受害者,他们中有老人、妇女和小孩,他们是无辜的,在汹涌的海啸面前,他们和我们一样是人类,是渺小的人类。我们应当给予他们力所能及的帮助,以便体现人文关怀。这也很正常,如果没有这样的想法,那中国的好人也死绝了,孔孟之道、人性本善算是白学了。

所以我觉得,出现上述两种人,姑且称为愤愤和精英吧,都是很正常的,缺少了哪一种,我们国家都不健全。但问题来了,双方都不能容忍对方的存在,不能允许对方表达自己的意见,非要将自己的意见强加给对方。愤愤们痛斥精英忘记血海深仇,精英们称愤愤猪狗不如。更有甚者,精英居然代表这个代表那个向日本道歉,如天涯网的朱光标。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别人?现代民主思想里的言论自由不是精英们最向往的吗?

现在日本地震还没完,两边大有群殴的架势,终于,我们单位的一个同事(还是位领导)开始号召大伙为日本受灾群众募捐,和另一位领导发生了争执,该领导是典型的日本人不死绝就绝不罢休的老愤。两边争来争去,争到我这里来了,要我给评评理(我是管财务的,募捐归我管)。我对大伙说“现在日本民众遭受到了史无前例的超级大地震,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应该统一思想,决定行动。到底捐还是不捐,我谈谈我的看法。我可以不计较八年抗战,毕竟是我们父辈的事情,我也可以不计较参拜靖国神社,毕竟我们也在参拜汉武帝、唐太宗,也没见匈奴人和突厥人对我们抗议。我只想说,如果要我们募捐,那就来点现实的吧,还我的钓鱼岛”!

此言一出,立刻得罪了两边的人,精英们骂我猪狗不如,愤愤们骂我忘记了祖宗,只记得现在的钓鱼岛。

本文内容于 2011/3/17 9:48:50 被小编a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