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二卷 打草惊蛇 第七十三章

血奔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URL] 73章 龌龊婚姻 八月六日早上,小镇四周接连不断地响起鞭炮声。几乎同时吴林两家发了亲。 吴家寨,吴梅乘坐一顶凤翔云大花轿。有四个轿夫抬着。两个丫鬟手扶娇杆在两边。六姨太太乘坐一顶龙凤呈祥轿子紧跟在后。娇两边也有两个老妈子侍候着。祁占胜骑着高头大马,胸前挂着大红花。新郎官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73章 龌龊婚姻

八月六日早上,小镇四周接连不断地响起鞭炮声。几乎同时吴林两家发了亲。

吴家寨,吴梅乘坐一顶凤翔云大花轿。有四个轿夫抬着。两个丫鬟手扶娇杆在两边。六姨太太乘坐一顶龙凤呈祥轿子紧跟在后。娇两边也有两个老妈子侍候着。祁占胜骑着高头大马,胸前挂着大红花。新郎官帽子上插着金花,满面愁容地走在前面。吴已吴好和喇叭唢呐紧跟其后。吴灵加也起来一头大马在后面压阵。一路吹吹打打向祁家寨走去。吴梅坐在轿里偷偷掀开娇帘,看见祁占胜一脸不高兴的样子,心里泛起疑惑。难道……,管他的,反正姑奶奶不会让你如愿。林家寨的送亲队伍可比吴家寨阔气。除了吴家应有的摆设南霸天派了六十个人的武装保护;最前面是三十人的长枪队,他们肩上扛着清一色的步枪。两人为伍步伐整齐,显得威武庄严。送亲队伍后面是清一色的手枪队。他们斜挎在腰间,每一把枪套上都系着一朵高贵的黄丝带扎成的花朵。他们个个脸上都洋溢着高傲的神采。引来三街四巷的老百姓围着看热闹。

“瞧人家大户家的姑娘出嫁!多威风!”

“那林家还是比吴家强。送亲的上百人!”

“娘的!这哪是送亲那?简直就是押送犯人一样!”

“哈哈哈!!!’

路过小镇的十字街时。吴林两家的送亲队伍恰巧相遇。吴灵加看的清楚,他要抢在林家人的前头,因为这关系到两家的女人谁为大的问题。

“吴已!抢在他们前面!”吴灵加大声叫道。

林奇也不示弱:“长枪队!拦住他我!”林奇命令。

林家寨前面的三十支枪瞬间把吴家寨的人拦住。

“你们要干啥?!”骑在马上的祁占胜厉声喝道。

“对不起,姑爷!我们家姑娘林香才是你的第一夫人。我们要走在前面!”

“混蛋!啥第一第二?知道你娘的屁!”

就在这时,林家寨的人抢在了前头。吴灵加心中不禁高兴起来。

“林家侄子!我们让路啦!请你们前面走!”吴灵加笑着说。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对不住了吴家叔叔!”林奇大手一挥,他的队伍向祁家寨开去!

吴灵加催马来到吴梅轿前低声说道:“侄女,你大叫肚子疼!”

“为啥?”

“不要多问!快叫啊!”

“哎吆——哎吆——我……我肚子疼死啦!”吴梅 在轿里大叫不止。

走在前面的祁占胜慌忙下了马来到轿前:“吴梅你咋啦?!”

“哎吆——我……——肚子疼得要死啦!”

“这……这咋办?

“姑爷,我们要把吴梅抬回去抢救啊!要不然出了人命……”

“快呀!”祁占胜焦急地叫道。

吴灵加大手一挥,吴家寨的人调转头来向吴家寨跑去。

吴灵各早在寨门口等候,见女儿回来迎上去把吴梅从轿里牵着手拉出来。

“女儿险些遭到魔掌的陷害呀!”他拉着吴梅的手来到客厅。六姨太太跟在后面嘀咕着:“老东西!玩的啥鬼点子?拿女儿的婚姻大事开玩笑?”

“哈哈哈!!!那也比把女儿送到魔鬼那里强!和我较心眼!他祁文汉还嫩着点!”东霸天捋着胡子得意地笑起来。

东霸天最了解北霸天的本性。他开始把吴梅许配给祁占胜是真心实意的。那是想借北霸天的势力灭掉李刚。可北霸天一直不听他的。一年多来李刚的羽毛早已丰满,而三寨的武装已经不是李刚的对手。以祁文汉的好斗性格迟早会惹来杀身之祸。现在如果把女儿嫁给祁家,那才是把女儿往火坑里推呢!

“吴爷!镇上乡政府的人来啦!”

“干啥?”

“说是来送礼的!”

“快!出寨迎接!”

刘丰张川孔妮带领三个警卫员来到吴家寨。东霸天听说镇上来人立刻出门迎接。

“啊——欢迎欢迎!欢迎刘政委大驾光临!”东霸天一脸恭维像。

“吴庄主大喜,奉李乡长之命特来祝贺!”刘丰说道。

“谢谢!谢谢!请!”东霸天躬身引路。

东霸天带刘丰来到客厅分宾主坐下。

“来人啊!上茶!”

“吴庄主千金出嫁应该告诉我们一声,都是同乡谋事我们来喝杯喜酒也是应该的。只因关注太忙,我们来迟啦!庄主不会见怪吧?”

“吴某知道乡领导工作繁忙,所以不敢打扰。今天乡领导大驾光临,小寨蓬荜生辉;也是吴某三生有幸啊!”

“庄主大喜,我们也没有什么礼物可送,思来想去庄主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所以我就写了一幅对子送过来了;还望寨主不要见笑。”这时警卫员把一幅对子递给东霸天。

东霸天打开字幅,一幅白纸红字赫然纸上。“近‘益者三友’,远‘损者三友’;友之道也!”东霸天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惊云。他立刻说道:“刘政委才子也!不但书法绝伦,学识的渊博让吴某佩服之至。”他说罢把字幅交给下人说:“挂起来!”

东霸天亲自给刘丰等人又倒了杯水很斯文的坐在椅子上。用眼环视了张川和孔妮等人后笑着说:“你们乡政府里还有个陈东刘文也是才识过人啊!请问刘政委,像你这么有才的政府里还有多少?”

“庄主褒奖啦!我们与你相比还是自愧不如啊!”刘丰笑着说。

“客气啦!说实在的,在防胡镇这周边这几十里范围里,吴某还是第一次遇见你们这样有才的年轻人。孔老夫子的交友之论是真理。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是要慎之又慎啊!”

“哦!庄主有何感慨?”刘丰故作惊讶地问。

“哎!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良朋益友难觅,恶朋佞友难辨啊!”

“庄主明示?”

“哦!吴某想听听刘政委的高见,以后要是朋友来家看见刘政委送的金玉良言吴某也好给他们解释不是?”东霸天指着挂在墙上字幅说。他要见识见识这位共产党的大政委的真实才学。

“看一个人交什么样的朋友就可以看出他的为人。因为一个人在交朋友时有他的价值定位。这就是庄主所说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感慨吧?朋友就像一本难读懂的书,只有看透这本书才能打开整个世界。朋友有好坏之分;良朋益友会给人带来幸福光明;帮助和挽救;但这样的朋友不像庄主所说难觅,而是你没有去认真去找,或者说你不是可交的良朋益友。这也是物以类聚的结果。良朋益友可分三种,‘直友、谅友、闻友’;直友:为人正直,待人真诚,胸怀坦荡,处世刚正不阿。当你为非作歹时他会规劝阻止;当你怯懦时他会给你勇气,当你不知何去何从时他会给你果决。这样的朋友应该结交。努力的去交。

“谅友:‘谅’,《说文解字》里讲是‘信’,这种朋友为人诚恳,待人可信,没有虚伪和做作。与这样的朋友交往你会感到有安全感;内心舒畅,行为规范,思想会得到净化和升华。

闻友:这种朋友博学多识,见闻广博。和这种朋友结交也十分重要。当你处事犹豫不决,徘徊无措的时候他会帮你指出前进的方向。所以一个人在一生中要近‘益者三友’。”

“高见!高见!刘政委的精辟论断吴某人茅塞顿开!”东霸天尴尬地笑着说。

“那恶朋佞友又咋个说法?”东霸天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地敲着。

“你说的是‘损者三友’的道理。便辟友,善柔友和便佞友三种朋友。第一种朋友的为人阿谀奉迎、溜须拍马、趋炎附势。在这种人的眼里朋友做事对错都是对的。在他们嘴里朋友面前永远没有‘不’字。在他们行动上朋友面前他的膝盖永远是弯曲的。在他们心里时时都在违心着;他们察言观色,见风使舵,一旦你有了不测这样的朋友就会逃之夭夭或者落阱下石。这种人和直友恰恰相反。我想庄主最有体会。”

“哦!哈哈哈!!!!”东霸天佯笑起来。

“第二种人的定义是‘两面三刀,巧言令色’。他们在你面前满嘴是恭维奉承,满脸是笑容可掬。但是在你的背后恶语中伤谣言诽谤。就拿祁庄主来说吧,你们是把兄弟,可他对我们却说你……哦!这个不说也好。”刘丰故意把话留了一半。

“第二种人的虚伪假善与‘谅友’相反。也是最危险的恶朋佞友。他会给你套上枷锁,设上圈套让你钻。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让你防不胜防。”

“哎!刘政委所言极是!那‘便佞友’又是啥样的人?”东霸天有点感慨。

“这种人油嘴滑舌、信口雌黄,通常言过其实夸夸其谈。交际上他伶牙俐齿,滔滔不绝,巧舌如簧。可腹内空空真本事没有。往往以此而自居。这种人和‘多闻有’相反。所以人在生活中要远‘损者三友’。”

“哈哈哈哈!!!刘政委给我送这幅对子是来指教老夫的啊!谢!谢!”东霸天脸上喜怒掺半。

邢武郭川等人来到林家寨。南霸天站在刚楼上往下观看。

“把兄弟?咋不开门啊?”邢武大声叫道。

“哦!有事吗?”南霸天问。

“姑娘出嫁兄弟来贺喜啦!”邢武叫道。

南霸天见只有郭川和两个警卫员也就放下心。

“哎呀!原来是武贤弟啊!开门!”

邢武郭川等人来到客厅。南霸天叫人送上茶水。说道:“武弟如今是个大忙人,姑娘出嫁没有敢惊动你,还望贤弟原谅。”

“忙个啥?天天净和祁寨主和吴庄主打些交道。这不,祁寨主说你们是儿女亲家。我想姑娘出嫁乡政府不但有所表示我们是把兄弟更得表示表示不是。”邢武说罢示意警卫员把礼品交给南霸天。

“庄主喜欢兵器,这是我心爱的三节鞭,我代表乡政府送给庄主啦!”郭川说道。

“哦!郭队长,夺人之爱让你破费啦!”南霸天高兴地接过鞭在手里把玩着。

“这是我和钟玉结婚时的一副手镯,就送给姑娘算是我添箱啦!”邢武介绍说。

“哎幺幺!兄弟,我说嘛,兄弟还是兄弟!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你瞧瞧!这亲近味来了吧?来人啊!准备酒席!”南霸天喜形于色。

“兄弟,刚才你说和……”

“你是说祁寨主和吴庄主与乡政府的关系是吧?他们啊……,不是我说你呀兄弟,你还蒙在鼓里吧!祁吴两家于我们联合了。”

“联合了?”

“不!是归顺啦!”郭川纠正说。

“咋个归顺法?”

“就是说他们愿意服从乡政府的领导!”郭川解释说。

“哦!”南霸天心里犯起嘀咕。“咋个服从法?”

“一切服从乡政府的指挥!”

“那他的武器也上交?”

“那是当然!”

“哦!”南霸天心里骂道:“老狐狸,玩我呀!咱走着瞧!”

祁家寨鼓乐响奏鞭炮齐鸣,林香的花轿在一片欢呼声中进了寨子。北霸天的六姨太太美人儿把林香从轿里牵出来,祁占胜背起林香在众人的拥挤下进了洞房。看热闹的人把洞房围得泼水不进。

“哎呀呀!!好漂亮的女子啊!你瞧那小脚,啧啧!!还有那身段,简直是仙女下凡!”

“还不知道是太太还是媳妇呢!”有人低声私语。

寨里一直闹到二更天,客人才陆续散去。拜天地的时间到了。主婚人高声叫道:“婚礼现在开始!”北霸天的大太太也就是在部队里当连长的儿子祁占山的母亲早死。北霸天和二姨太慢腾腾地来到堂屋。祁占胜和林香在佣人的搀扶下站在北霸天和二姨太面前。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

“好啦好啦!都免了!送林香进洞房!”北霸天打断主婚人的喊叫声。大家都感到莫名其妙。这正拜堂呢咋就不让拜了呢?

“大家都散了吧!我们还有军事大事要商量!”北霸天威严地说。大家听说有军事的事要商量都纷纷离去。

“王继!”

“到!”

“邢地!”

“到!”

“蔡好!”

“你们有占胜领着去何家寨把何好抓来!不要声张!”

“是!!!”

“爹?我……”

“干啥?今后你要上战场!八个头领死了七个!你不干谁干!”北霸天厉声训道。

祁占胜只好带着大家去了何家寨。众人的离去,堂屋里只有北霸天一个人,他抽了口雪茄烟,想起了吴家寨。吴灵各的女儿真的有病?难道这个老狐狸又在耍花招?

这时他想起新房里的林香,他霍地站起身来,把烟在桌子上狠狠地揉灭,出了正屋门向林香的洞房走去。他来到门外,在窗外看到林香还在头顶着头盖坐在床边。北霸天推门进去。林香听见有人进来,以为是祁占胜回来了。于是故意把身子扭向床里边。北霸天轻轻地把灯吹灭,他来到林香的身边。慢慢地掀去头盖,然后不慌不忙地解开林香的衣扣。林香半推半就地倒在床上。北霸天扑了上去。两个人云雨好大一阵子,北霸天终于如愿一场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