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67.html

第2章 深圳失守

越南战场,41集团军停止攻势,开始在谅山一带布防。

藏南战场,喜讯频传,除已歼灭的一个印军山地师外,以21集团军为主,47集团军复增援的坦克师共6万余人已完成对印军另外5个山地师的合围,估计包饺子就在这几天了,藏南将全部收复,同时,第61高原机步师已跨越国境线,向印度境内开拔。

并且,巴基斯坦已向印控克什米尔地区进发(据说克什米尔有中国驻军,但无官方支持的消息)。

南华与南北缅甸为新开辟的战场,美军8月底到达南缅甸的3000余人,在纠集南缅甸军约1.5万人后,同时向北缅甸及南华共和国发动进攻,以成都军区149山地机步师为主的力量,集合南华人民军2万人,北缅甸军队1.8万余人,进行阻击,形势一片大好。

朝鲜战场陷于胶着状态,美韩为主的联军对抗中朝盟军,战线在平壤以南约100公里处各有胜负。

上海战场,联军一部向北推进至江苏昆山吴淞江一带,在海空优势兵力的配合下,并站稳脚跟,意图与上海联军配合,双头并进,一旦形势有些严峻。

深圳战场,联军近两个小时,向前大幅推进近50公里,但随着广州军区以42集团军为主进行全力防守反击后,并且空军对宝安机场进行突然的空袭,取得一定的战果,但总的来说,无论地面部队还是空中力量,双方损失均不小,在深圳边界等地僵待下来,但是,深圳一地被联军占领已成事实。

总的来说,对于双方来言,都是有忧有喜,一半一半罢了。

也就是9月12日的下午,当双方还在鏖战时,俄罗斯宣布同意中国的购买要求,提供S-300PMU2地空导弹武器系统系统200套及全天候远程反坦克导弹系统“克利赞塔马 -S”150套,价格相当低,仅近4000万美元就成交,可以用出血大甩卖来形容了。

同时,俄罗斯首次在宣布征兵8万,并向远东又增派了2个战役战术导弹旅、1个地空导弹旅、1个反坦克旅,以加强远东地区的力量。

紧跟其后的是伊朗与委内瑞拉,宣布将提供低价石油给中国,以支援中国反抗帝国主义的战争。当然,鉴于目前中国没有制海权,从海上运输的可能性将变得微乎其微。

伊朗的石油可以想办法通过陆路运输,至于委内瑞拉石油,还是先等等吧。

同时,世界上的华人华侨已经有组织的对中国进行援助,联军对华战争半个月以来,以募捐到钱物高达2000多亿人民币,并且仍在不断的募捐中。

甚至,又出现了上世纪华人华侨支援祖国抗战的一幕幕,有志愿来中国进行后方服务的,甚至要求直接参军的。

经过半个月的争夺,国际上发现现在的中国,非常抗打击,虽然国内战场形势还不容乐观,但原以为以联军以十二国的兵力5面攻击,中国肯定顾此失彼,会吃大亏,结果却显示,不是这么回事。

反倒越南印度等国家却让人大跌眼镜一般,败退的速度之快,实在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原来曾是第三世界老大哥的中国,实力还是很强的!”

国际上原本不敢明确坚持中国的一些国家,现在口风开始有些变了,如孟加拉、古巴、玻利维亚、塞尔维亚及一些非洲、南美国家。

美国经过与中国的多次交锋后,终于发现,原来中国完全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么软弱与无能。

尽管在中国大陆的战场上取得了一些进展,但其付出的代价却是昂贵的。

双方领导人似乎都有些克制了,中国空军仍日复一日的轰炸日本本土,但对待美军或美国,自上一次突袭美国本土以后,中国与美国之间似乎有些了默契,双方都避免使用最新式的武器来刺激对方。

美国在中国轰炸本土后,并未象上一次一样采取报复行动,坊间传说中美之间在这方面达成共识,双方应在各自底线内避免使用包括电磁武器、核武器等可能造成极大后果的先进武器,以免战争进一步升级,至于中美两国外的其它国家(例如日本),就看各自的能力去“表演”吧。

9月12日15时,借着联军不断续的空袭导弹的声音,民兵训练营进入地下室的通道被炸毁,地下室通往其它地方的7条地道也在出口处炸塌6处,仅留下一处相对较为隐蔽的地道。

现在瓦窑排一带已被联军占领,训练营也就没有起到原先预料的防守意义,被联军地空火力一轰,地面建筑成了一堆废墟。地下室倒是没受到什么伤害,也只能是暂时作为武器仓库了,并且这么多的装备放在一起,得尽快进行转移。

蓝刚脸色难看地呆在与民兵训练营地下室的相连的一处地道里,地道位于地下15米深处,出口在红宝大厦后面的菜地里,相当隐蔽。

统计的结果出来了,全连损失兵力18人,另外受伤7人,其中还有两名重伤,估计挺不了多久了。

“不到四个小时的战斗,我连就损失了五分之一的兵力,这仗怎么打?”

王新汉来不及撤退,仍留在此地,他跟周必涛及几个连级以上军官商量了一下,认为深圳的失守应成定局,接下来的战斗应该着重于单兵或小组作战。

中国空军对日本仍不遗余力的轰炸,看来,传说有也可信的一面,一切真相,也许要到战后多少年才可能被揭晓,甚至,记过尘封在历史之中。

上官浩后背被一块弹片划过,留下一道长12公分的伤口,幸好伤口不深,医护兵在处理好之后,转过头说:

“你的命真好,7个伤员中,就你没什么大碍,不过不能让伤口接触水,平时也要注意卫生。”

“谢谢!”上官浩感激不尽地对医护兵说。

伤员被暂时安排在离地面约8米的训练营地下室里,靠着手电筒的光线,两名医护兵在紧张在做着手术,另有两名战士打打下手。

两名重伤员先后断气,一个伤在胸口,一个伤在头部,医护兵有些无奈,以目前他们的设备与技术,尚无力对这两个重伤员作有效的治疗。

看着刚才还在呻吟的一个重伤员就这样去了,上官浩有些沮丧,再看看满屋子的伤员,他不由得有些害怕,深怕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

两名战士无声无息地抬着英雄的遗体走了,这么炎热的天气,这么密闭的空间里,是不能存放的,但这样的环境,估计也是草草处理了吧。

蓝刚在自己的本子上写着什么,他轻声唵咽地说:

“小伙子们,我蓝刚对不住你们啊,走的时候都不能给你们立块碑。

你们放心的走吧,战争胜利后,不管我有没有活着,每年的清明,都会有人给你的上香的。”

旁边一个左手被打断的战士双目无神地看着地下室的天花板,他的手臂已止血并进行了包扎。

上官浩看着这个战士,年龄好象不超过20岁的样子。

意识到有人看着自己,这名战士回过头来。

“兄弟,有烟吗?”断手的伤员对上官浩说。

上官浩不抽烟,当然不会有烟了,他正为难着,蓝刚掏出一包精品“白沙”来,正要给每个人发一根。

“连长,请不要在这里抽烟。”医护兵提醒他这里还是“手术室”,蓝刚尴尬地笑了一下。

“去隔壁吧。”递了一根烟给那名战士。上官浩不想呆在这个有些沉闷还到处充满血腥味的临时手术室,跟着他去了隔壁。

“我叫张至申,啊,这家乡的烟就是有味道。哦,我是湖南的。”受伤的战士在上官浩的帮忙下,点着了烟。

“还是老乡啊,我长沙的,叫上官浩。手还痛吗?”上官浩关切地问了一句。

张至申目光又有些暗淡,叹了口气。

“唉,还有点痛,痛,不算什么啊。。。。。。”

上官浩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说自己的左手臂没了,这是正真让他“痛”的地方。

但张至申显然还算乐观,他又接着说:

“还好,命在,只是以后打鬼子,就不方便罗!”

上官浩半附和半鼓励,“呵呵,独臂英雄张至申!到处出了名别忘了兄弟们!”

“据说你枪法很准啊,唉,本来我也算半个狙击手了,落在我手里的鬼子都有4个了,这支88式,看来我是没法再摸了。”

“别这么说,只要习惯了,一样行的,我坚持你!”上官浩鼓舞着他。

“试试看吧!”张至申还是没有太多信心。

聊着聊着,烟抽完了,张至申有些满意地吸吸鼻子,说:

“我听连长说,你是个才子,给我们写点东西吧。”

上官浩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说:“都瞎说的,写的都不好。”

话虽这么说,但上官浩还是决定写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