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眼看蒋介石一生:从溪口到慈湖 追随孙中山,攀上政坛巅峰 31.蒋、李换兰谱,结盟称兄弟

方永刚 收藏 0 1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0.html[/size][/URL] 读者要了解蒋介石的一生,就不能不了解李宗仁。 李宗仁(1891—1969),字德邻,广西省临桂县人,家里世代务农,是一个地道的农家子弟。1908年考入广西陆军小学,他身材不高,却健壮敏捷,聪明机警,学习成绩总在前三名。17岁开始戎马生涯,在军界度过了40多个年头。1910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0.html


读者要了解蒋介石的一生,就不能不了解李宗仁。

李宗仁(1891—1969),字德邻,广西省临桂县人,家里世代务农,是一个地道的农家子弟。1908年考入广西陆军小学,他身材不高,却健壮敏捷,聪明机警,学习成绩总在前三名。17岁开始戎马生涯,在军界度过了40多个年头。1910年参加同盟会,1924年冬,经李济深、陈铭枢介绍,重新登记,加入国民党。从兴师讨袁、统一广西,到誓师北伐、抗日战争,身经数十战役,由护国军的一个排长,发迹到国民党一级陆军上将、国民政府代总统。


蒋介石和李宗仁如影随形,他们二人的名字往往是连在一起的。北伐这个时期,蒋介石是总司令兼第一军军长,李宗仁是第七军军长;十年内战时期,蒋、冯、阎、李四大派系各抱地势,钩心斗角,蒋、李都是主角,缺了哪一位,这出戏就休想唱得成;解放战争时期,蒋介石是总统,李是副总统,蒋介石要下野,就非要李宗仁当代总统不可,后来,中共权威人士评战犯名单时,蒋介石名列榜首,李宗仁紧随其后。到了台湾,蒋介石又要当总统;李宗仁去了美国,1965回到大陆。


他们二人的关系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一段中国现代史。两人都是中国历史舞台上的重要角色,因而发生了紧密的联系。他们时而联手并肩,时而刀兵相见,更多的是口头称兄道弟,心中各有算盘,同床异梦,共事多年,最后劳燕分飞。

蒋、李之事还须从他们金兰结义说起。人们都能记得《三国演义》开卷第一回便是“宴桃园豪杰三结义”,说的是两千多年前,刘备、关羽、张飞为匡扶汉室,在桃花盛开的季节,在张飞庄上桃园里,备下乌牛白马祭礼等项,三人再拜而说誓曰:“念刘备、关羽、张飞,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蒋、李结盟,就是按着传统方式进行的。在《李宗仁回忆录》中有所记载:蒋氏到长沙后,我时常在总司令部出入,有时是有公事接洽,有时却是闲谈。我去时也无须预先约定。一日,我在蒋先生的办公室内闲话,他坐在他的办公桌椅子上,我却坐在他的桌子旁一张木椅上。蒋亲切地问我说:“你今年几岁了?”

“37岁。”

蒋说:“我大你4岁。我要和你换帖。”所谓换帖,便是互换兰谱,结为异姓兄弟。我念头一转,心想蒋先生为什么来这一套封建的玩意儿呢?令我不解。

我说:“我是你的部下,我不敢当啊!同时我们革命也不应再讲旧的那一套啊!”

蒋说:“没关系,没关系,你不必客气。我们革命和中国旧传统并不冲突,换帖子后,是使我们更能亲如骨肉。”

他说着便打开抽屉,取出一份红纸写的兰谱来,原来他已经事先填写好了要我收下。我站起来说:“我实在惭愧得很,实在不敢当。”坚决不收。

蒋先生也站起来说:“你不要客气,你人好,你很能干……”我一面回话,一面向后退,表示不敢接受他的兰谱。他抢上两步,硬把他的兰谱塞入我的军服口袋里。并一再嘱咐我也写一份给他,弄得我非常尴尬。

辞出之后,我拿蒋先生所写的兰谱看看,那上面除一般兰谱上所共有的生辰八字和一般如兄如弟的一类例有的文字之外,还有蒋先生自己所撰的四句誓词,文曰:

谊属同志,情切同胞,同心一德,生死系之。

誓词之后,除“蒋中正”三字的签名之外,还附有“妻陈洁如”四字……

在蒋先生给我兰谱后某日,他又向我说:“你要写个帖子给我啊!”我把他的要求支吾过去。

又过些时,他又问我:“帖子写好了没有?”逼得我好难为情。推脱不了,我就说我不知道如何写法才好。

蒋说:“就照我给你的那种方式写罢。”

我就依样画葫芦,将蒋先生给我的帖子上那一套四言誓词,照抄上去,下署“李宗仁,妻郭德洁”送给蒋先生。他笑容可掬,郑重地说:“我们从今以后更加上一层亲切的关系,誓必同生共死,为完成国民革命而奋斗!”

北伐时期是蒋、李二人关系的“蜜月时期”,此后多是貌合神离,兵戎相见,斗心斗口,唇枪舌剑,以了终生。且说二人结拜之初,兄弟感情确实很热乎,心里有话就说,开诚布公,推心置腹。1926年12月,兄弟二人携手登庐山,在牯岭别墅里闲谈,李宗仁信口道来,无意中却触到了蒋介石的疼处。

蒋、李二人从第一军王柏龄师入湘作战谈起。在北伐军中,参战各军都取得了辉煌战果,唯有第一军军纪荡然,劣迹斑斑,战斗力极差,成为各军的笑柄。这使蒋介石很丢面子,他给王柏龄第一师和刘峙的第二师写了一份训词,痛加训斥。其中有句:“我最有光荣历史之第一军,阅世未久,即已堕落。须知第一军在精神上已成为革命政府之规范军队,今不能严振风纪,败坏第一军名誉,其害非小,而减损人民对革命之信仰,其害更大,尔等自问能在革命史上负此重咎否?”交谈中,蒋提及这个训词,并征求李的意见。

李宗仁说:“我已拜读过了,下面反映很好,早该如此严加管束,战斗力才能上去。今日总司令的地位,实际上已负荷了党、政、军的领导责任,日理万机,分身乏术哇。”蒋听了,立刻现出怡然自得的神情。

李继续说道:“总司令责任重大,远在前方,对黄埔军校一切事物,自然鞭长莫及,难于兼顾,倒不如另物色一位品学兼优、并热心致力军事教育的人才,担任黄埔校长的职位,假以事权,责以成效,必可训练出脚踏实地的优秀干部为国家服务。”蒋介石沉默无言。

李宗仁晓以利害,力劝蒋介石不要再兼军校校长,似乎有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劲头,接着往下说道:“你已经是统帅三军的总司令了,何必再兼那个军校校长?以免学生有天子门生的观念,自我特殊化。革命军中一有部队特殊化,它必然自外于人,故步自封,因而引起与其他部队对立的现象。如是,革命阵营便无法兼容并包,将致后患无穷。”李言毕,只见蒋介石如泥菩萨般僵坐在那里,直愣愣地望着盟兄弟,默不作声,态度顿时变为严肃。李宗仁见此情景,也只有言尽而退。

后来,总司令部在庐山召开军事会议,李在会间和邓演达、陈公博、陈铭枢三人闲谈,谈及此事,邓演达听了,不觉失笑,问道:“你和总司令说了吗?”

李说:“当然说啦!因为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可说的,而且是应该说的。我是忠心耿耿为国家着想,为蒋总司令练兵减少困难。”

邓笑着说:“糟了!糟了!你所要避免的,正是他所要制造的。他故意把军队系统化,造成他个人的军队。你要他不兼校长,不是与虎谋皮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