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眼看蒋介石一生:从溪口到慈湖 追随孙中山,攀上政坛巅峰 28.制造中山舰事件,攫取最高权力

方永刚 收藏 0 8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0.html


有史传学家说,中山舰事件是个谜,甚至是“千古之谜”。

蒋介石本人说:“等我死后看我的日记吧。”

周恩来说,中山舰事件“是蒋介石一手造成的”。

蒋介石逝世已经30年,人们并没有在他的日记中见到有关记载。显然他欺骗了与他同时代的人,他为什么说得那么含糊不清、模棱两可,是故弄玄虚,还是有所隐藏?

“二大”之后,蒋介石几次提出辞职,心情烦躁不安,忧虑、猜忌、多疑,他在三月上旬的日记中写道:“单枪匹马,前狼后虎,孤孽颠危,此吾今日之环境也。”为什么有这种心理呢?原来蒋介石对汪精卫当上了国民政府主席、军事委员会主席,还兼任军校的党代表,心怀不满,尤其对汪企图插手军队更难容忍。王懋功原是许崇智的部下,归附蒋介石后升为第一军第二师师长。王懋功亲近汪精卫,得以代理蒋介石任广州卫戍司令。1926年初,黄埔军校的经费被削减3万元,追加给第二师。1926年2月24日,国民政府成立两广统一委员会,拟将广西军队编为第八、第九军。蒋介石怀疑汪精卫、季山嘉准备把王懋功的第二师扩大为第七军,是有意笼络王懋功,而拆自己的台。

于是,蒋介石突然在2月26日将王懋功扣留,送他3000元旅费,一张船票,逐出广州,第二天便解往上海。接着调自己的亲信刘峙出任第二师师长。蒋介石自以为去掉了一块心病,得意地认为:“凡事皆有要着,要着一破,则纠纷不解自决。一月以来心坎忡扰,至此略定矣。”

他轻而易举地驱逐了王懋功,汪精卫未能对蒋介石的小动作做出积极反应,蒋介石又提出免除季山嘉的职务,汪精卫仍未置可否,进一步增加了蒋介石夺取更大权力的胆量,便要试着向共产党使用拳脚了。

在国民党“二大”选举过程中,完全采用无记名投票方式进行,选举的结果是共产党人占绝对优势,孙文主义学会的分子当选较少。选举开票完结以后,孙文主义学会的头头们就啰唣起来,蒋介石也大吃一惊,他对人感叹说:“就是10个孙文主义学会的会员,也不及一个共产党员的活动能力。”他由惊奇而怀疑,由怀疑而发生恐惧。由此,国民党内的新老右派西山会议派和孙文主义学会分子大肆活动,散布谣言,谋划拆散“广州的局面”。被共产党人称之为“造谣发动机”的王柏龄,3月17日在黄埔校园内散布说:“共产党在制造叛乱,阴谋策动海军局武装政变。”要他的部队“枕戈待旦”消灭共产党阴谋。


中山舰事件发生前,右派势力已多次准备夺取中山舰,遭到共产党人李之龙的反击。李之龙(1897—1928),湖北沔阳县人,中共早期党员,黄埔军校第一期生,曾任青年军人联合会主席团主席,孙文主义学会在蒋介石支持下,长期与青年军人联合会对立,以阴谋手段甚至公开挑衅、打斗的方式破坏青年军人联合会,孙文主义学会正密谋陷害李之龙。1925年10月调任广东革命政府海军局政治部少将主任。他查处了蒋介石的亲信、虎门要塞司令陈肇英的走私案,被蒋介石视为眼中钉。1926年3月初,李之龙被任命为代理海军局长、参谋厅长及中山舰长,晋升为中将,全权负责海军工作,成为当时广东国民政府中掌握海军指挥权的重要人物。中山舰即永丰舰,设备一流,是海军的旗舰。当时,孙文主义学会主要骨干、海军学校副校长欧阳格企图夺取中山舰的指挥权,遭李之龙的抵制,更加深了国民党右派对李之龙的仇恨,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中山舰事件的经过是这样的:3月18日,欧阳格派人来到李之龙的家,声称:“奉蒋校长的命令,有紧急之事,派战斗舰两艘开往黄埔,听候校长调遣。”并留下海军局作战科长邹毅的一封信,特意说明宝璧舰已定,请再派一艘。因为李之龙不在,由其夫人接待。

第二天上午,宝璧舰和中山舰开到黄埔,停泊在军校前面,生火待命。下午,因为苏联顾问要参观中山舰,所以李之龙又打电话请示蒋介石,要求将中山舰调回广州。蒋介石同意后,李之龙命令开回广州。此时,王柏龄、欧阳格等人隐瞒调中山舰到黄埔的真相,还造谣说,中山舰正在开回黄埔,“共产党要暴动,要推翻政府,中山舰开回黄埔要劫走校长,送往海参崴转莫斯科,中山舰已于昨日蹿泊黄埔海面,事态十分严重”。

3月19日下午,蒋介石自潮梅回到广州,开始实施预谋的方案,20日凌晨3点钟,他到造币厂开始行动,命令陈肇英、王柏龄执行逮捕李之龙的任务;刘峙执行扣押第二师各级党代表的任务;第二师第五团占领海军局,并解除海军局的武装;陈策、欧阳格执行占领中山舰并解除其武装的任务;吴铁城所部监视汪精卫、季山嘉及苏联代表团,以及全市著名共产党员的住宅和共产党的机关。

蒋介石严厉命令,只要任何方面的共产党一开枪反抗,王柏龄第二师、吴铁城新编第一师及公安部队,立即予以镇压。

同时,蒋介石宣布广州紧急戒严,荷枪实弹的警察倾巢出动,大街小巷,警笛声、吆喝声、砸门声混做一团。

李之龙新婚不久,半夜里,陈肇英、王柏龄带着十几个人破门而入,他夫妻俩从梦中惊醒,被从床上拖到地下,拳脚交加打了一顿,然后捆了起来。李之龙最初叫喊,他们就在他嘴里塞满了乱纸破布。陈肇英还亲自动手打李之龙并且吆喝道:“校长命令,把这个王八蛋捆紧些!”

另一路人马由刘峙率领,把第二师各级党代表捆起来的时候,这些党代表们莫名惊诧,不是国共合作吗,昨晚还同桌共餐,怎么突然就翻脸不认人了呢?大家还很从容地说:“我们问心无愧,不知为了什么?见了校长再说吧。”

20日上午10时,周恩来到造币厂去见蒋介石,他带着四个武装卫士,到了造币厂,也被缴械。周恩来见着蒋介石,蒋告诉他:“李之龙及中山舰有叛变的嫌疑,幸亏发觉得早,李之龙已被捕,中山舰解除了武装,第二师的所有共产党员,为了保障他们的安全,已集中看管。”

周恩来郑重地对蒋介石说:“校长,现在首要的问题是澄清事实。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兴师动众,大肆抓捕,你考虑到后果了吗?”

“既然校长说,为了保障第二师各级党代表的安全,进行集中管理,那么为什么将他们捆绑起来呢?”

蒋介石无言以对,大骂刘峙胡来,并答应立即释放被押人员。

周恩来从造币厂出来,又去找汪精卫,只见“他气得两眼发直,用手捶胸,以头碰壁,他简直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毫无主意”。

从党、政、军几个方面来说,汪精卫都是蒋介石的上司,但蒋介石在汪毫不知晓的情况下,悍然发动“中山舰事变”,显然没把汪放在眼里。这使汪十分气恼,但对蒋又无可奈何,便称病不出。

蒋介石心知肚明,表面文章还是要做的,学古人廉颇“负荆请罪”,他找上门来,向汪精卫作解释,两个人话不投机半句多,不欢而散。

接着便是汪精卫提出辞职,离开广州出国。他后来说:“3月20日之事,事前中央执行委员会政治委员会没有知道,我是政治委员会主席,我的责任应该怎样?3月20日广州戒严,军事委员会并没有知道,我是军事委员会主席,我的责任应该怎样?3月20日,第二师团党代表以下都被拘留,我是国民革命军总代表,我的责任应该怎样?我这时候,以为不问事情做得错不错,而这件事情做法不能说不错。我只责己而不责人,我以为皆我不能尽职所致,所以我引咎辞职。”

蒋介石气走了汪精卫,并解除了季山嘉的聘约,接着便按预定的步骤开始清党。首先从他的第一军开始,清退所有党代表,这次不是五花大绑,而是礼送。4月20日,他宴请退出第一军的党代表及官长,在致辞时说:“李之龙的事情要等我死了之后,才可以完全发表。现在事情还没有十分明白,我亦不愿意十分追究。李之龙究竟是自己的学生,如果我的学生不好,就是我自家不好,然而现在一时是不能释放的。”(1928年李之龙在广州白色恐怖中被杀害)

中山舰事件之后,蒋介石发表了一连串的讲话,表明自己的清白,声称“此事件只是个人问题,完全与共产党团体是没有关系的”。但是,“会说的不如会听的”,说得再好听也瞒不过世人雪亮的眼睛。面子还是要维护的,于是采取了具体行动,将王柏龄免职,限令立即离开广州;免去陈肇英虎门要塞司令职务,责令离开广州;免去吴铁城本兼各职,送虎门要塞监禁;欧阳格、陈策、徐桴受到处分。

中山舰事件气走了汪精卫,打击了左派,排挤了共产党,扩大了中派和右派的势力,从此,蒋介石个人独裁的局面开始形成了。

1926年5月5日,国民党二届二中全会在广州召开,会议完全由蒋介石操纵,通过了《整理党务案》。根据此案,改组了国民党中央领导机构,此前担任国民党中央部长的共产党员,组织部长谭平山、代理宣传部长毛泽东、农民部长林祖涵、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长刘伯垂等全部被撤换。蒋介石担任了组织部长(蒋介石从上海召来陈果夫代理)、军人部部长、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请出张静江担任了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谭延闿代理中央政治会议主席兼国民政府主席。时人皆知,张静江是蒋介石的盟兄,而谭延闿被称为“药中甘草”,按此人的习性,绝不会对蒋介石构成威胁,只能充当一枚橡皮图章而已。

这样,蒋介石自参加同盟会以来17年,从出任黄埔军校校长以来仅2年,在孙中山逝世15个月后,就实现了大权独揽,开始了个人独裁的局面。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进行北伐战争,向北洋军阀开战。此时,蒋介石“梦中至大至极的目标……成为中国独一无二的领袖”(陈洁如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