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二野普通战士的回忆录 正文 二十九。筑路在达马拉山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0.html


二十九. 筑路达马拉山上

一九五一年三月份在内地已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了,可是在高原上还是冰雪覆盖大地。但也不象冬天那么冷了,向阳的地方积雪开始融化。经过一冬的饥寒交迫,后方同志百般努力,以藏胞组成的牦牛运输队把粮食源源不断地运到昌都,部队一天两餐可以吃饭了。这时中央和西藏当局的谈判正在北京进行,我们在昌都处于停止待命的状态。为了进军西藏建设边疆巩固国防,国家在加紧修筑康藏公路。从甘孜往昌都修的有五十三师、五十四师,还有国家给派的几个工兵团和技工大队。我们师从昌都往后修。昌都以东是一座四千多米高的达马拉山,师直修山下、我们团修山上、一五六(八)团修山东面热亚到山顶,一五四团因在昌都西另有任务没有参加修路。各路人马都在奋斗。单说我们团修路情况,接到任务后,修路首先遇到的是工具问题。西藏不象内地可以向老百姓借或到市面上去买,这里的铁器是相当难得的,整个昌都连个铁匠铺都找不到。修路最普通的工具是洋镐、铁锨、钢钎、铁锤、筐、扛、绳索,部队仅有很小的镐和锨是打仗时修筑工事和行军埋灶作用,修筑公路也不适用。就在这种条件下我们接受了任务上山修路。常言说:“人上千,三十六行样样全”能工巧匠各种人材都有,再说不会的可以学,天下无难事,只要肯用心。团里让各连献人材献技术,会打铁的组成铁工班、做合绳的组成纺绳组、会编筐的编筐,就这样向达马拉山开战了。我们要让高山低头河水让路,大喝一声我来了,三山五岳开道。我们三营修山顶最高处,搭帐篷没有平地,只好在高的一面用洋镐铁锨把它挖下去,将它挖成象撮箕形状把帐篷搭起来。这样一来帐篷是搭起了,可第二个问题又来了,经这一挖,地下的水就流出来了,地上水汪汪的。不要说睡觉就是站着也没法站,只好找些细小树枝铺在下面,再在四周和前面挖上排水沟,排出帐篷外面,在树枝上铺上帆布,人就谁在上面。每睡一晚上被子就变得象浸了水一样,在山上修了两个月的路就住了两个月象水牢一样的帐篷。战士们没有人叫苦,也不以此为苦,反而说睡在树枝上赛过钢丝床,床下流着“自来水”,洗脚不下床。山上的气候变化无常,虽然已是早春,但山上还经常下着雪。在雪花飘飘的时候,我们仍不停地干着活、愉快地唱着“雪花飘呀、汗水淌,我们把荒山变了样,公路像云里一条龙,弯弯曲曲上山岗,连接着北京和拉萨,沟通了内地和边疆。。。。”歌声响彻山谷冲上云霄。在劳动中大家互相竞赛做劳动模范,甘愿为人民多流汗,成吨重的大石头几个人一用力就把它推下山谷,它一边滚动一边发出轰隆隆的巨响滚向很深很深的峡谷中。施工中大家互相竞赛,看谁干的快修的质量好,我们班有个卫生员力气特别大,他本来名叫林志州,因气力大,大家给他起了个绰号“老牛”,大意是力大无比。谁都不敢和他抬土筐,自从我到了班里他有了对手,每次我们俩都挑最大的筐,大家尽量装,谁都不在乎。有时抬个双筐,几天之后,“老牛”才服气。班上用的工具,镐把、铁锨把、杠子经常断,山上又没有树,要砍些木棒做这些工具必须下山走几十里才能找到。我常带上两三人下山去砍木棒,每次去都是天不亮下山,天黑才扛着成百斤的湿木棒回来。

在山上修路饭可以吃饱,但是没有菜吃。这时天气也渐渐地暖和了,山下长起了青青的野菜,我们就每个班派一个力气小的同志下山为大家采摘野菜。从甘孜进军以来大家就没有尝过新鲜蔬菜的味道了。当采菜人采回灰灰菜、冬旱菜,大家吃着格外新鲜。有时采回些野葱便成了调味的珍品,做为给病号做饭的调料。

人心没尽,在饥饿时总想着什么时候能吃顿饱饭,吃不吃菜没关系,一旦有了饭吃就想吃菜了。按说这也不算要求过分,可在昌都这个地方吃点蔬菜比山珍海味还难。因为西藏人不习惯吃菜,西藏气候也不太适应蔬菜生长。为了让大家能够吃上点新鲜蔬菜,我在上山时就往家写了一封信,让父亲想法给寄点菜籽来。因交通不便邮局不寄包裹,父亲用一个牛皮纸糊的信封在信封里装了些白菜籽。接到信后如获至宝,大家动手在山坡上挖了一小块地,修的平平整整小心翼翼的把菜籽撒在土中。没有几天菜籽就发出了嫩芽破土而出,大家像爱护婴儿一样每天给它浇水、施肥,不到一个月小白菜长的水汪汪的,为大家尝了鲜,也从实践中得出了西藏是可以种白菜的。

在达马拉山修路期间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当局经过谈判达成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十七条协议,其内容主要是西藏政府承认西藏是祖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为了统一祖国驱除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西藏政府要协助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人民解放军要尊重西藏人民的风俗习惯、信教自由。在中央统一领导下西藏成立自治区实行民族自治,还有达赖、班禅的故有地位不变等问题,迎接班禅回西藏。因为西藏有两个教派,一个以达赖为首的住在拉萨,一个以班禅为首住在日喀则。这两派在政治上班禅是亲汉派,达赖是亲英派。因英国在西藏势力大,在一九O四年达赖在英帝国主义支持下,将班禅赶到青海,达赖就独霸了整个西藏。这次协议达赖、班禅故有地位就是指的这个问题。不是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班禅是回不了西藏的。

我们听到这个好消息,高兴的满山红旗飞舞,宣传队敲锣打鼓说快板,各营分头开了庆祝大会。会后部队情绪更高,修路的劲头更大了,筑路任务提前完成了,我们又接受了向拉萨进军的任务。

在向拉萨进军之前,二营卫生班长犯了错误,又把我调到二营当班长。至此我已在一二三营都走遍了。我把自己比做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