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牺牲在天亮前一刻

t38209 收藏 1 107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战争可以用数字来统计,可是战士们付出的代价呢?战争这部辞典中,辉煌与惨烈却是同义词。许多人只看到了辉煌却没有看到这背后的惨烈。那些用生命为广东的解放奠基的勇士,当祝捷的锣鼓敲响时,却再也无法分享用鲜血换来的胜利!

以上这段话出自当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某部首长。

1948年底,广东番禺县县委接上级通知,决定在禺北的帽峰山地区组一支游击队(抗战时期曾有过),主要战略重点是为迎接南下解放大军解放广州城,作必要的武装斗争。这支人枪不足百的武装,不少是参加过抗战的老同志,队长是当年广游二支队老战士,指导员是个讲北方口音的党员。因为军费不够,装备差,队伍里没有电台,交通员是主要的情报传递,交通员都由懂本地话的同志担任。波仔,就是其中一位。

指导员特喜欢波仔,有一次还亲手为波仔颁奖(一只熟斑鸠)。波仔受奖是及时把侦察员的情报送回队部,队部火速出兵,大源洞战斗,获得全胜。这仗令广州城的国民党军震惊,以为粤北的粤赣湘边纵队已经挺进至离广州城只有几十里的帽峰山一带。

从事战争年代的情报工作,交通员是重要一环,危险性比冲锋陷阵的战士更大。

1949年8月,一天上午。波仔从禺南县委听完了任务,自己反复背了几遍,记住了。于是一人步行往北走,回帽峰山。按内部纪律,特重要情报不能纸笔记录带在身,以防中途遇盘查泄露。走到罗岗长平,要过国军保安团的检查站了。机智的波仔发现今天比前天来时严格了,光背枪的就多了七八个(一个班),最特别是有一个穿便衣不陪枪的中年人。这人个头不高,小眼睛,嘴唇上稀疏几根短须,眼神隐隐约约有一股杀气。“这次可能遇到麻烦了”波仔心里一沉,“指导员教导我们交通员必须沉着冷静”

前面有一个商人打扮的行理被翻了一遍,放行了,但两瓶西药被强行没收了。

轮到波仔了。照例检查,没违禁品,放行。波仔暗自幸运,过了检查站急步向北走,再过几里路就进山了。就在此时,听到哨兵大喊:小孩,回来。“赶紧跑。不行。一跑就暴露了”于是,波仔装着顺从的回到检查站。原来,“小眼睛”要亲自再检一次。“小眼睛”凭他十几年干特务的经历

一眼就发觉这小孩有问题,兵荒马乱,一个十几岁小孩往游击区走,十分可疑。波仔被扛枪的兵押到办公室。办公室是一间平房,房内一台一椅,墙角有一上了锁的柜子。

小眼睛坐在椅子上,把波仔看了好一会儿,然后问“哪里人?叫什么名?”“番禺同升乡人。邝波(真名实姓是邝镜波)”“同升乡,同升乡就是竹料。你小子当阿叔外乡人吗。”小眼睛有点得意,接着问:“小小年纪,单独一人跑罗岗,还向山里去,难道去探外婆!”一提起外婆,波仔就想起死去的父母亲,情不自禁的说:“外婆阿妈都死了,清明我才上山拜她们!”“费话少说,你们队长给了你什么任务?”小眼睛来了个大胆的假定,把波仔游击看待,也许这两年他和共产党游击队经常打交道。他这冷不防一枪,波仔心里吓了一跳,但瞬间,波仔恢复了平静,“我没有队长,我是给地主干活的。”可就是这“瞬间”,小眼睛认定眼前这个就是他们要抓的游击队。后来,波仔被关进广州仓边路监狱。

在狱中,敌人尽管用尽各种刑,依然毫无所获,波仔此终没有变节。

1949年10月14日下午,广州城解放。就在这前夕,仓边路监狱的政治犯,被反动派集体屠杀。波仔,邝镜波烈士,牺牲时年仅次15岁。

帽峰山游击队,于年底,开赴禺南,正式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粤赣湘边纵队番禺独立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