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二野普通战士的回忆录(之三十。向沙丁宗进军)[参赛]

小老百姓一个 收藏 13 29219
导读:录入者按语: 我爷爷参军时的部队是149师446团的前身----刘邓大军的“老九团”,后来的番号是“中野一纵二十旅五十九团”,渡江前整编为“二野五兵团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进军西藏时“西南军区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后来是“西藏军区五十二师一五五团”。五八年爷爷得了高原病回到西藏军区川办。老部队在文革中和五十军一四九师对换番号并换防到四川乐山、眉山地区,就成为了直到今天的中国陆军一四九师四四六团。爷爷在七、八十年代经常到乐山去“回娘家”看望。爷爷一辈子对老部队怀有深厚感情,一九八三年爷爷由

点击了解更多野战军的故事




录入者按语:

我爷爷参军时的部队是149师446团的前身----刘邓大军的“老九团”,后来的番号是“中野一纵二十旅五十九团”,渡江前整编为“二野五兵团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进军西藏时“西南军区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后来是“西藏军区五十二师一五五团”。五八年爷爷得了高原病回到西藏军区川办。老部队在文革中和五十军一四九师对换番号并换防到四川乐山、眉山地区,就成为了直到今天的中国陆军一四九师四四六团。爷爷在七、八十年代经常到乐山去“回娘家”看望。爷爷一辈子对老部队怀有深厚感情,一九八三年爷爷由于眼睛(心脏病、糖尿病并发症)看不见了,在家休息。用毛笔写大字在废报纸上,由我奶奶用钢笔誊写到笔记本上,成就了这个回忆录。所以这个本子来之不易,在爷爷去世十一周年祭日里我和我父亲决定把这个回忆录发到铁血上,以表示对爷爷的纪念和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热爱。并以我爷爷的回忆录来参加铁血中国历史版主办的“野战军故事”的征文活动。



三十. 向沙丁宗进军

一九五一年我们按照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条协议,解放军要进驻拉萨。我们空军已经对昌都试航成功,对部队的供给进行空投,给养、供应、被服、装备统统由空中源源不断的运来,当然这种运输代价是很高的,每斤米的代价都在两三元钱。中央不惜任何代价尽量保证我们的供应,当内地团以上干部发呢子服时,我们每人都穿上了呢子军装。还发了羊羔毛皮袄皮裤皮大衣,武器也更新了,队伍看上去非常威武雄壮。

部队又从青海买来了很多马,每个班都有两三匹骡马,行军不再象昌都战役负重那样多了。这时张国华军长也从甘孜到了昌都,随同一五四团三营先到拉萨,一五四团一营二营分别进驻亚东和日喀则。张经武代表中央全权代表,由印度到亚东把达赖迎回拉萨。因为西藏得到和平解放,再加上交通不便,运输困难,到拉萨的部队不能多。我十八军所属的五十三师、五十四师和我们师的一五六团因与一五八团合并也同五十三师留在后方,到甘孜修筑飞机场。我们团沿着穷八站、富八站、不穷不富又八站共计二十四马站向着拉萨方向前进。部队行军的负重减轻了,增加了马匹,但是马要吃草吃料,到住地后除了给人煮饭吃外,还要给马打马草晚上还要喂马。所以这段行军也并不轻松,尤其是山路时为防止马失蹄掉进山沟里,还需要小心地照顾它。有一次在过一个雪山时,马一蹄子踩空,眼看就要掉到沟里,我赶紧上前用膀子扛了它一肩,使马没有掉下去。

从昌都出发走嘉义、过落龙宗、边坝、顾板度、恩竹根到了沙丁宗,团部驻扎雪本嘎。在向沙丁宗进军途中,经过几座有名的大山,如嘉义大山、瓦河山、赛瓦河、单达山,这些山都在六千米以上,终年积雪不断。每翻一座山都要两天时间,头一天住在山半坡上,第二天天不亮就得出发。要赶在十二点钟以前翻过山顶,否则在两点以后就会风雪大作,天气突然变坏,空气稀薄的使人窒息。尤其是对有心脏肺脏不太健康的人更为不利,会发生突倒在地口吐白沫,急救多半无效,死亡率甚高。所以每次过大山都必须在头一天下午赶到半山腰,让大家吃好饭后好好休息一个晚上第二天才有充足的力气爬山。在山上不宜多说话,更不能象平常那样唱歌拉歌。在山顶上不能休息,有时一坐下来就再也起不来了。西藏人把这些都说成是山神发怒,是对人们的惩罚,其实它是地势高空气稀薄、氧分低、吸入肺部的氧气少造成组织缺氧的缘故。在高山顶上气候变化快,在这时氧气更少,所以要赶在中午之前过山。

在高原紫外线特别强,如在雪地上行军必须带上有保护色的眼睛。在进军前我们每人都发的有这种风镜,有个别同志带上镜子不方便、或满不在乎不戴风镜,过山后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就是看不见东西,而且疼痛难忍,这是得了雪盲症的缘故。教导员王长义同志为了教育大家,牵着这些同志到各连现身说法,并批评他们不按规定戴风镜,不相信科学,让大家在过山或雪地行军时一定要按规定做好防护。

在过单达山时山上积雪甚深,看不到一点路的痕迹。部队找了当地藏胞作向导,向导说:“今年雪来的早,大雪已封了山,这里的人在雪封山之后是不能过山的”。部队向藏胞说明我们不能等雪化了才走,因为任务紧急让他想法帮助部队过山。最后想出了用牦牛踏路的办法,雇了上百条牦牛,让藏胞赶着在前面走。因为牦牛不象我们的黄牛和水牛,它适应高原气候,耐寒爬山能力特别强。牦牛走过之后就有一条象战壕一样的雪沟,部队跟在牦牛后面沿着雪沟前进。到了山顶,随军记者魏克同志写了一首醒目的诗在雪地上,其内容我还记个大概:诗曰“单达山高六千三,进军西藏一险关,英雄踏破三尺雪,浩气惊破美帝胆”。在风雪中我们翻了六千三百公尺高的单达山,部队象一条铁流奔向前方。

部队到了沙丁宗,领导确定停止在此地过冬。为了顺利度过严冬首先要为马割到足够一冬吃的马草,还要为人打够取暖做饭的烧柴。西藏冬季来的早,我们到沙丁宗草已到枯黄的时候了。再不抓紧一落雪就被雪掩埋什么也看不到了。因此我们每天天不亮就上山割草,天黑的看不见了才回来。同志们之间开展了革命竞赛,看谁割的草好草多。为了割到好草,我爬到一座山上的树林里,这里长的有一种野燕麦,是马最爱吃的草,但这种草多生长在灌木丛中,割的时候经常被灌木丛上的刺将手刺破。又因地势高已有很多积雪,还得将雪扒开。天气渐渐一天比一天冷,割草的镰刀都不敢用手去摸,一摸能把手粘住。部队里也有些二百五战士,有人逗他说:“你不敢用舌头舔一下镰刀”,他逞能说“敢”随即用舌头去舔,这一舔不当紧把舌头粘掉一块皮。天冷的滴水即成冰,有一天割完一大捆草正要准备往回走,天气突然大变大雪飘飘而下,回来的路上落了厚厚的一层白雪。路本来就不好走,加上背了上百斤重的草,一步一滑,有时就象滑冰一样一溜就是几米远,有时滑倒了爬起来再走,就这样谁也舍不得丢一把草。在满腔革命热血的战士面前没有任何困难能够阻挡我们前进,克服了困难就是胜利。再反过来说,胜利的过程也就是克服困难的过程。经过大家的努力我们又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在任务完成后领导上又安排我到拉萨军卫生部成立的医训队学习。


(上节:筑路在达马拉山上http://bbs.tiexue.net/post_4946669_1.html

下节:在拉萨医训队学习http://bbs.tiexue.net/post_4952375_1.html)




=============================================================================================

共和国野战军,他们是现代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他们是共和国抗美援朝,维护祖国统一的先锋。我们特向全体铁血网友发出征文邀请,您或你身边的亲友有些什么关于野战军的经历故事,欢迎写下来,和大家一起分享,更有机会赢取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65式指北针(地质罗盘仪) 哈光正品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君品行地址::点击进入



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3/17 18:41:17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