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让弱智弟弟捐肾救兄 医院称难过伦理关(图)


母亲让弱智弟弟捐肾救兄 医院称难过伦理关(图)

古新城 右 和 古新莹

你是我兄弟现实版


为救身患尿毒症中末期的二儿子,鼻癌复发的母亲放弃治疗,并提议由弱智的四儿子捐肾救哥,但医生拒绝了这个请求:因为他无法确定这是否老四的真实意愿。这个手术做还是不做,成了一个难题……


35岁的古新城来自梅州五华,在去年年末被查出患有尿毒症。胸腹腔严重积水的他原本指望家中能帮他筹集一些治疗费,但他的母亲在春节时被查出鼻癌复发。“如果你治了,我就不治了!”母亲这样对古新城说。


前日,处于尿毒症中末期的古新城带着要为他捐肾但却有点弱智的弟弟古新莹住进了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的住院部。弟弟古新莹六项配对指标符合为古新城接下来的换肾手术提供了极好的肾源。经古家全家商议通过,由古新莹为哥哥捐肾。


“我不知道!”30岁的古新莹在回答记者是否愿意捐肾等问题时这样说。古新莹是古新城的亲弟弟,智力上不及常人。他这样的回答,是害羞,还是不清楚,又或是不愿意呢?


“在伦理上能否通过,是第一大问题。”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器官移植科主任医师蒙善东在接收了这一病例后这样对记者说道。在此前,该院从未处理过类似古家兄弟这样的病例。


先救谁?一边是鼻癌的母亲 一边是患尿毒症的儿子


古新城的求助帖,是由他的同学黄先生发到本报大洋网上的。贫穷,身患尿毒症毗邻死亡与母亲鼻癌复发的两难冲突,向社会求助,是这张帖子给人的印象。 但到底有多难?昨日下午,与黄先生约定后,记者来到了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住院部14楼。


“如果你治了,我就不治了!”躺在病床上的古新城面色灰白,在讲述母亲与他的对话时哽咽起来。他说,发现自己患病是在2010年的12月28日。当天凌晨两三点时,自觉身体健康的古新城突然剧烈呕吐起来。


当第二天前往医院检查时,随即被查出患有慢性肾功能衰竭。转院后再次检查,更被确定为患有尿毒症。在广州打工10年、并已娶妻生子的古新城,对此起初并不相信,因为在此前“一点症状都没有!”


但前后的几次检查,都无一例外确认了这一残酷的现实。接下来的保守治疗,更很快花去了古新城并不多的储蓄的大半。直至2011年1月25日,在花了2万多元治疗费、却无法缓解病情后,古新城听取了医生的意见,决定换肾,随后很快出院赶回梅州五华老家,目的是希望求得家中的经济援助,帮助自己完成换肾手术。


可是,当古新城赶回家中时,却发现母亲经常会不自觉地流出鼻水,身上还有一股酸臭味。联想到母亲此前曾患有鼻癌接受过化疗,古新城和3位兄弟立即将母亲送往医院检查。结果,很快证实了这一不好的预期。


“祸不单行呀.......”说到此处,古新城苦笑着摇头,面露悲色。他说,自己有3个兄弟。大哥和三弟都在打工,并已组建了家庭。四弟由于“比较蠢”,在家务农。古新城和母亲同时患重病后,家里不知道是筹钱给他治,还是给母亲治。缺钱,救谁呢?古新城就此断了向家中求助的念头。


由谁捐肾?全家商议让弱智的弟弟提供肾源


可是,难道就这样放弃吗?有一个9岁孩子的古新城自然不甘心,并在咨询医生后,于前日带着弟弟古新莹来到了广州。换肾,用弟弟的肾救自己一命,并同时求助于亲朋好友和社会。


弟弟同意吗?在进入病房时,记者对古新莹的第一印象,也正如古新城所说的“有点蠢”。古新城说,起初家里是打算让他的父亲来捐肾的,但医生却说,父亲年事已高,肾脏不符合要求,所以才决定让古新莹来捐肾。作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大哥和三弟都已经结婚,要养家糊口。唯独古新莹一直在家种田,也“比较蠢一点,书都没读到,只会写自己的名字……未讨老婆。”当然,“我们也想给他讨个老婆,但现在很难。”


这个问题,记者也同样问了古新莹。坐在古新城的旁边,古新莹瞪着眼睛看了记者几秒,然后先向右边扭头,两只手交叉在一起,随后又突然向左转,躲在古新城的身后,同时嘀咕了一句,隐约是“不知道”。什么?记者追问,古新莹不再说话。古新城说,他说不知道,但其实他是同意了,现在只是有点害羞。


那么,捐肾的伤害,古新莹又是否知道呢?古新莹没有说话,古新城替他回答道,问过医生,这方面大的影响没有,但多少有点伤害。以后,重的体力活就要少做一点。


古新城说,提出让古新莹捐肾是家里开会“我们提出来的”,并称他们4个兄弟感情很好,平时过年过节都是在一起过。而在决定让古新莹捐肾后,母亲也格外强调,古新莹捐肾后,将来他就是没讨到老婆,几个兄弟也要照顾他。为什么?“因为我们都是兄弟。”古新城说。


而从病房出来,医院的工作人员用梅州话与古新莹有过一段对话,随后他告诉记者,古新莹称,捐肾是由母亲提出来的,至于他愿意不愿意,则依然是“不知道”。


医院为何为难?


面临伦理问题


“在伦理上能否通过,是第一大问题。”蒙善东说,从以往的病例和此次检查结果来看,古新城的病情的确已经是刻不容缓了。比如,肌酐指标达到1300多,是普通人的10倍;胸腹腔严重积液,两个肾已经萎缩。而古新莹从目前来看,六项指标也都达到了肾脏的配对要求。但是,他们的手术能否实施,首先必须过“伦理”这一关。


蒙善东说,古新城大约在两个月之前就带着古新莹找过他,要求进行换肾手术,他当时觉得古新莹智力上有问题,因而拒绝了这一要求。由于古新城强烈要求,并反复陈述其家的困难情况,蒙善东最终还是接收了他们。不过,蒙善东强调,这并不代表手术就一定会施行,因为类似这样的器官移植手术,古新城必须提供一系列的证明文件,比如,由当地派出所、街道出具的户籍证明,证明古新城和古新莹的直系亲属关系;古家全体成员(包括父母兄弟等)的同意书等等。之后,还要将这一系列的材料提交给医院伦理委员会讨论。假使讨论通过,还需提交至广东省卫生厅,获批准后才能进行手术。


能否通过?蒙善东说他无法作出判断。从古家保持血脉存续的角度,让古新莹捐肾或许是值得的,但从古新莹个人角度出发,弱智的他能否作出这样的行为判断,又是否公平呢?他说,这样的问题由伦理委员会来决定。实际上,古新城目前已经准备好了一系列的证明文件,在对古新莹作出进一步检查后,这个问题下周就将提交伦理委员会讨论。


其他难题:


手术还缺5万元


蒙善东说,古家两兄弟的手术费用大约需要9万元左右。他曾建议让古新城另外找肾配对,但这样下来,手术费大约要20万元左右,而且一时也难以找到合适的肾源,所以古家考虑后,还是决定用古新莹的肾。古新城的同学黄先生说,二三十名同学已经为他筹集了1万多元,但这些钱只是杯水车薪。即使加上古新城自己存的3万多元,缺口还很大。他衷心希望好心人能帮帮古新城。


做手术的条件


1准备一系列证明文件


户籍证明


家庭全体成员同意书


2提交医院伦理委员会讨论


3提交广东省卫生厅批准


爱心联系方式:


黄先生:13922332815


家庭概况


母亲:鼻癌复发


父亲:年纪太大


老大:打工,已婚


老二:尿毒症,已婚


老三:打工,已婚


老四:弱智,未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