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0.html


1906年4月,蒋介石带着母亲和妻子千方百计筹措的学费到了日本。此时,蒋介石对未来有许多设计,主要目标是到日本学习军事,但这位立志纵马疆场的年轻人,并不能进入他所向往的军官学校。这是为什么呢?蒋后来回忆说:“当时日本规定中国学生要入日本军队受训,必须由中国陆军部保送。我既非政府保送,自然不能入伍。”

这很使蒋介石失望,但是既然来到日本,当然不便空手回去,于是在东京清华学校补习了半年日语。

这年冬天,蒋母来信,催蒋回家主持妹妹瑞莲婚事,实则是蒋母抱孙子心切,为实现这一愿望,催儿子回乡夫妻团圆。此时,就蒋介石本人说,他听说国内保定军校明年将招生,中国学生以此为跳板可以正式进入日本军校。于是,在瑞雪纷飞的日子里,蒋介石返回了溪口。

蒋回国第二年(1907年),果然遇到了好机会,他后来回忆说:

到了第二年,清廷陆军部在保定创立了通国陆军学堂,向各省招考学生,规定每省选考40人,可是浙江省的40人名额,大多数已被清廷实施军事教育而设立的武备学堂与弁目学堂保送入学的学生所占去,剩下只有14个名额全省青年千余人在杭州报考,我就是这14个名额中考取的一个人。

这个通国陆军学堂,便是日后的保定军校,它是清廷经甲午战争打击,体会到建军重要性后,举办的聘请外籍教官、为中国训练军事干部的核心学校。

保定军校位于保定府城东北,校园面积4平方公里,呈正方形。军校北部原是一座关帝武圣庙,庙中两棵并立的柏树挺拔高耸,两树中间悬一口大钟,军校的一切活动均以钟声为号。关帝庙左右,对称建有讲堂和宿舍,步兵连队住西部,骑、炮、工、辎重连队学生住东部。关帝庙南部是坪场,长官常在这里给学生训话。向南穿过坪场拾阶而上,便是礼堂,大门坐北向南。军校南部为教官住宅,宅区界以围墙,成为禁区,学生不准随便进入。从关帝庙而南,一条甬路直通军校大门,门外是广阔的操场。校内有马厩,专门为骑兵连备养百匹战马,全校用电灯照明,这在当时是罕见的。

蒋介石在保定军校主修炮科,当时,保定军校开有步、骑、炮、工、辎重五科,蒋介石独青睐炮科,是有其道理的。自鸦片战争以来,外国侵略者对中国的威胁,主要在于坚船利炮上,尤其是当单纯以军事方面考虑的话,恐怕给中国人惊惧最多的还是炮火。所以,这也成为炮兵独具吸引力的地方。由于学校教官大部分为外国军校的留学生和外国顾问,具有较高的军事素质,再加上教学管理严格且有条理,所以该校出过不少军事人才,许多毕业生成为北洋军队、地方军阀和后来国民党军队里的高级将领,在蒋介石发迹后重用的军事人才中,有不少保定军校学炮兵的,如张群、陈诚、何应钦、张治中等。

蒋介石在保定军校是一位很有影响力的风云人物,他一入校就以没有辫子而引人注目,遭到议论。须知这里是清政府主办的军官学校,有无辫子可是个极为敏感的政治问题。幸好此时清政府已处在日暮途穷的时期,外有东西方帝国主义的威胁,同时在国内受西方影响,改良主义之风日盛,在大城市里和经济发达地区不少人已经剪掉辫子。清政府迫于形势也莫可奈何,不再敢把没有辫子视为叛逆加以镇压,有无辫子已不再成为影响生存的标志。但在一些保守人物的眼里,他是个激进人物。

蒋介石在保定军校学习时间不长,却也闹了一件震动全校的大事,这位“红脸将军”不仅在奉化凤麓学堂对中国校长敢于当面申辩,就是对于来自异国的日本教官也同样不客气。一次,上卫生课,同学们坐在教室里静候,一位留着一撮小胡子的日本教官神气十足地走上讲台,信口开河,东拉西扯,只见他拿着一块泥土说道:“中国有四万万人,如同四万万个细菌。我手中的这块泥土虽不过一寸厚,却可以容纳这四万万个微生物。”顿时,教室出奇地肃静,有的学生面带愠色,有的甚至握紧了拳头,怒视着日本教官。


这位狂妄的日本教官竟敢面对中国青年学子放肆污蔑中国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只见“红脸将军”几步冲上讲台,夺过日本教官手中的泥块,掰成八块,举起其中的一块,质问日本教官道:“日本有五千万人,是否也像寄生虫一样寄生在我手中的泥块里?”教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这位缺乏职业道德、不懂外交礼节的日本教官被问得哑口无言,窘态毕露。瞬息间,他发现了救命稻草,饿狗捕食般地向蒋介石反扑过来:“你的剪了辫子,是……革命党的干活……”


面对日本教官的威胁,蒋介石从容地答道:“对不起,先生,我不讨论革命党的问题,只问我的比喻是否对?”

事情闹到校长赵理泰那里,日本教官纠缠不休,由于广大学员支持蒋介石,校长知道错在日本教官,校方不愿扩大事态,为了照顾外人脸面,只好做点表面文章,将蒋介石训斥一番,不了了之。

事后,蒋介石在学校里名声大振,从此,也赢得了校长赵理泰的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