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悲情2 第四部分 下山 下山(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1.html


下山(1)


冯二子像是一只摇尾乞怜的狗,还有一个人也像是狗:刘海柱。他是荒山上的一只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刘海柱每天都和二东子的师傅在一起,他从这个在这里要等死的老头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生命和生活的希望。虽然相处得很好,但是沟通却是寥寥。期间,二东子曾经给刘海柱和老头曾经送来了一副象棋,可是,俩人根本就没怎么下过。


两个人在一起,难免会互相影响。老头活着,仅仅是为了完成活的任务而已,他的眼中,只有落日、残花、枯树,还有,房子后面那两座坟。或许,他也十分想能尽快能添一座新坟,把自己这枯萎又残缺的躯体埋葬进去,把自己这一身绝技埋葬进去,把自己这怂人听闻的血泪史埋葬进去,最后,把自己这一生所有所有的罪恶,都埋葬进去。


刘海柱和老头俩人说话不多,但刘海柱在这一个月里却变得像这老头一样绝望。荒山上也有向日葵,荒山上也有绽放的牵牛花,但刘海柱从无心情去看。他枯坐在荒山上,经常一发呆就是一天。从夕阳下山,呆到满天星斗,再从满天星斗,呆到旭日初升。


刘海柱继续活下去的希望在哪里?在城市里,他背着不轻不重的罪名。在城市里,那个叫周萌的姑娘,已经注定要离他而去。或许,尚在城市里的亲人是他活下去唯一的理由。想起性格刚烈的爸爸和温柔善良的姐姐,刘海柱那两片薄薄的嘴唇,偶尔还会浮起笑意。但这笑意也是一闪即逝,因为,最在乎他的亲人,肯定都在为他的过错和失踪焦虑着。在这荒山上,刘海柱更是看不到任何希望。难道,自己就要像二东子的师傅那样,与这荒山一起终老?


一个月明星稀的夜里,刘海柱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敲开了老头的房门。


老头似乎整夜都没睡,擦着了洋火,点亮了那盏绿豆大小的煤油灯。


煤油灯亮了,刘海柱只能看见一双浑浊不堪的眼睛。但是这双浑浊不堪的眼睛,这天晚上在煤油灯那绿豆大小的火焰下,似乎有了一点点光亮。


“柱子,呆不下去了吧。”

“那倒不是,我就是觉得闷。”

“呵呵,你就是呆不下去了,我明白。”老头竟然罕见的笑了。

“……”刘海柱沉默。

“年轻人,能像你这样,足足在我这呆上一个月,已经不容易了。”

“我其实……还是愿意和你一起在这呆着……”

“恩,这一个月,我看出了你的人品,你是个好小伙儿。你想好去哪儿了吗?”


老头那双已经分不清黑白的眼睛,似乎能洞悉所有人的心思。


“没想好。我想先回家……然后,然后……”

“恩,然后呢?”老头盯着刘海柱看。

“然后……天下之大,哪儿不能去啊!”

“你说的太对了,天下之大,哪儿不能去啊。可是,就是因为天下太大了,你就不知道能去哪儿好了,对不?我年轻时候跟你一样,觉得天下这么大,哪儿都是我的家。我老了老了的才明白,天下虽然大,但家可能只有一个。路,可能也只有一条。”

“对……”


老头点着了烟袋锅子,吧嗒了两口:“要么,我给你指条路?”

“我听你的,你让我去哪儿我去哪儿。”

“10多年前,就在这个小屋里,有个和你岁数差不多的年轻人,也和你说过差不多的话。”

“这里除了我和二东子还有别人知道?”

“对,还有一个。10多年前来的,然后再也没回来过。他的性子不如你,只陪我呆了三个礼拜,就再也忍不住了。”

“他去哪儿了?”

“顺着我指的路走了。”

“那你让我去哪儿?”

“和他同一条路。”

“……”刘海柱沉默,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谜一样的老人。

“他现在,听说活得很好。你过去,也能活得一样好。”

“……”刘海柱继续沉默。

“等吧,等二东子再来,让他给你带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