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悲情2 第三部分 茶凉 茶凉(1)

孔二狗1 收藏 2 3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1.html[/size][/URL] 茶凉(1) 冯二子回到家中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手里还是提着个网兜,网兜里还是四瓶罐头,完完整整的罐头。他是去了同事家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又洗了个澡才回的家,回家的路上,他又去火车站买了四瓶罐头,他是个信守承诺的人,既然说出了要给嫂子买罐头,那么就一定要买到再回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1.html


茶凉(1)


冯二子回到家中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手里还是提着个网兜,网兜里还是四瓶罐头,完完整整的罐头。他是去了同事家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伤口又洗了个澡才回的家,回家的路上,他又去火车站买了四瓶罐头,他是个信守承诺的人,既然说出了要给嫂子买罐头,那么就一定要买到再回家。


他也做好了回到火车站后再被房二毒打一顿的准备,即使再被毒打一顿,他也要给嫂子把罐头买回家。幸好,他再去火车站的时候,房二等人已经收摊了。


回到家中,冯二子偷偷溜进了自己的房间,给自己换了套衣服。换完以后,提着网兜,站在了花墙上。


“嫂子,嫂子,白鸽,白鸽。”冯二子趴在墙头上喊。

“急死我了,你去哪儿了?”陈白鸽了解冯二子,如果冯二子没遇上事儿,根本不可能这么晚才回来。

“我顺道去了同事家。”

“你没事就好,真是急死我了。”

“我怎么能有事,来,接罐头。”

“……刚才,我特别怕。”陈白鸽说着,两行泪流了下来。


黑暗中,冯二子看不太清陈白鸽是否流下了眼泪,但他能听得出陈白鸽说话的哽噎。


“嫂子,我出门买几瓶罐头能有啥事。”冯二子知道陈白鸽担心什么。

“怕你像你哥哥那样一走……就不再回来。”

“我怎么会。”冯二子也哽噎了,他真不知道陈白鸽哪儿来的直觉,就是这么准。

“反正,你没事就好,你没事就好。”

“你别瞎想了,回去好好吃。”

“恩。”


下了花墙后,冯二子的眼泪马上就淌了下来。他绝对不是一个坚强的人。在性格上,他和他哥哥是两个极端。他哥哥东霸天刚强、勇敢、霸道、残酷、略带神经质,而他则是软弱、胆小、瞻前顾后……按理说,一奶同胞的亲兄弟,性格不该有如此的差异。可能原因就是东霸天太过强势,给弟弟包办太多,使冯二子变成了如此的性格。


晚上,冯二子裹在被子里哭了整整一夜。


以前,他哥哥是顶梁柱,就算是天塌下来,有哥哥在顶着。如今,天要是踏下来,只能自己顶着,可他自己顶得住吗?从小,冯二子只要被人欺负,每次都哭,从不例外,每次都是流着鼻涕去找哥哥,而且每次,都是冯二子的眼泪还没擦干,他哥哥就已经为他把仇报了。可如今,就算他把眼泪流干,他那九泉之下哥哥也不会再出来帮他了。


他晚上时习惯性的跟房二说出了:“你们,要付出代价!”这七个字,换在以前,这七个字的格言是必定生效的,因为不出12个小时这些人就要付出代价。可是刚才他在挨揍时,真的忘了他的哥哥已经不在人世,所以又说出了这七个字。话都说出了,可又能找谁替他报仇呢?


到了清晨,冯二子还没睡着,他换了双运动鞋,出去跑步了。他只是想跑到南山上去,看看哥哥。冯二子把昨天所有的愤懑都发泄到了折磨自己上。他跑得很快,浑身都是汗,被早晨的风刮进刚刚流出汗的毛孔,针扎一样的剧痛。越痛,冯二子跑得越快。越快,每个毛孔就越痛。越痛,冯二子的心情就舒畅一些。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