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悲情2 第二部分 寒猫眼 寒猫眼(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1.html


寒猫眼(4)


二战时,曾有个著名的“莫非定律”,这定律就是:你越担心发生什么事儿,那么这事儿就基本可以确定一定会发生。果不其然,冯二子就倒霉的遵从了这“莫非定律”,他果然在街上遇见了仇人,而且这仇人还真就不是他哥哥的仇人,而是他的仇人!这仇人不是别人,正是几个月前在厂子门口堵他的傻六儿和房二。而且,相遇这地点,就在火车站旁边的残棋摊上。


据说本来那天冯二子下班以后根本没想出去,可那天傍晚,冯二子又隔着墙给陈白鸽送饭时,看到了陈白鸽正站在院子里看着绽放的桃花发呆。


“怎么,想吃桃子了?”冯二子问。

“呵呵。”陈白鸽笑笑,没说话。那个年代,哪儿有大棚种植啊,哪儿有反季水果啊,想吃什么水果,都得等到了时节才能吃。

“我给你想办法。”

“你想什么办法?让时间快点过?让我家的桃快点儿熟?”

看到陈白鸽已经开始说笑了,冯二子特别高兴,因为孕妇就需要心情好一点。冯二子说:“想吃桃子非要等那时候啊!不是还有水果罐头吗?”

“水果罐头?多贵啊!”

“我刚发完工资!”

“别买了,别买了,多贵啊!

“这你就别管了。”

“真别买了!”

“你先去吃饭,等我吃晚饭就出去!”冯二子高高兴兴的跳下了花墙。


任何一个城市最鱼龙混杂的地方,肯定不外乎火车站和汽车站这俩站。一般来说,普通市民如果不是出差办事儿,根本不会去火车站这样的地方。可偏偏这天冯二子去市里的商店时,商店全关门了。冯二子只记得,似乎只有火车站还有一家在营业。就又骑自行车风风火火的赶到了火车站。终于,在这,冯二子买到了四瓶桃罐头。正当他兴冲冲的想骑车回家时,却发现了火车站前的路灯下聚着一群人,在下象棋。


这一群人,正是以房二为首的西郊的一群混子。自从李老棍子在桥上与东霸天一战过后,在江湖中大小有了点名气。李老棍子一向脑子活络,知道自己如果不在市区里搞点儿歪门邪道赚钱,那么永远也无法真正在市区立足。而此时的李老棍子的兄弟全是些群亡命徒,这些亡命徒打架没问题,可是“坑蒙拐骗偷”这当时混子的主要五个行业他们全是一窍不通,那个时代又没职业杀手职业打手,靠这些人哪儿能来钱啊!所以李老棍子干脆就学习傻六儿,在火车站前摆了个残棋摊。按理说,傻六儿不愿意他们再在火车站前摆个残棋摊跟他竞争,可他一怕李老棍子的武力,二来想也有个照应。所以,傻六儿还介绍了几个职业的扒手给李老棍子,专摸围观群众的钱包。李老棍子的残棋摊和傻六儿的残棋摊相距不足100米。两帮人都互相认识,互有往来。


摆残棋,坐镇残棋的总归是个长得顺眼点儿的人,总不能长成房二那样,可李老棍子挑来挑去,在房二、老五、土豆等人里面还真挑不出一个长得顺眼的人来。看来看去长得最顺眼的还是黄中华,绝对的矬子里面拔大个。按说黄中华长得已经够埋汰的了,似乎也不比长的跟蜡笔小新似的老五强很多,可李老棍子看中了黄中华这人知书达理有文化。当然所谓的知书达理有文化也是相对老五、土豆等人而言,也是矬子里面拔大个,毕竟黄中华上小学时候还能算是个中等生。没办法,只能黄中华了!可这天坐镇这残棋摊的还真不是黄中华,而是房二。谁也不知道那天黄中华去哪儿了,反正大家找不到黄中华,只能找房二临时凑数了。


冯二子哪知道自己最大的仇人居然现在开始摆残棋摊了?他看见围了一帮人,本着凑热闹的心态就推着车子凑了过去。昏黄的路灯下,推着自行车的冯二子只关注了棋盘里的对阵,根本就没注意下残棋的那俩人究竟是谁。


据说房二临时抱佛脚只背下了一局残棋,而且记性还不太好,屡屡忘步,情急之下抓耳挠腮,满头是汗,眼看就要输棋了。按理说输棋倒没什么,毕竟这盘残棋只是个幌子,只是个道具。主要是靠扒手来赚钱。可房二这棋路忘得太厉害,整整输了一天棋,这一天输下来,他们一个礼拜的活儿都要白干了。这房二能不着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