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悲情2 第二部分 寒猫眼 寒猫眼(1)

孔二狗1 收藏 13 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1.html[/size][/URL] 寒猫眼(1) 冯二子是在他哥哥东霸天下葬以后才从拘留所里出来的,有人曾经在那几天看到过冯二子。他们都说,那几天冯二子的眼神像是一只在冬日寒冷夜里几天没吃到任何食物的冻得瑟瑟发抖的小猫的那种眼神。 这种眼神,清澈、孤独、凄楚、无助又无奈,能唤醒所有母性的慈爱,能让铁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1.html


寒猫眼(1)


冯二子是在他哥哥东霸天下葬以后才从拘留所里出来的,有人曾经在那几天看到过冯二子。他们都说,那几天冯二子的眼神像是一只在冬日寒冷夜里几天没吃到任何食物的冻得瑟瑟发抖的小猫的那种眼神。


这种眼神,清澈、孤独、凄楚、无助又无奈,能唤醒所有母性的慈爱,能让铁石心肠的人都为之动容。


据说,在那个温暖的下午,在我市那个曾经发生了无数故事的南山上,冯二子约见了一个和他拥有同样眼神的女子,陈白鸽。她不但有和冯二子同样的眼神,而且,她也像冯二子一样的行尸走肉。在亲朋好友去世以后,动辄嚎啕大哭甚至哭到晕厥的人,通常都不是逝者最亲密的人。最亲密的人的表现应该是面带悲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对周围发生的很多事儿都置若罔闻,灵魂出窍一般。


这不但是个温暖的下午,还是个生机勃勃的下午。春风轻抚着人的肌肤,江边儿的青草开始抽着嫩芽,似乎还有些野花也迫不及待的绽放了,花香混杂着泥土的清香直冲进人的口鼻,多少感性点儿的人都应该感受到这勃勃的生机。作为诗人的冯二子,更应该感受得到。但他今天,却完全感受不到。


因为,他和陈白鸽两具行尸走肉站在了一堆黄土前。那堆黄土上,没有抽着嫩芽的青草,更没有提前绽放的野花。除了黄土,还是黄土。这堆黄土下,埋葬的就是东霸天,一代枭雄东霸天,曾经在江湖上只手遮天的东霸天。


长时间的沉默过后,俩人开始了简短的对话。


“嫂子,今天找你来,是想问你两件事儿。”

“恩,你说吧。”

“我哥到底怎么死的。”

“被杨五杀的。”

“杨五怎么能杀得了我哥?!”

“你哥哥前几天手不好,只有一只手能用。胡司令说你哥被杨五摁住了一只胳膊,然后……”

“当时只有胡司令在场吗?他当时在做什么?”

“他说就是一瞬间发生的事儿,你哥跳下自行车,他刚把自行车停稳,再赶过去的时候,全结束了……”

“嫂子,你觉得胡司令这个人怎么样?”

“嗯,还好吧,你哥说什么他听什么。”

“还有另外一件事儿。嫂子,孩子你准备怎么办?”

“生下来!”陈白鸽斩钉截铁。

冯二子噗通一声给陈白鸽跪了下来,眼泪夺眶而出:“嫂子,这是我哥的骨血,你一定要生下来。生下来,我养!”

陈白鸽面无表情,没有去扶冯二子,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我欠他的。”


说完,陈白鸽摘下一朵含苞待放黄色小野花,轻轻的插在了坟头上。把花插好,陈白鸽走了。留下了一个穿着白底蓝花衬衣、灰色裤子、系着两个大辫子的行尸走肉般的背影。


她就是像是那朵插在坟头上的黄色小野花,注定会过早凋谢,注定会为人所遗忘。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曾陪伴东霸天走过一段。


冯二子趴在黄土堆上抽搐着哭,反复说着同一句话:“哥,你有后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