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针战神 正文 第十四章:佣兵逞凶

白龙123 收藏 4 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


上文书说到姜洪生率领的第一行动小组遭遇了悍匪。姜洪生已四十六岁,还不服老,上前与一棕色皮肤的外籍逃犯打起来,他哪里知道。这伙匪徒训练有素,使的是先以一敌一,再以四对三的策略。按说姜洪生的功夫也可以,在部队拿过擒拿格斗的奖项。可他面对的对手太强悍了,这让他始料不及。这伙悍匪就是仗着身上没有人命,中国警方轻易不会开枪打他们的缘由,有恃无恐,一路冲关。


姜洪生和对方一交手,就知道今天要栽跟头,非让同组的李得田和两个小毛孩子笑话不可了。因为对手的拳法太怪异,出拳太快,快得让他防不胜防。他也是拚了老命了,不想丢这个脸。他索性把肩上背的枪也撇给李得田,和那个棕色人大打一场。后来知道,这个棕色人正是在本国获得过拳击金腰带的匪头儿。姜洪生哪里是他的对手。姜洪生惯用的招术是抓胳膊拧腕,施展擒拿术,可这招对付一般人可以,对付优秀的拳击手根本不管用。他一出手,人家的拳头先到了,倒打在他的身上。交手五六个回合,对方一记重拳,把姜洪生打得仰面倒下,他挣扎着爬起来,又被人家一记勾拳击倒,晕了过去。


李得田此时是真急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招呼林罡、张玉虎抓人。他是部队文职转业的干部,身体素质挺好,但没啥功夫。李得田端枪指着棕色人厉声说:“停止反抗!”


“你们不------敢开枪!”那个棕色人操着生硬的中国话,上前扒拉一下李得田的枪口说,“功夫!中国功夫很强,来吧!”他用一对大拳头击打着自己的胸口。


“再敢乱动,你信不信我一枪打死你!”李得田吼道。


“你不敢!中国功夫的这个。”棕色人用拇指向下比划着。


“李哥你靠边儿。我来!”林罡早憋不住了,把手中的胶皮警棍交给张玉虎,一个健步跃到棕色人近前。


棕色人也不搭话,双拳齐发,来取林罡。林罡初当警察,正想一展身手,求胜心切,也不退让,使一招“双龙出水”,架开对方交替而至的流星拳,双掌变拳直取对手后脑。那棕色人急缩头,后退一步,“咦”了一声,大概是想不到林罡小小年纪功夫竟然不错。


好一场鹤拳对拳击的大战,打得人目不暇接。凭心而论,林罡的功夫比棕色人略胜一筹,再打一会儿棕色人必败。但棕色人打着打着见不能取胜,突然向另外三名同伙作了一个让人看不懂的手势。那三人一声呼哨,夹攻过来。李得田急眼了,朝天鸣了一枪示警。但没等打出第二枪,枪已被一名不知何时近身的黑人一脚踢飞。黑人只一掌,击在李得田的脖子上,李得田的身子就绵软地倒下去。林罡、张玉虎急忙来抢枪,但另外一个白人身手极快,捡起了掉在远处的一支枪。那白人用枪指着正在和黑人争夺李得田背上枪只的林罡、张玉虎,用威胁的口气说:“退后!退后!”林罡、张玉虎以前哪见过这阵势,只好罢手,二人一人背一个,把姜洪生、李得田救下来,以免四名逃犯用他们充当人质。四名逃犯也没敢太放肆,端枪倒退着向密林深处逃遁。


枪声就是命令!山下指挥部王新泰局长听到枪响,立即向各组发出指令:向枪响处汇集,形成包围圈,务必活捉这四人。王局长万万没想到他手下第一组的特警队员妄自尊大,吃了败仗。王局长亲自上山,到枪响处与先到的七个小组队员碰头后,问明了原委,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两个老警刚刚苏醒过来,由两个新警搀扶着,丢盔卸甲,灰头土脸,出尽洋相。一听说两支AK47型突击步枪还让人家抢去了,王局长的火腾地上来了,他用手指着姜洪生说:“你怎么一点儿战略战术也不懂。你是干什么吃的?怎么带的队伍?你不报告、逞英雄也行,但你得给我把人抓住啊。”他又冲林罡发火道:“你的能耐呢?比武那天的勇气哪去了?净给我丢人现眼!”姜洪生、林罡都低着头,不敢吱声。


王局长像一头狂怒的狮子,用对讲机发布命令说:“各组立即追击!找不到枪,抓不着人,都别回来!”各组出发后,王局长即刻调动了全局的社区警和武警部队参与搜山。


时当八月,正值酷暑,搜山的特警队员和随后赶到的社区民警、武警战士顶着高温,汗流浃背地穿行在密林中。因为增加了警力,王新泰局长用对讲机命令参战各组要相互照应,不要拉开太远的距离。话虽如此,但山高林密,怪石林立,岔道一多,原来相距不远的两组走着走着就分开了。王新泰局长亲自带着林罡、张玉虎和两名武警战士参与搜山,向北推进。


回过头来再说逸飞,他被编在第二组。组长是老警李长伟,是部队转业的;另一名民警叫魏昆仑,是警校毕业的。二人在特警队摸爬滚打十来年,功夫也都不赖。二组另一个新警是公万生,他是和逸飞一起比武招警进来的,身体偏瘦,打得一手好猴拳,尤其擅长爬高,特警队哪次爬绳索比赛他都第一。二组队员刚才看见王局长把一组的姜洪生等人臭骂了一顿,心里都憋了一口气,感同身受,觉得丢的是特警队的脸。一位哲人说:“人性中都有打自己小算盘的本能”。原来抓这伙雇佣兵时,有些特警队员心里存有“抓不着撵跑了也行”或“逃犯不一定来华城县”的一丝侥幸;现在不同了——枪被人家抢走了,还丢了中国警察的脸,于公于私,都得把这伙人抓住。所以大家搜山时都不言语,格外仔细。逸飞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两眼放光,像鹰隼一样搜寻着目标。他心里觉得有些纳闷,以林罡的功夫,不应该输得这么惨呀。难道说外籍雇佣兵真如电影里演的那么神吗?我倒要会会这几个雇佣兵,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三头六臂。我要努力战胜他们,让特警队的老警们看看,我们新警也不是吃闲饭的。


夜色转眼笼罩了山林,给民警搜索带来更大困难。警犬的鼻子此时发挥了最大作用,它们一路引导着民警向猛龙山纵深推进。逸飞的第二组正快速穿插,突然听到前面警犬狂吠不止。二组队员近前一看,全傻了眼:五组李凤至带领的四名特警队民警和一条警犬横七竖八地躺倒一地,每个人相距不过三四米。检查发现,五组队员都处于昏迷状态,生死未卜。五组的AK47型突击步枪又丢了两支,对讲机也不见了。李长伟掐人中弄醒一名队员,那名队员还不太清醒,他断断续续地说:“树上------他们躲在树上偷袭!”


李长伟赶紧用对讲机向王新泰局长报告这一情况,同时让大家注意观察树上有没有人,防止被偷袭。原来那四名外籍叛逃的雇佣兵擅长丛林作战,他们发现五组队员后,全爬到树上“守株待兔”,待队员走近,突施辣手,从树上蹿下用枪托或手掌攻击特警队员颈部,将队员一一打昏。好阴险的对手!李长伟长叹一声。他把对讲机递给魏昆仑,命令他留下来照顾负伤的五组队员,并赶快联系救护人员前来救助。余下的三人继续搜索前进,但不得不放慢了速度,因为他们要仔细搜索每一处地面和每一株树。三人刚走出百十来米,警犬突然一声不响地栽倒在地,李长伟用电筒一照,惊出了一身冷汗:狗的脑袋上赫然扎着一把短小精致的瑞士军匕,狗头上血流如注。李长伟心里一阵后怕,看来这伙外籍逃犯还没到丧心病狂的程度,他们还不想杀害中国警察,只是想让我们知难而退,摆脱我们,否则对方要取他李长伟的性命那是易如反掌啊。


“快隐蔽!”李长伟边灭掉手电边喊。三人立即卧倒,匍匐搜索。


“树上有人!”逸飞眼尖,首先发现了一棵树上隐藏的一名雇佣兵。他正想使飞针,身边的公万生“嗖嗖”几下蹿到树顶,一招“猴子捞月”,倒挂着把藏着的那人一拳打了下来。逸飞手疾眼快,趁那人摔下立足未稳,急上前将那人双臂反剪,擒住后,让李长伟给那人带上了手铐。李长伟用电筒一照,见是一个白人。李长伟大喜,但他没想到他头顶的树上还有人呢,笑意还在脸上没等退去,脖子上已重重地挨了一枪托。李长伟不情愿地倒下了。逸飞急上前欲擒那人,那人身法极快,“嗖嗖”几下上了树。地下那个被反铐住双手的白人见状,转身想溜。逸飞心想,此时对手与我方是三对二,敌在暗,我在明,我们处于劣势,不能让这个已失去威胁的白人跑了。有了他,就可诱来另外三名逃犯。想到这,他急忙将李长伟连人带枪背起来,向那个白人追去。此时逸飞也顾不得公万生了,他知道公万生必要时能上树,一般人抓不住他。那白人手被反铐着,跑得不快;逸飞背着李长伟,刚好与那人有一拚,二人相距不过五六米远,但就是追不上。追着追着,逸飞心里有了数。好个吴逸飞,他一只手抓紧了李长伟,腾出一只手来从腰间牛皮囊里摸出四根钢针,手腕一抖,四根钢针齐刷刷射出去,似一朵盛开的“梅花”,全打着狂命奔逃的白人小腿上。白人“妈呀”一声,再也跑不动了,疼得满地打转,手铐着,他还没法儿取出钢针,气得回头大骂逸飞“猪!猪!中国猪!”


逸飞没工夫理会白人,他见此处杂草丛生,没有大树,心宽了许多。有道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岗被犬欺”,逸飞纵然有一身武艺,但对爬树不擅长,故不敢在森林中和那三人恋战。他放下李长伟,解下李长伟的皮带,又解下白人的皮带,串在一起,将受伤的白人反绑在一块大石上,扯下白人的一只袖子,将白人的嘴堵上。他拎着李长伟的AK47向相反的方向跑出五六十米后,“啪啪啪”朝天打了三枪。他此时鸣枪一来为引来逃犯,保护公万生;二来为向其他组队员求助,围捕逃犯。逸飞心里也清楚,逃犯就在附近,来得肯定比特警队员快,他的处境十分危险。但此时他心中已无惧意,他——一个刚参加公安队伍的新警察,今天就要独自对付三个外籍雇佣兵,为那些受伤的中国警察争回面子,捍卫中国公安的尊严。


皎月初升,万道清辉洒在逸飞刚毅的脸上,逸飞内心翻滚,他觉得此时他不再是普通的一名习武者,一名体校毕业生,一名中国公民,他已肩负着护佑平安之职,是一名顶天立地的中国警察!他看到三个黑影向他这里疾奔,他知道,他们就是打伤我不少中国警察的凶恶对手。他纹丝未动,单手端枪,横眉冷对,好似一尊木雕泥塑的怒目金刚,抱定了拼死一战的决心。


公万生也是好样的,一人和三名雇佣兵周旋了五六分钟,为逸飞争取了时间。他在树上占有绝对优势。因为他自小跟父亲习练猴拳,为了让万生练好猴拳,万生的父亲专门养了一只猴子,天天和万生一起对练。猴子打不过万生就上树,逼得万生也上树追它。久而久之,万生练出一身好轻功。上树爬高是家常便饭,有时玩累了,就在树上睡觉,也不会掉下来。


当他发觉李长伟被袭、逸飞背着李长伟追赶一名逃犯时,对逸飞的用意心领神会,急忙从一棵树窜到另一棵树上,并弄出很大响动,以吸引其他三名逃犯。果然,三名藏匿在树上的逃犯也急了,要先结果了他再救同伙。三人现身一齐来拿他。怎奈公万生人瘦身灵,快如猿猴,东窜西跳,专挑高高的细枝往上爬,那三人一上去细枝就要断,就是抓不着,三人使飞刀也被公万生灵巧地躲过,成了“干气猴”!公万生也知道对方哪个人的身手都不在自己之下,所以也不敢和三人硬拼,只是在树上兜圈子,为逸飞争取时间,招来特警队员。没曾想那三人也识破了他的计策,一声呼哨,都下了树,扔下他奔逸飞的方向追去。公万生也下了树哇哇叫喊着追赶这三人,三人气恼又回头来拿他,他“嗖嗖”两下又上了树。三人气得乌里哇啦地一通大骂,又去追赶逸飞。正愁找不着逸飞人在哪里,前面传来“啪啪啪”的枪响,他们怕自己的那名白人同伙吃亏,玩命了似地狂追过去。公万生也下了树,远远地跟在后面。


这正是:


佣兵逃窜逞雄威,抓捕艰难暗锁眉。为救同仁施巧计,飞针射匪赞吴飞。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