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永昌疑存古罗马军团后裔 目前史实依据不足

枪倒扛 收藏 14 418
导读:甘肃永昌的古罗马军团后裔疑似者   神秘失踪2000年的古罗马军团在中国被发现,缘于一个叫做骊靬的地方。根据《后汉书》记载:“汉初设骊靬县,取国名为县。”而“骊”是一个带有军事色彩的词语,指的就是“罗马军团”的意思,也正是当时中国人对罗马的称谓。于是众多历史学家纷纷推测,骊 靬城正是西汉安置古罗马战俘之城。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如今专家竟然在骊靬城旧址周围,找到了许多具有明显欧洲人体貌特征的居民。   6月20日,记者随同兰州大学生命科学院的调查组前往骊靬城所在地———甘肃省永

甘肃永昌的古罗马军团后裔疑似者


神秘失踪2000年的古罗马军团在中国被发现,缘于一个叫做骊靬的地方。根据《后汉书》记载:“汉初设骊靬县,取国名为县。”而“骊”是一个带有军事色彩的词语,指的就是“罗马军团”的意思,也正是当时中国人对罗马的称谓。于是众多历史学家纷纷推测,骊

靬城正是西汉安置古罗马战俘之城。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如今专家竟然在骊靬城旧址周围,找到了许多具有明显欧洲人体貌特征的居民。


6月20日,记者随同兰州大学生命科学院的调查组前往骊靬城所在地———甘肃省永昌县者来寨。兰州大学生命科学院谢博士告诉记者,他们已从者来寨的志愿者身上采集了全血样本,准备通过DNA技术和体质人类学测量,对骊靬人群进行群体遗传学研究,将有助于解开史学界长期的争论。


者来寨村坐落在河西走廊东端,是个宜耕宜牧的好地方。在村头巷尾,随处可见有别于普通中国人外貌特征者,他们个子高大,眼窝深陷,头发呈棕色,汗毛较长,皮肤为深红色。这让历史学家甚至村民自己都感到大惑不解。


与调查组同行的宋国荣就是该村村民之一。他身高185厘米,鼻子高挺,红色的卷发和轮廓鲜明的容貌,看上去不像是传统的中国人。“我相信罗马人曾在数世纪前到过中国,我们应该就是这些古代访客的后裔。”宋国荣告诉记者,者来寨共有300多人,其中有欧洲相貌特征的100多人。多年来,宋国荣一直在收集剪报,寻找证据。


64岁的孙树银俨然就是一个“老外”。老人说,他一直定居在此处,全家祖孙七口,唯有儿子孙小云与他有些相似,小孙子头发则呈乌黑,全家人对此一直无法解释。


当天下午,调查组在与骊城相距3公里处的杏树庄、河滩村、焦家庄等村寨,也见到十几名具有欧洲民族特征的居民。


村民至今保留古罗马人斗牛遗风


根据历史学者的研究,公元前53年的卡莱尔战争中神秘失踪的古罗马第一军团,在东移的过程中曾被匈奴收留,在后来的汉匈郅支城之战时又被汉军俘虏,最后由西汉政府安置在骊靬城定居了下来。


如今,他们的后裔在这里还保留着不少古罗马的习俗。记者发现,当地葬俗与众不同,他们在安葬死者时,不论地形如何,一律头朝西方。并且,当地人对牛十分崇尚,且十分喜好斗牛。村民在春节时都爱用发酵的面粉,做成牛头形馍馍,俗称“牛鼻子”,以作祭祀之用。放牧时,村民特别喜欢把公牛赶到一起,想方设法让它们角斗,而这正是古罗马人斗牛的遗风。


不过记者注意到,这些被别人称为“黄毛”的村民很少出外做事,只因为怕被别人议论。即使他们中有人出外,也一定会把头发染成黑色。


骊靬遗址属古罗马“重木城”


在村中央,记者还见到了已是断壁残垣的骊靬古城遗址,只剩下一段近10米长、1米来高呈S形的土城墙。南墙正中的一阙口,应为城门。这段土墙,被许多专家认为就是当年骊靬古城的城墙遗迹,成为历史学家向世人证明“古罗马失踪军团最终定居中国”最有力的实证之一。


致力于骊靬研究的原永昌县委书记贾笑天告诉记者,从地理上看,古城峙守祁连入口,背依大山,进可攻,退可守。西汉政府择此作为罗马军队战俘的生活和驻防之地,确经过一定的考察。


在已所剩无几的古城墙遗址上尚残留着模糊的椽木印痕,这让历史学家兴奋不已,它说明骊古城是“重木城”,而土城外加固重木的防御方式,正是当年罗马军队所独有的作战手段。


古罗马军团在中国史据轰动欧洲


贾笑天还告诉记者,在与者来寨邻近的杏树村,村民曾挖出一根丈余长的粗大圆木,周体嵌有几根一尺多长的木杆,专家认为,这可能就是古罗马军队构筑“重木城”的器物。邻近的河滩村则出土了写有“招安”两字的椭圆形器物,专家认为,这可能是罗马降兵军帽上的顶盖。


不过,据记者了解,考古学家迄今未对这个古城遗址进行过任何科学发掘,因为他们估计,要完成这项发掘至少要花20年的时间。


贾笑天告诉记者,最早发现罗马军团在中国的是牛津大学教授德效骞。1955年,德效骞第一个披露罗马古城存在于大约公元前36年的中国汉朝。


但直到近些年,他的研究才逐渐被引起重视。贾笑天说,提到骊的研究不能不提及西北民族学院历史系教授关意权,关教授几年前已过世,但他的研究为解开这个千古之谜奠定了基础。


关意权在阅读中国史籍《汉书·陈汤传》时发现:公元前36年,西汉王朝的西域都护甘延寿和副校尉陈汤,率4万将士西征匈奴于郅支城(前苏联的江布尔城)……征战途中,西汉将士注意到单于手下有一支很奇特的雇佣军,他们以步兵百余人组成“夹门鱼鳞阵”,土城外设置“重木城”。而这种用圆形盾牌组成鱼鳞阵的进攻阵式,和在土城外修重木城的防御手段,正是当年罗马军队所独有的作战手段。


当年陈汤等人看到的这支奇特的队伍是不是就是17年前失踪的古罗马第一军团的残部?之后,关教授从史书上查到郅支城之战:汉军大获全胜,斩首1518人,活捉145人,受降1000余人。甘延寿、陈汤等将这些战俘带回中国。而与此同时,西汉河西地区的版图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名为“骊”的县,同时还修建了骊靬城堡。这两大事件之间似乎有着某种关联。


通过研究史籍,关教授还注意到《后汉书》的一条记载:“汉初设骊县,取国名为县。”“骊”正是当时中国人对罗马的称谓。既然是“取国名为县”,那么,这个新出现的县肯定是为了安置罗马人而设置的。


这一系列发现在欧洲引起了巨大反响。《欧洲时报》连载贾笑天所著的《一支罗马军团在中国》,更引得无数罗马人后裔自发来中国寻找祖先的足迹。


多名学者认为目前史实依据不足


当诸多学者为销声匿迹的罗马第一军团在中国被找到而兴奋之时,也有不少学者提出了疑问。兰州大学教授刘光华称,“骊”来源于埃及的城市名———亚历山大(Alexandria)的第二和第三个音节,“骊”曾被中国人用来称呼罗马帝国。而亚历山大直到公元前30年才被罗马占领,在此之后,骊才会被用来指代罗马帝国。因此,骊的建立远早于假定的罗马人落户于此的时间。


另外,对于永昌县发现的欧洲特征的居民这一奇怪现象,刘光华指出,永昌位于举世闻名的古丝绸之路上,各民族之间的关系和人群迁移及混杂的过程相当复杂,况且两汉时期已证明罗马人到达过洛阳。


与此同时,包括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葛剑雄,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杨共乐在内的多名学者也认为,古罗马军团在中国的史实依据不足。


但赞成者坚信他们的研究已无限逼近历史真相。贾笑天告诉记者,几年前已有一个叫罗英的“骊”人到北京中科院遗传所作了DNA鉴定,结果证明他有欧洲血统。


对于兰州大学生命科学院此次所做的大规模DNA鉴定,贾笑天更是充满了期待,因为随着DNA分析技术的发展,特别是Y染色体非重组区域确定的遗传标记,届时,最后的罗马军团落脚中国是历史事实还是童话般的推测,或许会有最后的定论。


作者:杜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