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 第六章 战火重生 8、少女吉香

子弹2010 收藏 0 1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size][/URL] 8、少女吉香 我来到连部的时候,里面已经站了不少人,一班的兄弟们可能是闻讯而来,竟一个不少的都在这儿,在一色儿的黄绿色中,一件黑色的宽边布衣分外显眼,我一看双手反背蹲在墙角怒视身前两个战士的人,不由冲口而出,“阿木——” 他听到我的声音,忽地站起身,立刻被两个看管的战士喝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


8、少女吉香

我来到连部的时候,里面已经站了不少人,一班的兄弟们可能是闻讯而来,竟一个不少的都在这儿,在一色儿的黄绿色中,一件黑色的宽边布衣分外显眼,我一看双手反背蹲在墙角怒视身前两个战士的人,不由冲口而出,“阿木——”

他听到我的声音,忽地站起身,立刻被两个看管的战士喝斥,“蹲下,谁让你站起来的?”

他被硬按下身子,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却冷森森地盯着我,厚厚的嘴唇倔强地抿着,显然是有话要对我说。

我知道阿木是孤儿,由吉香的爷爷曲比老人收养,并传授了本领,与曲比家有种亦子亦奴的特殊关系,虽然他因为吉香一直对我充满敌意,但我却完全能够理解他的心思,有时甚至会觉得他就是另一个我自己。

“傅云,这小子上次刺伤你,今晚又带着刀进军营,幸亏被我们的流动哨发现,他说他要找的人是你。”班长皱眉对我说道。

“你找我?啥事。”我急忙上前,为他解开了手上的绳子。

“要见你的人,是吉香,你跟我走。”没想到他一脱离束缚即刻上来就拽我走,我只得推开他无奈地摊牌,“我敬你对曲比家的情义,所以把你当朋友看,但吉香的事,你就别再提了。”

“她哪里比你们汉家女儿差,你为什么这么看不起她?”阿木急了,脖子上青筋一鼓一鼓地直跳,瞪着我用嘶哑的声音说道:“她是寨子里最美的……姑娘,人人都喜欢她,爱她,可她……偏偏选了你。”

我烦恼地皱皱眉,叹口气道:“所以她真的是选错人了,你……也别逼着我和她一起错,这么地,你给她带个话,就说我说的,她哪儿都好,是我配不上她,这总行了吧。”

“你说不算的,她说配上就配得上。”阿木的固执令人哭笑不得。“你就去看她一看……她……”他欲言又止,烦恼得直抓自己的头发,“她很想见你。”

我避开他乞求的目光,坚定地道:“我不能去,没别的事,你走吧,这儿不是你呆的地方。”说完,我向班长看去。

班长转看连长,连长寻思了一会儿,对阿木道:“军营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私闯军事基地是违法的,更何况你还带了刀,按规定应该送你到当地公安局派出所,既然你是一时情急,不懂规矩,今天暂时给你记着,傅云,你带他出去吧。”

“是。”我连忙答应。

阿木一直垂头站着若有所思,我走过去推他时,他象定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真想闹得进公安局是不是?”我怒道。

“你恨我,才不去的……”他说完,忽然抓起我刚递到他手里的那把刀,往自己胸口就刺。

事出意外,但我两个月的训练也不是吃素的,本能一格,刀定在了半空中。

“你疯了吗?”我抓着他的手腕吼道。

“我还你一刀……我不怕死,吉香死了,我还活着干什么?”他将手一甩,突然象受伤的野兽般咆哮起来。

“吉香……死了”满屋子人都是一震。

“她已经三天不吃饭不喝水,她……是想不活了的……”阿木五尺高的汉子, 说到最后居然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所有人都惊呆了。

“哥们儿,到底怎么回事?你先别忙哭哇。”崔小炮急忙拍拍阿木的肩膀问。

阿木说的是彝语,多亏岩松当翻译,我们才听明白,那吉香自从行了少女成人礼后,就一直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不吃不喝,已经三天三夜了。

这事说大不大,说小可也不小了,但关键是它出的实在不是时候。

因为第二天,军区考核组下了新兵连,连长一看这事包不住,就在考核会议上给报告了,会议一结束,我立即被带进了禁闭室。

据说一名考核干部对我的清白持怀疑态度,如果我跟那叫吉香的小女孩没有发生什么,为什么她会为我殉情自杀,这不合情理,换言之,他认为我和吉香关系不单纯,只是我隐瞒 了没有交待。

接下来是整整两天的谈话,说谈话算是客气的,实际是审问。

军务股参谋反反复复就几个问题,外出几次?都到哪里?做过什么?见过什么人?与吉香见过几次面?有谁证明等等。

审查期间我被关了禁闭,自然更出不去了,那天阿木也被当地派出所带走,到底被怎么处理也还不知道。

关在禁闭室里,我彻底无眠,虽然上级的怀疑让我烦恼,但更多的是对吉香的担心,阿木不是说谎的人,如果真出了事儿,我实在不敢想。

我吃不香睡不着的样子,完全落在审查干部的眼里,他们的结论是:做贼心虚。

“还不打算说实话吗?”

他所说的“实话”是要我承认与吉香有过恋爱关系,其实我也知道,这种事是越解释越复杂,低头想了半天,我鼓起勇气道:“能让我见吉香一面吗?”

审判桌后考核干部们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你……找她?”

“对。”

“这么说你们确实是恋人关系。”

我咽口唾沫,“我承认了……就能见她吗?”

他们点头,“可以考虑。”

我苦笑,“好,我认了。”

“你的意思是你承认在受训期间,违犯纪律在驻地谈恋爱。”

“我……你们怎么写都行,只要让我快点见到她。”

自猎熊事件后,这又成为新兵连一条爆炸性的新闻,在众说纷坛的猜测中,只有一个人始终坚定不移地相信我,没错,他们是以班长为首的一班兄弟们。

如果不是他们一直帮我争取,我可能真的被发配回老家了。

因为班长们的力证,考核组责成审查的干部对我的供词再进行核实,于是他们带我去了曲比家的寨子,目的是当面对质,查明真相。但当我们见到吉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吉香面色红润,健康美丽,哪有一丝病容。

阿木骗了我?这是我第一个反应,但随即,吉香向考核干部的表白又让我吃了一惊,“我和傅云阿哥只见过两次面,第一次打猎时他救了我的命,第二次和阿普赶墟请他到我家做客,我们之间没有单独相处过,也没有……爱,我只希望做……他的阿妹,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本来为搜集罪状的两名考核参谋瞠目无措,我心宽之余,又有些纳闷,吉香的话句句都说在点子上,这与她的实际水平不符。

“可是我们听说你曾想嫁给他。”

吉香脸一红,低头不语。曲比老人忙回答:“是这样,解放军个个都是好样的英雄,英雄有哪个女子不喜欢的,可是部队上的领导说,部队上的娃娃们不能娶婆姨,所以,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可前两天你们这儿有个小伙子闯军营……”

“唔,阿木那混小子,就爱惹事生非,他是想找傅云比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我不会饶了他的。”

……

所有问题迎刃而解,我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临走时,曲比老人又赠我一把短刀和刀谱,说是要宝刀赠英雄,希望我早日为国杀敌立功。

吉香则给了我们每人一个香囊,说是给亲人解放军的,考核军官们接受时虽多少有点尴尬,但也都收了。

吉香将香囊亲手给我戴上时,我见考核组的人离我们比较远,忍不住轻声问她,“你……身体真的没事吗?”

吉香浓浓的眼睫毛在我下巴处轻轻颤动了一下,却没看我,轻声道:“傅晴姐姐给我治病的时候,她说,我这么做不是爱,是自私,她治好了我的病。对不起,我的任性让你吃苦头了吧。”

傅晴?!我心里一震,怪不得他们回答得这么流利,原来傅晴是导演的好戏,她终究还是关心我的,一念及此,我几天来的阴郁立刻一扫而空,脸上也不自禁露出笑容。

“你爱她,是吗?”吉香一眨不眨地看着我,轻声问。

我心一跳,眨巴眨巴眼睛,“没的事,她是我妹,亲妹妹。”

吉香将信将疑地看了我一会儿,自语地道:“她很爱你,为你的事,她急坏了。夜里上山,还摔伤了……”

“她摔伤了?伤哪儿了?严重吗?”我慌了。

吉香抬头又看我一眼,却是一副了然的样子,“原来你有心上人的。”

我一时也不知该对吉香说什么好,只得低头看着香囊出神.

“她只是扭了脚……不严重。”

我不敢看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她没告诉你我是一个多么讨厌的人吗,我……想你会很快忘记我,因为我真的不值得留在你的脑子里,阿木才是应该呆在那儿的人,呵呵。”

吉香深黑的瞳仁直直地望着我, “你……”她欲言又止,却轻轻说了一句彝语。

“你说什么?”我疑惑地看着她。

她却笑着摇头,“不用了。”但我却看到,她黑幽幽的眸子里闪动着泪水,多年以后,我凭记忆将那句话说给懂彝语的朋友听,他们翻过来的意思是,“爱是忘不掉的,我会记得你,永远。”

我不理解吉香的爱,更不知道自己已经极深的伤了她的心,我想小女孩儿的一时冲动一定会随着时间消失,但与此同时我却更加清楚地意识到,我对傅晴绝不是一时冲动。

我清清楚楚地看懂了自己的心,看懂了我这个不敢承认也无法面对的事实,接下来的日子,生活果然告诉我,其实,懂,真是不如不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