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眼看蒋介石一生:从溪口到慈湖 故乡、身世、少年时代 10.“红脸将军”领头闹学潮 2

方永刚 收藏 8 15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0.html


王氏虽知其中有诈,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勉强同意如数交了一份,不想过了两天,又有两个当事人上门收无主钱粮,王氏没好气地说:“我家已经交过了,不信去问庄书叔公。”


原来这是庄书故意唆使乡里地头蛇加码摊派下来的。来人见寡妇说话口气这么硬,便一唬二诈起来:“阿拉是上命差遣,有话向上峰说去。不交,拆你的屋。”


蒋母气极,急遣人到奉化将儿子叫回来,如此这般地把始末根由述说一遍,末了还说:“阿元,他们是欺我孤儿寡母,有意作弄,馒头不熟争口气,你得去评评理。”


蒋介石本来就不是省油的灯,哪受过如此欺侮?平时有母亲拦阻,他稍收敛一些,今天母亲放口,禁不住“呼”地蹿出丰镐房老屋,跑到庄书家里指着他的鼻子就骂:“你们这些贪官污吏,专刮民脂民膏,今天竟欺侮到我头上来了!难道我蒋志清是好摆布的吗?你有种跟我到县城评理去!”


蒋介石以为这些人不过欺软怕硬之辈,他哪里知道地头蛇也不是好惹的,何况天下乌鸦一般黑,庄书和县衙一个鼻孔出气,官官相护,略施小计,就把少年气盛的蒋介石送进大牢,罪名是“刁民抗税”。


消息传来,王采玉没了辙,毛福梅吓得半死,哭着去岩头找老爸设法相救。毛鼎和出面圆转,挽人作保,补交了钱粮,花了许多冤枉钱,才把蒋介石从牢房里保释出来。


这场官司以后,在蒋母心中撒下对清政府不满的种子,蒋介石更是怒气难平,把这看成是奇耻大辱,耿耿于怀。他身受腐败的清政府鱼肉人民之苦,眼见土豪劣绅不法之恶,这世道如不翻个个儿,哪有出头之日?满腔悲愤涌心头,下定决心干出一番事业来,免得再被人欺侮。


从溪口回到龙津学堂之后,一气之下,一刀把脑后那条拖了十八年的又黑又粗的大辫子割去,装在一个大信封里,托友人捎到家里去,以示与清政府决绝。读者看过文学家鲁迅的小说《风波》都知道,这辫子简直就是大清王朝的良民证,它是一种符号、一个象征,头上有辫子是清王朝的顺民,敢于剪掉辫子,要造反么,那是要杀头的。蒋介石此举在溪口引起轩然大波。人们对他坐大牢的事倒不以为然,因为看惯了当局鱼肉乡里的行径,早已麻木了,但是剪辫子却不同了,三百年来流传下来的传统观念,认为那是大逆不道之举,溪口镇上议论纷纷。


“蒋瑞元发疯了,成了秃头像啥样?”


“蒋瑞元怕是要做革命党吧?”


“坐牢发横心了,怕是要造反!”


毛鼎和更是气愤,唉声叹气地说:“无知,无知,这头发岂是乱剪的?当年曹丞相犯了军法,罪该杀头,才割发代首。阿元这样做岂不是乱臣贼子之所为?”


王采玉也觉得儿子做得过分了,但已成事实也无可奈何了。倒是毛福梅去过宁波,见过许多剪辫子的男人更英俊。她对婆婆说:“如今干大事的人没有一个留辫子的,阿元留着让人笑话,你老不必多虑,宁波城剪辫子的男人没有被杀头的嘛!”


王采玉觉得儿媳妇说得有理,也就不再难过了,反而与毛福梅一起为儿子留学日本筹集川资,支持儿子出国留学。


面斥日本教官的谬论


1906年4月,蒋介石带着母亲和妻子千方百计筹措的学费到了日本。此时,蒋介石对未来有许多设计,主要目标是到日本学习军事,但这位立志纵马疆场的年轻人,并不能进入他所向往的军官学校。这是为什么呢?蒋后来回忆说:“当时日本规定中国学生要入日本军队受训,必须由中国陆军部保送。我既非政府保送,自然不能入伍。”


这很使蒋介石失望,但是既然来到日本,当然不便空手回去,于是在东京清华学校补习了半年日语。


这年冬天,蒋母来信,催蒋回家主持妹妹瑞莲婚事,实则是蒋母抱孙子心切,为实现这一愿望,催儿子回乡夫妻团圆。此时,就蒋介石本人说,他听说国内保定军校明年将招生,中国学生以此为跳板可以正式进入日本军校。于是,在瑞雪纷飞的日子里,蒋介石返回了溪口。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