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眼看蒋介石一生:从溪口到慈湖 故乡、身世、少年时代 10.“红脸将军”领头闹学潮 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0.html


1903年夏天,蒋介石来到县城奉化凤麓学堂读书,毛福梅陪同丈夫到县城奉化女校学习。蒋介石在校学习很刻苦,但性格孤僻,不喜与同学为伍。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内心有一股倔强之气,有时争论起来,面红耳赤不肯罢休,因此有“红脸将军”的绰号。


这位“红脸将军”第一次领导的政治运动竟然是闹学潮。原来凤麓学堂虽然是新办的,也开设了英语、数学等新课程,但主要科目还是四书五经之类。这些古文,蒋介石在乡间私塾早已背得烂熟。他到凤麓学堂的目的是“学真本领”,“求实用知识”,当时学堂里还有许多热血青年,如周淡游、陈泉卿、俞镇臣等,他们对校务也很有意见,强烈要求校方改变以经学为主的教学内容、以背诵为主的教学方法、以压制为主的教学管理。大家凑在一起,拟了一个提纲,推举蒋介石为代表,去向校董提出要求,进行谈判。


事情的经过大体是这样的,蒋介石大模大样地求见林校董,先深深鞠了一躬,接着挺起胸脯滔滔不绝地演说起来,先列举上海等地洋学堂如何重视新学科,再陈述本校的若干弊病,然后提出改革要求:



减少老八股课程,增设理化、史地等课;


减少上课时间,让学生有自学时间;


请外国留学回来的人讲课,以广见闻;


放宽校规,不得束缚学生思想,让学生自由交往。


这通演说,措辞激烈,情态高昂,20世纪初期的中国一般学校,哪有过如此阵势发生?那时的学校管理人员哪见过如此场面?气得林校董说不出话来,憋得脸红脖子粗,只喊了一声:“反了,反了!”第二天,学校声称蒋介石“煽惑学生,诋毁校务”,宣布开除他的学籍。学校这一蛮横做法,激起许多同学和教师的不满,群情激奋,谴责校方无故开除学生,表示将集体退出学校,以示抗议。林校董迫于压力,见抗议者大都是学校的佼佼者,其中周淡游还是一个院考第一名入庠的大才子、名教员,只好自认晦气,不了了之。蒋介石这次领头闹学潮,从内容上说是革新旧教育制度,从方法上看是文明得体的,他因此在学校出了名。


风潮过去了,蒋介石却不愿再在凤麓学堂继续学习下去了。学年还未结束,就带着妻子回了溪口老家丰镐房。


一场官司,剪掉拖了18年的辫子


1905年秋,蒋介石到奉化龙津学堂补习日文。入学后,每天起得很早,盥洗后就站在宿舍的阳台上约半个小时,紧闭双唇,交叉双臂,显示出一种坚定与沉思的神态。他思考的主要问题是如何留学日本,学习军事。他最关心时事,在阅览室里,总是最先抢看上海送来的报纸,如饥似渴地阅读。学习非常用功,各科成绩均令教师满意。还曾参加校际体育比赛,取得赛跑第三名。


孰料“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一日,蒋母打发人来叫儿子,说是家中出了急事,让他赶快回溪口。蒋介石一进屋,蒋母就抱着儿子痛哭不已,从母亲断断续续的哭诉中,蒋介石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情形。


原来蒋介石离开家后,在一个秋雨霏霏的日子里,蒋母正坐在佛堂里念经,忽见村里管收赋税的庄书带着账房到丰镐房收钱粮。蒋母以为搞错了,因为她家里30亩地的钱粮早已交上。


“这回是无主钱粮,上面摊下来的。”庄书不耐烦地说。


所谓“无主钱粮”是怎么回事呢?溪口地处四明山东麓雪窦山下,土地瘠贫,大部分田地有种无收,十年九荒,许多农户弃农经商,移居外地,甚至漂洋过海,到南洋去做买卖,留下的田无人耕种,成了无主田,而官府收税还是照原田亩算账,庄书胡乱把这些无主田的钱粮加到有主田上。他喜欢加给谁就加给谁,想加多少就加多少。自蒋介石兄弟分家之后,孤儿寡母,势单力薄,便成了被欺诈的对象,庄书悍然上门讨取“无主钱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