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眼看蒋介石一生:从溪口到慈湖 故乡、身世、少年时代 7.开明母亲王采玉 2

方永刚 收藏 12 1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0.html


到了第二年,王采玉已有了身孕,1887年10月31日在玉泰盐铺楼上生下了蒋介石。相继又生有女儿瑞莲、瑞菊,幼子瑞青。


天有不测风云,王采玉再嫁蒋家不过10年光景,不幸的遭遇便接踵而来。1894年,公公蒋玉表以八旬高龄撒手西归。第二年夏天,丈夫蒋肇聪身染时疫,抛下店务和妻子儿女一命呜呼。这对32岁的王采玉来说简直是大祸临头。从此,治家理店、抚育儿女的重担都落在了她的肩上。


这时候,蒋介石的哥哥蒋介卿已经18岁,此子性情暴躁,心地狭窄而自私,其父死后,为店务家事,常与后母龃龉,颇不孝敬。蒋介卿不信佛,有一次岳林寺和尚来化缘,适介卿雀战失利回家,一进门撞见和尚出来,联想到今天输钱是和尚(空门)带来的晦气,十分气恼,厉声斥责,那和尚狼狈而走。王采玉感到有失面子,母子之间发生了争执,从此感情失和。不久,蒋介卿提出分家另过的要求,王采玉不愿与前子争执产业,遂答应。结果蒋介卿独得玉泰盐铺全部资产、房屋和肇海名下田产,而王采玉和子女仅分得所居祖宅、30亩薄田和一片竹山。王采玉靠这份产业抚孤度日,生活日益艰难。

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自夫亡析家后的四年时间,王采玉的小女儿瑞菊、幼子瑞青也相继夭折,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落在她的头上。蒋介石在悼其亡弟《哀状》中说:“自吾弟殇,吾家分崩离析颠倒不安者几十年;自吾弟殇,吾更零丁孤苦,凄婉荒凉,强颜承欢,忧心忡忡者亦十有余年。”


王采玉祸患相连,迭遭不幸,仍能穷且弥坚,决心培育孤儿蒋介石成大器。她将决心付诸实践,历尽苦辛,终于达到目的。1920年,孙中山题字赞扬蒋母王采玉“教子有方”,后又以“慈爱异常母,督责如严师”这样的话语,予以充分肯定。


蒋母王采玉培育孤儿终成大器的决心和志向,来源于中国古代文化传统的影响。王采玉虽然是乡间女子,没见过大世面,眼界和思想都受到局限,但是王采玉初通文字,有深厚家学渊源,她的祖父是清朝迪功郎,父亲是国学生,诗礼传家。《三字经》这类普及读物,在初识文字的人们中间广泛流传,如“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人遗子,金满籝,我教子,唯一经”这一类名句,王采玉是熟透的。


还有,金竹庵相士的话深深地印在王采玉的心里。相士的话是一个心理暗示,代表着一种思潮,改换门庭,光宗耀祖,这是多少中国人世世代代的梦想,并把它寄托在下一代子女身上,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王采玉在蒋介石6岁时,就早早将儿子送进私塾,她为儿子选名师,择好学校,她严厉督责儿子认真读书。由于王氏的远见卓识、思想开明,蒋介石得以赶上时代步伐,适时地投入到如火如荼的大世界中去,开始接受新的教育、新的思想,这对他以后的前途至关重要。


蒋母深明大义,支持儿子投身到革命潮流中去,在辛亥革命时,在中华民国成立后讨袁斗争中,蒋介石成为袁世凯和北洋军阀通缉的要犯之一,在革命斗争处于困难的时候,蒋介石曾几次回乡匿避,家中不时遭到搜查,许多族人亲友唯恐株连,啧有烦言,不与他家来往。王氏却处之泰然,甘愿毁家受累,对儿子频频抚慰,从无戚言怨语,还千方百计资助儿子远避,继续进行秘密活动。蒋介石在《先妣王太夫人事略》中追述了母亲为抚育他成长而付出的艰辛,他写道:


有清之季,举国士大夫盛倡留学救国之说。中正年十八,蓄志东渡,习陆军,人有尼之者,先妣则深为嘉许,筹集资用,力促就道。然先妣自是益勤俭逾平时,盖将以其所余资中正学费也。辛亥民军起义,中正督战沪杭间,戚党闻之,多骇愕失色,而先妣则曰:“男儿报国,死则死耳,何足为虑!”及捷报至,亲友皆欣喜相庆,而先妣则又处之如素,且时以书加警惕焉。民国肇造,中正练兵海上,思迎养,而先妣仅许为旬日留。濒行,特训之曰:“汝须念念勿忘穷约时,且须谨慎将事,为国尽力,勿令先人积德堕于汝身,则吾虽家居,意之适犹愈于迎养也。”归里后,蔬食布衣,但闻佛偈机声,常相和答,了无欣幸之色,里党间翕然敬之。癸丑,义师败衄,中正亡命海外,戚里惊惧,以为大祸将临,而先妣仍处之如素。中正曾以公私之急,驰书白母,怯者惧祸,劝弗应,先妣则毅然曰:“天下安有其子危急而母乃漠然不顾者。吾若无儿,于先人遗产复何需?”故中正在外,所求未尝不应。其间或有贪官暴吏借此恫吓者,先妣视之篾如也。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