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侠侣》爆笑热映:一部八婆进化史

“阿红啊,你看你瘦得皮包骨,你老公抱着你的时候,还不如去村公社抱一袋苞米过瘾。”“阿红啊,你们家阿欢也那么瘦。关键是他瘦得还不好看。”“对啊,他瘦得不好看。”

此刻,三头肥硕的妇女正把香香侠团团包围,对她以及她老公的身材品头论足。香香侠朴素地笑,偷眼望向十米开外,正在看人下棋、无所事事的炯炯侠。他们已经退出江湖、搬来这个村落十年了,“阿红”和“阿欢”是他们更面向大众的称号。然而,把这两个名字叫得最勤快的,就是像苍蝇一样常在身畔缭绕的邻家妇女三位。

他们曾躲过仇敌的报复、曾躲过粉丝的追踪,但正如前辈令狐冲同学感叹的那样:“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香香侠与炯炯侠对这金句的续言则是:“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传递江湖消息的八婆。”

我们制作有限公司、星美(北京)影业有限公司联合出品,陈可辛监制、谷德昭导演,古天乐、吴君如联袂主演的 “潮”喜剧电影《神奇侠侣》,由“八婆鼻祖”吴君如领路,新一代“三八组合”将“八婆进化史”推往更“八”的高度。

八婆鼻祖吴君如

“看到《神奇侠侣》的三个八婆,我就想起自己当年。”

“读《神奇侠侣》剧本时,看到八婆角色,脑海里还会习惯性地跟着演一遍。”君如对八婆角色,已经有了职业强迫症。尽管戏里的香香侠,是温柔贤淑懂事的“大婶”一枚,但作为八婆们的鼻祖,君如已经习惯了看到类似角色就多想一步:怎么演、怎么加料。

对待“八婆鼻祖”这个称呼,君如算得上钟意。“我其实一直很享受演八婆的——你讲一句对白,全世界都笑,你不也很开心?”她说,“到现在,我还保存着小学六年级的成绩表,上面老师的评语是:‘吴君如课堂上常引人发笑。’”

气场喜人是基因作祟,君如很认这个命。16岁读TVB训练班入行,她演电视剧时曾被安排做“玉女”代言,但那个《鹿鼎记》里娇滴滴的曾柔,如今怎么看怎么别扭。“这个不是我嘛!”君如说着,把双腿放放平,演示了一个标准的玉女坐姿。

从当时批量生产“玉女”的电视圈逃出来,1985年,君如入影圈拍《霸王花》,与王晶导演在那时一拍即合,也与跟随此后演艺路的“八婆”标签迎面相逢。

她在银幕上大笑大癫、肢体夸张,曾穿条黑丝在马路上狂奔,做过面生胡须的黄脸婆,也试过大发花痴地抱住个男人大腿……她并不忌讳银幕上自己的形象。当别人为了个漂亮的拍摄角度,对着导演死缠烂打的时候,君如询问的却是——“晶哥(王晶),我能不能挖鼻孔啊?”1988年的《最佳损友》里,君如一“挖”惊人。“有报道说我红着眼睛让王晶不要再让我挖鼻孔了。实际上,真相是那个挖鼻孔的动作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哈哈。”她笑着得意地说。

银幕上的八婆形象被她加了料、升了级,这并不是第一次。《家有喜事》里“程大嫂”的“生胡须”,是她的突发奇想;表现家庭妇女土里土气的“黄色面膜+黄色头巾”,更是成功的发明。那场戏一开拍,饰演丈夫的黄百鸣走进家门,毫无防备地见到君如的新扮相,脱口而出——“黄面婆!”喊cut后,工作人员满堂喝彩,这是君如应得的。

“我真的很享受做八婆,很开心的,当把自己的脸画花,其他人那么开心,我是真心enjoy的。虽然这些年有尝试过演《岁月神偷》这样比较不一样的戏,但是我永远不会放弃喜剧。”

“看到《神奇侠侣》的三个八婆,我就想起自己当年。”君如在和“八婆”们对台词的时候暴露了一切,她免不了给予后辈一些经验之谈。每个人都看得出来,并会心一笑。“我演八婆的心瘾又犯了。”君如这样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