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东京电力招募死士 最低年龄51岁

东电征召死士,应募者最低51岁,那些在夏令营打败中国孩子的日本孩子哪去了?



冷静有序背后是人情冷漠。东北大乱,关西坐观;福岛匮乏,伊豆囤积。东电征召死士,应募者年纪最低51岁。那些据说在“夏令营”打败中国孩子的日本孩子现在都哪儿去了?


但是我認為優雅和冷漠確實在這次的地震中體現非常明显,別的不說,看看現在東京的情況就是了。


災區的人一天只有一個飯糰和225ml的飲用水,但是遠離災區的東京市民仿佛是自己受災,已經十分優雅從容地將東京市內的各大超市和便利店的東西買空。災區的鐵路中斷,汽油吃緊,東京市內的加油站居然率先售罄。我原來天真的以為這是日本政府在集中物質調配在救災,但當我看到電視里日本的一個町長含著淚在 nhk對著全國說,“我們沒有水,沒有食物,請全國的國民伸出援手吧”的時候,當我換了一個頻道看見居然還有關於美食的節目,屏幕中的人還叫著美味しい的時候,我徹底無語了。汶川地震中我沒看到這樣渴望食物和水的眼神,因為他們很快得到滿足。我看到的對比是,中國人忍不住的失聲痛哭,因為他們不知家人生死,盡管他們在哭,但他們並未添亂。而日本人,家人幾天沒聯系,在電視鏡頭前依然強忍心緒,你甚至都要用心去發現才能感覺到他們確實在擔憂。直到見到失散的親人這才無法抑制的抱頭痛哭。


我其實從未害怕地震,因為我確實對日本的建築抗震有信心。地震當天便利店的泡麵等脫銷我還以為只是因為電車停駛,導致很多人走路回家,路上充飢才買的。當我第二天開始發現新貨不僅沒有補充,缺貨的種類開始不斷擴大。不僅便利店,連各大超市也是如此。我的天,米已經沒有了,面也沒有了,飲料乳製品也沒有了,除了一些大概是人們不愛喝的東西。我住在涉谷區,我以為就這邊的問題,打住在本鄉的同學,他告訴我整個上野都買不到。我還不信邪,又打電話問住在凌瀨的同學,他說也只能買到部份泡麵和飲料。到今天我再去看,我徹底暈了,居然連做麻婆豆腐的ソース都被買光了,而有些店居然開始限制一人只能買一筒衛生紙。我以為貨物會很快補充,我以為只是短暫的物流中斷,但是看到的卻是缺貨種類的不斷擴大。問店員被告知他們用的全是存貨,目前不知道什麽時候會有補充。此刻我終於想明白,其實不是物流的問題,而是可能東京以北的大部份地區的人都在優雅的,有秩序的搶購,而這時候物流有個p用。


當災區沒有電沒有水,當東京23區以外的地方開始輪流停電,23區的店鋪居然連手電和干電池都被搶光,我實在難以理解,我們現在有大災嗎?爲什麽不能優先供給他們?日本政府不是還在向其他國家求助,要求提供電筒和電池嗎?


我以為這是在中國,我按照我的想法理所當然的認為應該優先滿足災區的基本生活,而政府應該在這個過程中起到保護災民的中堅作用。如果他們已經死了,那麼說什麽都沒用,但是他們還在避難所里挨餓挨凍,還要忍受失去親人的痛苦,爲什麽不能替他們做點什麽?這可是在全世界經濟科技最發達的國家啊。難道他們的生命就不如這些東京市民嗎?我不指望市民會自動捐款捐物籌集,事實上我也在下北澤看到過一次,但是問津者寥寥。而政府在哪裡?不該做點什麽嗎?最後我終於想起,這是民主國家,政府不能隨便干預市場,也不能干預個人自由。政府完全無視這種優雅的搶購風,而另一邊卻是等待充飢的災民。


說這麼長只是在說不要神化日本人。如果把日本人的守秩序當做是種現象,是種素質,那麼確實非常值得我們學習,事實上現在所有的媒體都是這個風格。我們仿佛受到了一次震撼的國民教育。但是事實呢,我們要多角度的去看,更深層次的思考。你要是沒有機會親自來日本體驗我所說的這些,那麼你去看看不用帶口罩就可以隨意發言的2ch,看看真實的,年輕的日本人都是什麼樣的一群人吧。日本人的守秩序就跟他們在拍av時的放縱是一體兩面,互為因果的。怕承擔責任,怕被孤立,所以怕出頭,所以守秩序,但是這種守序的壓抑就通過av的放縱,歌舞伎町的放縱,不可思議的各種犯罪以及自殺來平衡。其實犯罪哪裡都有,但是你要常住日本,你就會發現日本社會的很多犯罪會讓你覺得不可思議。我朋友常說,日本人純真的笑容大概只能在10歲以下的孩子身上看到,之後的就是被日本文化很好浸淫,和日語一樣曖昧的日本人的表情所代替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