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五章第二次战役——清长大捷 第十四节“风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01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第十四节 “风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 东线的大山别说大炮上不去,就是迫击炮要扛过去都很费劲,有的女兵扛一袋粮食上山竟累得吐血! “中国人让我们开了眼,中国人让我们看到了什么是纪律,什么是虎胆。” 眼看着战友们一个个的倒下,孔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十四节 “风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


东线的大山别说大炮上不去,就是迫击炮要扛过去都很费劲,有的女兵扛一袋粮食上山竟累得吐血!

“中国人让我们开了眼,中国人让我们看到了什么是纪律,什么是虎胆。”

眼看着战友们一个个的倒下,孔庆三急了,大声怒喝,严令战士开炮……

成千上万名美国兵从此再也没有向这座已经空无一人的小高岭踏上过半步,这是千真万确的史实。


凶残嗜杀的战神阿瑞斯的幽灵在长津湖畔上空徘徊着 ——阿瑞斯狰狞可怖的面目被掩盖在黑暗之中 ,它得意地狞笑着……

当梁兴初开始向美第9军纵深穿插迂回的同一天,被日本人惧称为“著名虎将”的宋时轮将军也率领第九兵团的子弟兵们在东线开始向美第10军展开了凶猛的进攻。早已在狼林山脉里潜伏、等待得不耐的第九兵团20军、27军的将士们呐喊着冲出山林,很快就将美陆战1师和美步兵第7师肢解成了五段。

长津湖畔的空气骤然紧张,惨烈的血战徐徐揭开了它最后的内幕!

11月27日,东线战区普降大雪,气温降至摄氏零下三十多度,个别地区甚至达到了零下四十多度。雪花夹杂在呼啸的寒风中漫天飞舞,抽打在人的脸上,使人的皮肤变得僵硬麻木。

20军已经隐蔽进入柳潭里以西、以南地区,20军59师迅速占领了死鹰岭、西兴里,割裂了柳潭里之敌与下碣隅里之敌的联系;58师进至上坪里地区,从东、西、南三面包围了下碣隅里之敌;60师切断了古土里以北的公路,阻击敌人北援。27军主力也进至柳潭里、新兴里、内洞峙地区,完成了进攻准备。

作为战役预备队的26军主力也于26日由厚昌地区向战场靠近,开往长津东南地区。宋时轮决定抓住敌人兵力分散,尚未发现我军集结的有利时机,于当日黄昏向敌人下手。首先歼灭美陆战1师第5团、第7团于柳潭里、新兴里、下碣隅里之间,得手后再歼灭美7师第32团和美陆战1师增援部队。

当日黄昏,第九兵团各部按预定部署发起反击,迅速完成了对长津湖地区之敌的分割包围。20军和27军经过一夜激战,将摆成一字长蛇阵的美陆战1师和美7师一部分割包围于柳潭里、新兴里、下碣隅里、古土里等地区。战至此时,战场态势极为有利,第九兵团握有先机,又有兵力优势,根据国内战争的经验,解决战斗应该是一两天之内的事。宋时轮当即命令各部迅速攻击歼灭当面之敌。

然而,他们撞上了完全被钢铁包裹起来的美国鬼子,分割包围进行得十分顺利,但围歼战斗却进行得极为艰苦、残酷,甚至可以说是悲壮,其艰巨程度完全出乎战前的想象和预计。

此时的敌人不是纸老虎,而是长着铁嘴钢牙的真老虎。美军拥有高度现代化的装备,其中喷气式飞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出现的武器,但没有参加战斗,现在用上了。凝固汽油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我国解放战争时期还是保密的、可以打破战场平衡的武器,现在也用上了。重磅炸弹也是如此。就差没有用上原子弹了。况且,美军大部都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作战经验丰富,指挥体制成套,通讯联络快,一个旅参战不到半天,就可以全部沟通联络,班、排的军士、军官都使用无线电话。各兵种的协同动作很快,而且很熟练。他们还从国民党蒋介石那里吸取了教训,根据情况的变化,快速改变战术……

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久经战阵的史密斯少将的应变能力确也不俗,招法也非常特别。近二百辆坦克马上在几个被围点上围成环形防御圈,开辟临时机场,借助空中力量迅速运走战伤和冻伤人员,运来武器弹药和御寒装备,夜间拼死防守,白天则依靠强大的地空火力掩护,向第九兵团攻击部队发动猛烈反扑。

美军一个师装备各型无线通信机1400部,有线电话机1100部。而志愿军一个军装备无线通信机只有69部,有线电话机375部,仅仅相当于美军一个师(而不是一个军)同类装备的5%和34%。志愿军缺乏有效的通讯手段与工具,师团之间主要靠有线电话,团以下则主要靠人力通讯,在炮火连天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信息根本无法及时有效地上传下达,师团领导无法及时掌握部队的进展情况,也就无法在最有利的时机和地点投入预备队以猛烈扩张战果,形成了协同不严密、甚至各自为战的局面,使本来就不强的攻击力进一步被分散削弱。

20军和27军兵员虽有十万余人之众,但因隐蔽机动,重型火炮全部未能跟进。洪学智将军在他的回忆录中对此曾经有过回忆,东线的大山,别说大炮上不去,就是轻迫击炮要扛过去都很费劲,有的女兵因扛一袋粮食上山竟累得吐血!用于火力突击的重炮一门也没有,只有极少量的轻便火炮伴随步兵行动,而每个团只有八、九具90毫米的老式火箭筒作为反坦克兵器,无法对敌人的坦克防卫圈形成实质性的威胁。

没有重炮老子就用迫击炮揍你狗日的!迫击炮手们准备装填炮弹,掩护步兵兄弟们冲锋,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连迫击炮的钢铁炮管都受不了如此酷寒,迫击炮炮管因寒冷而收缩,炮弹无法装填进去!

炮手们急了,用火烤、用热水淋,好不容易能填进炮弹了,炮手们稳稳地瞄准,一发炮弹打出去,不炸!再打,还是不炸!据战后统计,由于酷寒,三分之二的炮弹不能爆炸!炮兵们望着打出去的哑弹放声大哭,这些炮弹都是步兵大哥们用命背上来的呀!

连这种轻炮火力的掩护都无法得到,步兵们只能用步枪、机枪和血肉之躯去冲击敌人的钢铁堡垒……

轻武器也是如此,水冷的马克沁重机枪打不响,轻机枪必须每两个小时内至少发射一次才能保证随时都能打响。我们的战士所能依靠的只有手中的轻武器:步枪、刺刀和手榴弹,手榴弹竟然成了这支部队的“重武器”,少量的日制九二式步兵炮成了攻坚和掩护的利器。而手榴弹的投掷距离只有三十多米,这意味着,志愿军战士们在大多数时候只能展开近战。而在敌人的猛烈火力下,近战靠近敌人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战后,第27军的战斗总结报告中这样写道:


“战斗中,士兵在积雪地面野营,脚、袜子和手冻得和雪团一样白,连手榴弹的拉环都拉不出来。引信也不发火,迫击炮管因寒冷而收缩,迫击炮弹有七成不爆炸,手部皮肤和炮弹和炮身粘在一起了。”


双方在柳潭里争夺得最激烈的是柳潭里北边位置极为重要的1282高地。美军的炮兵阵地距离这个高地不远,四十门榴弹炮彻夜射击,炮口的火光使炮兵阵地的位置暴露无遗,由于地表坚硬,冻结达四十厘米,美军的火炮不可避免地暴露着。但令柳潭里的美军炮兵奇怪的是,他们的炮兵阵地竟然没有受到任何攻击。

曾参加过柳潭里战斗的美军老兵、原美陆战7团2营E连的一等兵杰克﹒凯利回忆说:


“27日白天,我们与中国人接了火,我们早早地设下了防卫圈。夜幕渐渐地降临了,我们等待着敌人进攻,大家都困得睁不开眼了,幸亏我们的指挥官都是二战的老兵了,他们顶得住。中国人来了,我们在1282高地上打得天昏地暗。那一夜,我们E连好歹守住了阵地,但是十分残酷。我们的连长牺牲了,接替他的上尉指挥官也牺牲了,所有的军官都受伤了。约翰﹒杨希中尉那天夜里得到了一枚海军十字勋章,他的脸都被打烂了……中国人一波一波地冲上来。黎明时,全连一百六十人,能打仗的只剩下三十或四十人了。”


当杰克搬来弹药,往阵地上跑的时候,一枚中国士兵的手榴弹呼啸而来,他被炸倒在地上。醒来的时候,他的头像裂开了一样,牙齿几乎全掉了,满嘴都是鲜血,剧烈的脑震荡使他昏迷过去。

最后,他在兴南港上了火车,被送往了医院。

杰克回忆起他和几个战友一起参军加入陆战队时是多么天真啊:


“我们以为战争要结束了,我们就是到那里拿拖把打扫一下战场就回家。我们拿亚洲人开心,管他们叫‘古克斯’或者‘三角眼’,还有更难听的。中国人让我们开了眼,中国人让我们看到了什么是纪律,什么是虎胆。以前听说他们个个是酒鬼或者是鸦片烟鬼,但我想,他们就是简简单单的农民,就是誓死要付出任何代价把我们干掉。那一个夜晚的战斗真是无法想像,我今天想起来还是个奇迹 ——我活下来了。”

(注:“古克斯”,英文原文“gooks”,意即无知的、偷窃成性的劣等人。是美国人对越南人、菲律宾人、朝鲜人、中国人等亚洲人的蔑称。)


柳潭里战斗中,27军79师235团1营重机枪排副排长陈忠贤,在马克沁重机枪的冷却水被冻住结冰,重机枪无法打响的情况下,带领战士们提着手榴弹参加战斗,他在冲击途中用缴获的美式重机枪消灭敌人的火力点,掩护步兵冲击占领敌人阵地。在激烈的战斗中,陈忠贤在双手冻伤不能屈伸的情况下,用舌头硬生生地舔出了弹弦,连续投出手榴弹打退了陆战1师的多次冲击。

在进攻新兴里的战斗中,第80师炮兵团九二步兵炮连5连5班班长、共产党员孔庆三将一门九二步兵炮前推至距目标二十多米处,准备敲掉敌人的一个火力点。九二步兵炮在射击之前,需要在地上驻锄,将炮柱坐在坑里,否则一射击炮就翻了,无法准确射击。但他们所在的阵地上的土石被严寒冻得像石头一样坚硬,工兵锹凿上去就是一个白点,根本就挖不动。孔庆三用工兵锹别住一条炮腿,将锹把压在自己的肚子下,再用肩膀扛起另一条炮腿,然后命令战士们开炮。战士们没人敢动,他们知道,一开炮班长就完了。几十米外,大批步兵被美军的火力点撂倒,眼看着战友们一个个的倒下,孔庆三急了,大声怒喝,严令战士开炮。战士们含泪开了炮,敌火力点被摧毁,美军三十余人毙命,但孔庆三也被火炮后坐力掀下山岗,因为炮位距离目标太近,一块炸飞的弹片又打在他的腹部,孔庆三当场壮烈牺牲。

许多战士饥食冰土豆,渴饮地上雪,浑身结冰凌,仍然顽强坚持战斗。有的趴在雪坑中连续战斗五昼夜,不少人的脚、袜、鞋全冻在一起,走不出战壕,冲锋时让战友把自己拉出来,仍坚持向敌人冲杀……

这样悲壮的情景在当时的东线战场随处可见。

在中国军队的凶猛进攻下,美军也伤亡惨重。刚开始时由于猝不及防,许多美军士兵连枪栓都没来得及拉开就被击毙在雪地里。陆战1师第7团D连全连二百多人,仅仅三个多小时后就只剩下了十六人。又过了约一个小时,D连几乎全部伤亡,连赶来增援的C连的一个排也伤亡了一半以上。

由于我军装备与后勤的极端落后,饥饿和严寒也成为了大敌。战斗打响后,部队少则两天,多则九天没有吃上一顿热饭,一天能吃上一顿炒面已是幸运,物资只能保障正常需求的四分之一。第九兵团的江南子弟们,大部分都没有适合寒区作战的冬装,又无寒区作战经验,冻伤减员异常严重,甚至大大超过了战斗减员。整连整连的战士在冲锋时突然倒地身亡,他们饥寒交迫的身体已经无法承受超过生存极限的环境了……

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战士们还一再突入美军阵地,但都因火力不足,冻伤严重,不能于当晚解决战斗,又不得不一再撤出。

连物资条件优越的美军也惨极了,美军卫生兵们只有把急救血浆塞进怀里,把吗啡针剂噙在口中才能保证这些急救品不凝固。许多美国士兵面对酷寒和中国士兵凶猛的进攻而神经失常,但也有不少美国军人表现出了超常的英雄气概。在柳潭里,中国军队突入阵地,与美军展开了血腥的白刃战,连长菲利浦斯双眼血红,捡起一支带刺刀的步枪一把插在雪地里,怒吼道:“从这条线起一步也不许后退!我他妈的就守在这儿。”吼声未毕即被乱枪打死。在德洞关口,一些中国士兵将两枚一组的手榴弹塞进袜子里对着美军阵地猛甩,美军陆战队员则在雪夜里借着月光狂舞工兵锹,像打垒球一样在空中猛挡手榴弹,虽然被炸死了不少人,倒也坚持到了天亮,守住了阵地。

连续十个小时的激战使美军携带的弹药也快要耗尽了,志愿军的攻势却仿佛没完没了,“只要美军火力稍弱,四处就响起冲锋号和哨声、喇叭声,又冒出凶猛进攻的中国人和横飞的手榴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