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7.html


当刘邦做出了放那些老百姓的决定后,大多数去服徭役的百姓各自逃散了,其中有几十个老百姓看到了刘邦这么大义凌然的一幕,心中顿生敬佩之意,当即决定愿意留下来跟着刘邦一起干革命。

此时的刘邦还在造反和安于现状之间摇摆不定,心里纠结的很,旁边的几十个跟着他的老百姓发现他们这位深为敬仰的大哥造反意志不这么坚定,心想你都干了这犯杀头的事了,还想全身而退,继续回泗水当你的亭长去?那是不可能的了,刘邦,自从你放掉了这些老百姓后,你实际上已经踏上了这条起来反抗暴秦的造反之路,不管你愿不愿意,你以后要生存下去,就必须起来带着这些陷入绝境当中的老百姓造暴秦政权的反,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可以行得通的办法了。

刘邦心里非常纠结和苦闷,两种念头不停的在他的心里斗争着,一时半会儿决不出胜负来,于是他就在半路上停下来喝酒了,不料借酒浇愁愁更愁,平常酒量很不错的刘邦这次喝了一点就醉了,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就在刘邦睡得正香的当口,那些跟随着他的兄弟们推醒了他,表情神秘严肃的告诉刘邦,前面有一条老大的白蛇挡住了去路,问刘邦该怎么办?

此时刘邦酒醉未醒,胆子很壮,不就是一条白蛇嘛,有啥了不起的,立马抽出腰间的佩剑,走过去就把那条挡道的白蛇给斩杀了。

就是这么稀松平常的一件小事,被后来的史学家们宣扬成了一种神话,(估计可能是那个一直追随他的那个卢绾同学设计策划的)

说什么那条白蛇是那个代表大秦的白帝的儿子,现在被刘邦这个赤帝的儿子杀掉了,天命所归啊,暴秦的统治连老天都看不过眼了,大家就跟着这个刘邦-赤帝的儿子起来造暴秦的反,这是顺应天意的,是必定能成功的。

就像所有的中国历史上的农民起义一样,为了能够得到当时老百姓最大限度的支持,这些被暴秦的苛政压迫得活不下去的起义领袖们大多都采用了这样一种天命所归,非我莫属的造反策略,并且大多取得了立竿见影的良好效果,还为后世的造反的老百姓们提供了模仿的样板,并且在长达两三千年的时间里屡试不爽,颇有建树。

现在这个秦末造反的理论版本立马就在刘邦那里见到了效果,跟随他的几十个兄弟们把这个故事一宣传,马上就有好几百个走投无路的百姓慕名来投奔刘邦了,连他的老家和他以前曾经工作过的地方的老百姓也纷纷来投靠他,顿时刘邦的队伍一天天壮大起来,很快就有了上千的人马聚集在他的麾下。

刘邦这下脑袋大了,这个时候他内心到底要不要像陈胜一样揭竿而起造秦朝这个老东家的反,还是回到原先的那个工作单位-泗水等着上级来查办他私自放掉这些去服徭役的老百姓的罪过之间一直纠结不定,可想而知,当时他的内心是多么的煎熬和困惑,最后刘邦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带着这些跟着他的老百姓躲到了一个叫芒砀山的地方,那个地方山高林密,沼泽众多,实乃是消灾避祸的好去处,就这样刘邦和跟随着他的那些兄弟们在芒砀山上过起了自给自足的隐居生活。

很快,他的老友在沛县工作的萧何捎信给他,说他们那个沛县的县令也想响应起义的浪潮,准备要带着沛县的百姓们造反了,考虑到刘邦你在沛县老百姓中的威望较高,想请你出山,回沛县来同沛县的老百姓一起反抗暴秦的残暴统治。

刘邦手里拿着萧何的书信,心里还是纠结摇摆不定,毕竟这个公开造反的事情可不是闹着玩的,成功的几率太少了,比现在买福利彩票中一等奖还难上几倍,何况这种事情一旦暴露或者失败,那丢脑袋的就不止刘邦他一个人了,这是要连累自己的家小的,千万马虎大意不得的。

就在刘邦左右摇摆,举棋不定的关键时刻,一个人的到来坚定了刘邦的意志和信心,此人就是刘邦的老朋友兼连襟-樊哙,他就是萧何和曹参派来劝说刘邦来的,说:“大哥,你放心,沛县县令那边我们都谈好了,只要你一去,马上就能成大事的。”

刘邦这时完全相信了萧何在信上所讲的情况了,觉得自己再不出山,就太不够意思了,太不顺应时代潮流了,要是再扭扭捏捏的装下去,那可就要上对不起老天的厚爱,下对不起沛县黎民百姓的拥戴了。

刘邦先生终于下定决心,做出了一个足以改变他自己和大秦帝国命运的重大决定:跟樊哙一起带着来投靠他的那些兄弟们到沛县去,造秦朝的反。

可刘邦的运气好像并不怎么好,当他带着人马刚刚走到沛县城下的时候,先前那个提出要响应起义的县令此时反悔了,他怕自己辛辛苦苦,冒着杀头灭族的危险做了这一回出头鸟,到头来还是给刘邦他们做嫁衣,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儿我不能干,得想个法子把这个刘邦和萧何,曹参他们给干掉。

估计这个沛县县令口风不牢,还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反正是萧何得到了这个消息,赶忙叫上曹参等人连夜逃出沛县,将这个变故告知了刘邦。

刘邦听了,感到这个事情严重了,自己和这些哥儿们已经被那个两面三刀的沛县县令卖了,想要回头那是不可能的了,再不动手的话,就真的要被灭族了,想想家里漂亮的吕美眉和活泼可爱的两个儿子,刘邦先生咬了咬后槽牙,对萧何他们说道:“兄弟们,今天我们不反也得反了,那么我们就从这个沛县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