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盲:中国式越狱 第一章 初进白山馆 10

景旭枫 收藏 10 40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3.html


10

3月6日深夜,23时55分。

“砰”地一声,房门被推开了,张海峰拖着受伤的王老板走进房间。王老板面无表情,脸色铁青,一言不发。A扶着王老板坐到沙发上。A也没有说话,默默地取出医药箱,开始为王老板包扎伤口。

房间内死一般的沉寂,王老板目光涣散,似乎万念俱灰,口中喃喃地念叨着什么。张海峰则显得非常冷静,心不慌,手不乱,为王老板包扎着伤口。

终于,包扎完毕,A将东西收拾完毕,坐到了王老板的对面,静静地点上一支烟,沉思。房间内继续沉寂。也不知过了多久,王老板似乎冷静了下来,他抬起头来,注视着A,声音低沉,一字一句,语速很慢:“你是对的。”

A没有回答,冷静地看着王老板。

王老板重复:“你是对的!我判断失误,致使重庆市地下党损失殆尽,而且,小猫同志也没救出来!这件事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A声音冷冷的:“最重要的是营救行动失败,一定会打草惊蛇,小猫和其他同志在白山馆的处境就更艰难了!”

王老板面色沉痛:“你说得不错!这件事我会给组织一个交代的!从现在起,你接替我的位置!”

房间内,一片沉寂,良久,A摇了摇头:“对不起,我接不了你的位置!”

王老板一愣,片刻,点了点头:“好吧,那……你保重!”王老板说完,缓缓抓起桌上的手枪,费力地站起身来,一步一步走向门口。就在手放到门把手上,刚要拉门,A突然发话,声音还是那种一贯的冰冷:“有三件事情,我需要你的帮助!”

王老板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A。

A非常冷静:“第一,你想办法集合重庆地下党的最后力量,设法帮我查出并破坏掉敌人的青盲组织;第二,如果不能破坏,那么就尽一切可能拖延住青盲组织的行动,以保证我的计划顺利实施;第三,在我的行动过程中,你要全力配合我。”

王老板完全呆住了,看着A:“你……要干什么?”

张海峰:“从现在开始,营救小猫的行动将由我一个人独立完成!”

王老板:“你……独立完成?”

张海峰:“对!”

王老板:“你……你怎么完成?将近两百个同志武装营救都没有成功,你有什么办法救出小猫同志?”

A冷冷地注视着王老板,良久,缓缓吐出两个字:“——越狱!”

听到A的这句话,王老板一下子惊呆了。

只见A看着王老板,平静地说道:“根据我掌握的情况,小猫同志虽然受过严格的特工训练,他的真正身份敌人暂时也并不清楚,但在白山馆这样的地方,一切都是未知,所以,时间已经非常紧迫!”

王老板:“你准备怎么救人?”

A:“我的计划是利用我的身份主动暴露,进入白山馆,然后带小猫同志一起从白山馆逃出来!”

王老板显得有些吃惊:“这……有把握吗?”

A缓缓说道:“所以,我需要你的全力配合!”

王老板沉思了良久,点头:“好!”

A:“你听好了,下面,是我的全部计划!”


此时,白山馆监狱外围,灯火通明。照明弹依然升腾在空中,大批特务正遍山搜索,遍地都是死人,一片血腥恐怖的景象。

白山馆的特勤科长徐行良,手下黄茂才、一号楼看守长冯彪等人带着数名手下正在搜索。一名看守老涂用脚踢开一个血淋淋的人,这个人动了动。

老涂喊道:“冯头儿、徐头儿,这儿有一个活的!”

众人立刻围了上去。那人被老涂一踢,已经醒了过来,只见他浑身是血,慢慢坐了起来,众特务马上用枪指住了他,喊道:“别动!”

那人看着眼前的特务,突然笑了,猛然间一伸手,拉着了手里的手榴弹,手榴弹兹兹冒起了白烟,众人大惊!

老涂:“冯头儿,快趴下!”

老涂瞬间将冯彪按倒了,巨大的爆炸声之后两个特务被炸翻在地。冯彪晃掉了脑袋上的土,旁边几个特务也战战兢兢地爬了起来。

冯彪一把抢过旁边一名特务手里的冲锋枪,走上前去,对着地上那人的尸体扣动了扳机,所有子弹全都倾泻在那名同志的尸体上。子弹打完了,冯彪还不过瘾,调转冲锋枪,抡起枪柄,在尸体上狠命擂了几下,使劲儿往地上吐了口口水:“奶奶的,这群共匪!”

冯彪将冲锋枪递给后面的特务,拍了拍手。徐行良走了上来,皮笑肉不笑地笑道:“冯队长,还是那么大的火气啊,嘿嘿!”

冯彪一笑:“让徐队长见笑了!”

远处又有看守喊道:“冯队长,这边有一个活的!”

众人过去,只见黑鱼等几个看守围住了一个人。徐行良上前:“怎么样?”

黑鱼:“好像还有口气儿!”

徐行良上前摸了摸那人的颈部,回过头来挥挥手。黑鱼回过身来大喊:“医生!医生!”

一个身穿白大褂、戴口罩的军医立刻拎着箱子跑过来开始检查。片刻,医生站了起来。

黑鱼:“怎么样?”

医生摇了摇头:“恐怕是救不活了!”

黑鱼:“冯队长,怎么办?”

冯彪扬了扬头,那名医生识趣地退到了一边。黑鱼上前举起手枪,将子弹上膛,顶住躺在地上那人的额头“砰”地补了一枪,尸体一颤。

冯彪:“继续搜索!”

众人继续向前。

不远处,通往白山馆的盘山公路上,到处是荷枪实弹站岗的特务和军警,警戒森严。重庆特调处处长李圣金和白山馆馆长孙德亮带着手下正急匆匆从山上走下来,径直往正停在公路边的一辆黑色奔驰轿车走去。

李圣金等人走至近前,轿车后车窗缓缓摇了下来,里面坐着一个人,头戴礼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脸,这人正是山鹰临死前说到的青盲组织的大头目——青盲灰。

李圣金显得有些忐忑,上前报告:“报告灰先生,所有来犯共匪,全部……全部被歼!”

青盲灰:“没有抓到活口?”

李圣金有些尴尬,顿了一顿:“没有,共匪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青盲灰冷笑了一声:“跑了的那两个人呢?”

李圣金:“也没有……抓到,救人的那个,应该是个高手,我们追踪人员一共损失了……”

青盲灰打断李圣金,冷冷说道:“李处长,你这次的差事,办得好啊!”

李圣金满脸汗水,开始不停地擦汗:“是是,是卑职失误,是卑职失误!”

青盲灰:“有一件事情,不知道李处长想过没有?”

李圣金:“请灰先生指教!”

青盲灰:“如此重大的武装劫狱,恐怕是白山馆自建馆以来,从来没有过的吧?”

李圣金连忙点头:“是是!”说完,李圣金回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孙德亮。

孙德亮赶忙上前一步,道:“灰先生,您说得不错,此次共匪武装攻打白山馆,简直是开天辟地,从未有过。以白山馆防守之森严,可以说是固若金汤,共军这种飞蛾扑火似的行动,完全可以说是一种自杀式的行为。”

青盲灰:“我想共匪的头头脑脑们恐怕也不是傻瓜吧,你们想一想,共匪之所以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李圣金弯腰:“灰先生的意思是,这里面……有名堂?”

青盲灰:“我敢肯定,白山馆里面一定是关了一条大鱼!一条我们还不清楚身份的大鱼!”

李圣金:“大鱼?”

青盲灰:“这条大鱼,一定是这次大清洗中抓来的!”

李圣金和孙德亮交换了一个眼神儿。

青盲灰:“李处长,孙馆长!”

李圣金、孙德亮:“是!”

青盲灰:“我命令,即刻对此次大清洗抓捕的所有人员,全部重新提审,不惜任何代价,一定要找到这条大鱼!”

李圣金、孙德亮对视一眼,连忙鞠躬:“是!”

李圣金和孙德亮转身快步离去。青盲灰面无表情地向李圣金和孙德亮的背影看了看,将车窗摇上去。车子启动,离开。

五分钟以后,白山馆的地下牢房,大批警卫冲了进来,上前纷纷打开牢门。有特务大声喊道:“所有犯人,全部走出房间!”

犯人们都乱哄哄地出来了,刘明义也出来了,看到眼前的大阵势,众人都不明所以,开始窃窃私语。

徐行良手里拿了一份名单,步履匆匆地走了进来。

黄茂才:“所有犯人全部带走,全部重新甄别!”

听到黄茂才的话,刘明义一惊!这时特务们已经上前,将所有犯人带离。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