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3.html


9

三天后,3月6日。夜,19时30分,重庆地下党一号情报站。

屋子内有十来个人,有的在闭目养神,有的在擦枪、准备武器。王老板和老胡、老陈、老赵等几个同志围在桌子前。桌子上面,铺着一张手绘的巨大地图。

王老板:“同志们,今天晚上的行动将是九死一生,所有的同志都要抱着必死的准备,大伙儿明白吗?”

众人:“明白!”

王老板:“好!现在听我的命令,老陈,你带领江北支队的同志们务必于21点45分前到达3号地点,记住,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一定要坚持到23点,为营救部队争取时间!”

老陈:“明白!”

王老板:“今晚21点50分整,主攻部队将准时到达2号地区,22时整,攻击将准时开始,我们将从西面和东面同时发起攻击,老胡,你带领狙击手、机枪手、迫击炮手负责火力掩护!”

老赵:“是!”

王老板:“一旦突击队到达白山馆围墙,老赵,你马上带爆破专家用最快速度炸开缺口,保证同志们以最短时间进入白山馆救人!”

老钱:“是!”

王老板:“记住,临出发前每个同志发一枚手雷,一旦被捕……”王老板说到这里,停住了话。

老胡:“王老板,你放心吧,我们绝不会给敌人留下一个活口!”

王老板最后扫视了一遍身边的每一个人:“好,同志们,那就……拜托了!”

众人:“保证完成任务!”

王老板掏出怀表看了看:“现在是19点35分,大伙儿分头准备吧,20点30分……”王老板刚说到这里,房门外突然传来一长两短三声敲门声,大伙儿都是一愣,有的人拔出了枪。敲门声再次响起,王老板给老胡使了个眼色。

老胡上前,警觉地:“谁?”

门外是A的声音,很低沉:“是我!”

老胡一愣:“张海峰?他怎么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老胡用目光询问王老板,王老板点了点头。老胡打开了房门,A走进房间。

老胡略有敌意地:“你怎么来了?”

张海峰没有理会老胡,径直走到王老板身前,声音依旧平静:“王老板,今晚的行动必须得取消!”

王老板:“你说什么?”

A:“这些天我详细查询了白山馆情况,你们这样去不可能有任何胜算!”

老胡:“张海峰,你他娘的说什么呢?”

A没有理会老胡,而是静静地看着王老板。王老板沉默了片刻,淡淡地说道:“你回去吧!”张海峰提高了音量:“王老板,我希望你再仔细想一想,这么鲁莽地去救人,没有任何意义!”

老胡:“张海峰,你这是在搅乱军心!”

张海峰上前一步:“王老板……”

王老板:“你走吧!”

A:“老王!”

王老板吼道:“你走!”

A怒了:“王平同志,你的这次行动是让同志们去白白送死!你要清楚你肩膀上的责任!”

王老板:“赵磊!”

赵磊上前:“在!”

王老板:“把他给我捆起来,押到柴房去,看好他!”

赵磊:“是!”

赵磊和另外一名队员上前,将A架了起来。A被拖走了,但依旧喊道:“王老板,你不听我的话,会后悔的!你必须取消这次行动!”A被拖出了房间。

房间内一下子安静了,众人面面相觑。良久,王老板平静下心情:“好了同志们,大伙儿分头准备吧,8点整,我们准时出发!”


两小时后,3月6日,21时45分,白山馆监狱外围。

密林中,一队人马在穿行,王老板抬头看天,头顶一片漆黑。林中只有细密的脚步声和微微的呼喊:“快!跟上!”

走出密林,前面是一面缓坡,空旷之处终于可以看到前方。王老板一抬手,众人停了下来。

老胡走了过来:“王老板,已经到达2号地区!”

王老板四下里看了看环境:“江北支队的同志们到了吗?”

老胡看了看表:“还没到,不过还有点时间。”

王老板:“好,所有人听我的命令,原地待命,检查武器!”

老胡:“是!”

王老板:“老胡,你跟我到前面看看!”

老胡:“好!”

王老板和老胡两人慢慢爬到一个土岗后,只见一座巨大的监狱耸立在不远处的低谷中的高地上,三面悬崖,一面缓坡,笼罩在一片灰雾中,黑黢黢地,没有任何光亮,显得异常恐怖。

老胡:“这就是白山馆?”

王老板点了点头。这时,身后的密林中,传来“咕咕,咕咕”的鸟叫声。两人回过头来,老胡弯起手,也“咕咕”叫起来。树林里簌簌连声轻响,一行人钻出来。领头的孙队长赶在前面,冲过来和老胡、老陈、王老板握手。

王老板:“孙队长!辛苦了!一路上还顺利吧?”

孙队长:“一路顺利!大家都准备好了!”

王老板点头:“好!”

王老板掏出怀表看了看,指针指向深夜22点整。王老板合上怀表:“时间差不多了,同志们,我们出发!”

老胡、老孙:“好!”

两人一挥手,队员们站起身来,队伍迅速出发。

山林的尽头,大家在山林边的乱石堆中爬着。四周一片沉寂,平静得让人感觉诡异。众人谨小慎微地往前移动。前面就是白山馆了,这里是一道缓坡,上面没有任何树木和杂草,一马平川。

老孙爬过来:“王老板,我带一组人吸引敌人火力,你们沿着缓坡过去。”

王老板点头:“去吧。小心!”

老陈狠狠点头,爬开,他挥了挥手,二十多人跟着他往前爬行。

王老板见老陈爬远,回头打了个手势。剩下的人五人一组,向缓坡移动过去。王老板走在队伍中间,行进顺利,大家已经上了缓坡,白山馆那高耸的围墙似乎就在头顶。突然,老胡身子一晃,似乎踩中了什么东西,一个趔趄。

王老板伸手扶住他:“小心!”

老胡站定了,但就在这时,就在老胡踩中的地方,一颗照明弹“嗵”地打上了天空。

老胡:“怎么回事儿?”

老胡话音未落,四周更多的照明弹打了起来,瞬间,白山馆附近亮如白昼!几乎同时,白山馆的探照灯扫了过来!机枪的声音响起来了,还有火炮,根本来不及反应,同志们一片一片地倒下。

王老板:“同志们,跟我上,冲到围墙就安全了!”

人们都奋不顾身往前冲,人肉磨坊,异常惨烈,炮弹一颗颗落在人群中爆炸,机枪扫过来,就如割麦子一般,一片一片的人倒下——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屠杀!

众人还在拼命往上爬,王老板也紧跟着。巨大的炮弹落在王老板附近,王老板滚落下来,这时,满脸是血的老陈冲过来拉住王老板,喊:“王老板!快撤!再不撤就全完了!”

王老板:“混蛋!你怎么来了!”

老陈:“江北支队的同志们……同志们,全完了,这是屠杀!屠杀!我们中计了,敌人安排好的圈套让我们钻!王老板,快走,我掩护!”

老陈从旁边一具尸体上拿起机枪,疯狂射击:“老胡,快保护王老板撤退!”

就在这时,一串子弹打在老陈的腿上,老陈一晃,跪倒在地,抱起机枪继续射击。老胡一把拉起王老板:“快撤!”

众人撤了下来,只有不到二十人。老陈看着王老板等人撤了,打完机枪里面的子弹,一头栽倒。

雨一样的子弹追在他们身后。王老板、老胡这十几个人拼命地跑。一路上不断有人中弹。大伙儿拼命跑着,跑到了密林中一小块空地,这时候,王老板身边只有老胡等几个人了,大伙儿往前跑,穿过空地,进入前面的密林,突然,正前方一声巨响,一个人被炸翻在地。

老胡:“不好,有地雷!”

同志甲:“我们进入雷区了!”

同志乙:“怎么办?”

王老板也呆住了。就在这时,炮火和子弹声也突然停了下来,竟然一片宁静。王老板回头看了眼,白山馆如同死神的宅第一般竖立在那山崖上,蔑视着他们。只有几十颗照明弹在白山馆的四面八方缓缓降落着,如同白昼。

王老板:“这里过不去了,赶快找别的路!”

老胡痛苦地:“来不及了!”

老胡回过身来:“谁去?”

一同志:“我去!”

那名同志想都没有想,就冲进雷区,在地上翻滚着向前。这名同志滚了十米不到,被地雷炸成碎片。老胡拉着王老板,其他人紧跟着。白山馆没有动静,甚至警报也停了,好像在看一出戏。

老胡吼道:“第二个!”

另外一名队员上去了,很快又牺牲了。最后,王老板和老胡全身是血地站住了。身后已经没有队员了。

老胡:“我去!”

王老板一声大吼:“回来!”

老胡站住了。王老板痛苦地摇了摇头:“老胡,没用了,过不去了!”

老胡:“马上就要冲出去了!王老板,只要你在,组织就垮不了!”说完,老胡大步跑进了雷区。就在老胡即将跑出雷区尽头,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老胡牺牲了。

王老板大喊:“老胡!”

王老板拎着枪,浑身血污,终于冲出了雷区,这里是密林间的一片空场。突然,前面车灯打开,王老板看清楚了眼前的情况,他惊呆了。只见就在王老板面前的空地上,停了七八辆汽车,还有上百名敌人,敌人静静地等在那里,像看热闹一样,盯着王老板,数盏大灯照过来,王老板已经被包围在光芒中间。王老板拎着枪,对着敌人。

一时之间,死一般的安静。

一名看守走下车,举起了一个喇叭,这人正是白山馆特勤科科长徐行良的手下黄茂才。

黄茂才举起了话筒,喊道:“对面的共军朋友,你已经被包围了,只要你放下武器投降,我们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王老板没有动。

黄茂才继续喊话:“缴枪投降吧!只要你投降!我们优待俘虏!”

王老板缓缓转过身来,对视着对面的敌人,死一般的沉寂,没有任何人出声,只能听到汽车的发动机轰鸣,双方就这么对峙着。

特勤科长徐行良从黄茂才手里拿下话筒,很悠闲地,向前走了几步,停下,举起话筒,缓缓地,猫捉老鼠一般,对王老板慢慢说道:“这位朋友,我给你一分钟时间,放下武器,我会算你主动投诚,白山馆不会亏待你的,否则,白山馆的手段你刚刚也看到了!”

徐行良看了看表:“好!开始!”

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王老板,王老板脸上是大滴大滴的汗珠,涔涔落下,异常寂静。

徐行良将话筒递还给看守,掏出香烟,很悠闲地点上了一根,抽着。这边,王老板拎着枪,汗如雨下。

良久,王老板抬起头来,看着徐行良,咬着牙缓缓说道:“你们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投降的!”

王老板仰天长啸,举起手枪一把顶在了自己太阳穴上,王老板勾动了扳机,举枪自尽!就在这最危急的一刻,突然之前,“砰”地一声枪响,王老板手中的枪被打飞了,飞出去的手枪在空中还放了一枪。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王老板惊呆了!只见对面一名军官放下手里的长枪。

徐行良笑道:“周队长,还是当年那么好的枪法啊,嘿嘿!”

那个叫周八的军官一笑:“徐科长见笑了!”

徐行良将香烟扔在地上,用脚撵了撵,一挥手:“弟兄们,上,抓活的!”

就在这时,猛听得众看守身后的树林中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四周围爆炸声音此起彼伏,剧烈的气浪将看守们冲得东倒西歪,全都乱套了。也不知过了多久,爆炸声音停止了,众人爬起身来,回头一看,只见就在众人眼前,王老板已经不见了。

徐行良喊道:“快追!”

众看守向前追去。

密林中,一名黑衣人扶着王老板飞快地向前跑着,身后枪声大作,敌人已经追了上来。王老板和黑衣人迅速地跑着,跑至尽头,竟是一道悬崖!只见那黑衣人不慌不忙地取下了身上的背包,拿出绳索,看准对面悬崖上的一棵老树,一甩手,将绳索甩了过去,再将这边的绳子系在悬崖边的一棵树上。

一切准备完毕,追兵的声音已经很近了。

黑衣人拿出一个V字型勾索勾在了绳索上,低喊了一声:“抱紧我!”

王老板抱住那人,两人向悬崖下跳去。V字型的勾索紧紧勾在绳索上,两人迅速沿绳索滑向对面悬崖,只听得耳旁风声呼呼作响。

敌人追兵已到。这些人显然是训练有素,并未停歇,迅速解下皮带,顺绳索滑下悬崖。

王老板看到了这个景象,大惊。两人滑到了对岸,黑衣人迅速解开勾索的铁棍,看了看对面滑过来的敌人,冷冷地一笑,从腰间摸出两颗手雷,挂在了绳索上,打开了保险,手雷兹兹冒起了白烟。此时,追兵已经滑到悬崖边上,猛然看到绳索尽头兹兹冒烟的手雷,大惊失色。随后一声巨响,伴随着巨大的火光,敌人全部报销了。

王老板松了一口气,缓了半天,才道:“这位好汉,多谢你了!请问怎么称呼?”

黑衣人缓缓摘掉了面罩,王老板看清来人,不由得一声惊呼:“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