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盲:中国式越狱 正文 一、初进白山馆

景旭枫 收藏 0 7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3.html[/size][/URL] 第一章 1 1947年,2月27日,17时53分。重庆,百万山。 此时正是黄昏,深山的林地内,一个二十来岁的人正踉踉跄跄、拼尽全力地奔跑着。他就是重庆地下党泗水线第三桩——代号“山鹰”。 在山鹰身后不远处,一群便装国民党特务牵着数条狼狗追来。 山鹰拼命地跑着,一边跑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3.html


第一章

1

1947年,2月27日,17时53分。重庆,百万山。

此时正是黄昏,深山的林地内,一个二十来岁的人正踉踉跄跄、拼尽全力地奔跑着。他就是重庆地下党泗水线第三桩——代号“山鹰”。

在山鹰身后不远处,一群便装国民党特务牵着数条狼狗追来。

山鹰拼命地跑着,一边跑一边遏制不住地沉闷地咳嗽着。他一直用手紧紧地捂住嘴,这样使他奔跑的姿势显得极为怪异。突然,他摔倒了,松开手低头一看,手中满是鲜血,嘴里的血也不断地涌出,是黏稠的几乎发黑的血,他想捂住,但怎么也捂不住,像是呕吐一般,他拼命地吞咽几下,这才止住。

山鹰挣扎着站起来,踉踉跄跄地继续往前跑。后面响起一阵密集的子弹射击声,但没有打中。山鹰奋力翻下了山沟,下面是一条水流湍急的溪水,山鹰还在拼命地咳,此时,他的鼻孔和嘴角都涌出大股大股的黑血,其状异常恐怖。

山鹰已经跑到了溪水尽头,那是一处悬崖。他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特务,用尽最后一点力量,一头跳下了悬崖。他的身后顿时枪声大作。


2月27日,夜,21时35分。重庆地下党泗水线联络站。

深夜,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坐在桌子前,火盆里正烧着一些重要文件。他就是重庆地下党员,泗水线第一桩,代号“老海”。

外面传来了几声断断续续且不大的声响,似乎是有人在敲门。这声音在寂静的深夜里显得十分诡异。

老海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侧耳听了听,那声音又没有了。他松了口气,但片刻,那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一次明显比上一次重,是敲门声!

老海迅速将手里的文件烧完,快步走到床边,拉开褥子。床铺下面是一把锯短了的散弹枪,老海“咔嚓”一声将子弹顶上膛,双手持枪,走到门口。此时,不规律的敲门声再次响起。

老海警觉地问道:“谁?”

没有人回答。

老海轻轻拉开门,并没有人。猛一低头,只见地上趴着一个人,正是侥幸逃生的山鹰。老海一惊,喊道:“山鹰!”

趴在门口的山鹰这时勉强抬起头来,只见他脸色发青,甚至眼睛中也有一丝暗青色。

老海:“山鹰,怎么回事儿?你……怎么了?”

老海伸手拉住山鹰,想把他拉起来。猛然间,老海发现山鹰的手臂已经中毒溃烂,恐怖至极。

山鹰一把抓住老海:“青……青……”

老海:“你说什么?”

山鹰用最后仅有的生命燃烧成最后一句话:“青……青……盲!”

山鹰眼中最后一丝光亮被青色笼罩,头一低,气绝身亡。

2

2月27日,深夜,23时25分。重庆某停尸房。

漆黑之中,一盏吊灯点亮了,这是一个不大的屋子,摆了四张停尸床,两个男人站在正中的一张停尸床旁,都戴着礼帽,看不清脸,最前面是老海。

老海伸出手来,将床上的白布拉开,露出那死人的脸来,床上躺着的正是山鹰的尸体。山鹰依旧睁着眼睛,眼睛却已经没有白色,而是一种青色,脸上也暗青一片。

老海声音沉痛:“这是最近一个月回来的第四位同志。”

身材稍矮一些的中年人上前检查了一下山鹰的尸体,他是重庆地下党总负责人,代号“王老板”。

王老板:“死因查出来了吗?”

老海摇头:“没有,但症状和前面三个一模一样!”

王老板:“具体地点查到了吗?”

老海摇头:“也没有,不过山鹰临死前,说了一句话!”

王老板:“什么话?”

老海:“——青盲!”

王老板抬起头,看了看一旁另外一个人,两人交换了一个眼色。王老板回过头来,不露声色地沉默了片刻:“还要再派人去,必须要查到!”

老海痛苦地摇了摇头:“王老板,没有人了,我先后派了十七位同志,就……就回来这四个!”老海回过头,房间内,除了山鹰,另外三张床上还有三具尸体。

王老板喃喃道:“看来,敌人已经把我们逼到悬崖边上了!”王老板回过头来,“组织上安排的小猫什么时候到?”

老海:“三天后,下午4点,朝天门码头。”

王老板点头:“好。从现在开始,停止一切其他活动,接应小猫的行动将由我和A亲自负责,你立刻通知相关接站同志,明晚10点在三号地点会和,详细商议接站方案!”

老海:“是!”

老海说完,迟疑了一下,似乎又要问什么,但嘴唇动了动,没有说出来。

王老板:“有什么问题吗?”

老海迟疑地:“王老板,这个小猫同志……”

王老板:“小猫同志是我党在这一领域的唯一专家,也是目前唯一能够帮助我们的人,所以后天的接站绝不能出任何纰漏!”

老海郑重地点头:“我明白!王老板,你放心吧!”

这时,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A”走到山鹰的尸体旁边,凝神观察了起来。这个人三十来岁的年纪,身材颀长,目光如电,他便是在重庆地区唯一与王老板平级的中共独立级特工张海峰,代号“A”。他的掩护身份是国民党重庆军需供应处中校副处长。

A观察了一番,他注意到山鹰脚上穿的布鞋。A从旁边的桌上拿起了一只放大镜,仔细观察着那双布鞋。突然,A似乎发现了什么。放大镜下,布鞋的鞋帮与鞋底之间的缝隙中似乎夹着一个很小的、不易察觉的东西。

A拿起旁边的镊子,小心地慢慢将那片东西取出来,是一小片树叶。A从口袋中掏出一块手绢,将那一小片树叶小心地放到了手绢中。

A将手绢递给老海:“想办法,查一下这片树叶的来历!”

老海:“是,我马上去查!”

3

三天后,1947年3月2日,下午,15时30分。重庆市朝天门码头。

码头上人来人往,到处是小贩吆喝声,码头十分热闹,有轮船到岸,下船。一切显得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异常。

码头上,化妆成小贩的老海在叫卖着香烟。老海旁边有一个干果摊,老海的手下“辣椒”正在照顾着摊位,两人不时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距离两人不远处的高坡上是一间叫做悦来茶楼的二层茶楼。茶楼二层一个雅间的窗台上摆了一盆花。两个人正站在窗口处,似乎有意无意地观察着外面的街景,正是代号叫“A”的张海峰与王老板。

王老板观察过环境,对A道:“看来一切正常,但愿今天的船不要晚点,否则对我们的接站行动很是不利。”

A:“现在是春汛期间,潮水很猛,下游过来的船时间上恐怕不好掌握。”

王老板点了点头:“是啊,应急方案准备好了吗?”

A:“都准备好了!”

王老板:“那就好。”

王老板坐回到桌子旁,给自己倒了一杯茶,A却没有动,继续在窗口观察着。此时,所有接站人员都不知道的是,就在王老板与A所在的悦来茶楼一号雅间隔壁,国民党重庆特调处的特务已经开始对码头开始实施全面布控。

二号雅间内,窗口处站着一个身着便装的中年男人,拿着望远镜正在观察街道,此人正是国民党重庆特调处处长李圣金。

门声响起,一个身穿中山装的男人毕恭毕敬地走上前来,他是李圣金的左膀右臂任达强。

任达强上前:“李处长,按您的吩咐,一共设了三道卡子,码头全被控制住了。除此以外,我们还控制了中山路、襄阳路和李子坝三个街区,全都滴水不漏,这一次,共匪恐怕是插翅也难飞了!”

李圣金放下望远镜:“好!据可靠情报,此次共匪在码头上将有重大活动!我们绝不可掉以轻心!”

任达强:“卑职明白!”

李圣金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拿起望远镜,向下望去。透过望远镜的镜头,可以清晰地看到码头上负责接站的老海。李圣金放下望远镜,冷笑了一声:“任队长!”

任达强:“卑职在!”

李圣金:“叫你的人马上控制住百子湾和关公庙的所有制高点,将这两个区给我严格监视起来!”

任达强疑问:“李处长?”

李圣金用手指了指下面远处的码头:“码头上那个烟贩子,你看到了吗?这个人有重大嫌疑!”

任达强恍然大悟:“卑职明白了,我马上去安排!”

五分钟后,码头附近一条台阶上的街边,一个卖切糕的摊位上冲过来两名便衣。便衣快步走到卖切糕的老人身前,低声说道:“老头儿,你的摊子借我们用一下!”

老头儿一愣:“你们……是什么人?”

这时,便衣的枪已经顶在了老头儿的腰里,老头儿呆住了:“好好!你们用,你们用!”

便衣:“把你的围裙脱下来!”

老头儿:“是,是!”

老头儿顺从地脱下了围裙,便衣换上衣服,站在摊子边,抬起头望向另外一边的二层小楼。二层小楼的阳台上,一个女人正在晾衣服,猛然间,一名便衣闪身上了阳台,女人“啊”地一声尖叫,那便衣上来将女人的嘴捂上。

便衣:“别叫,我们是特调处的,借你的屋子用一下!只要你配合,不会伤害你的!”

女人慌乱地点了点头。那便衣一使眼色,另外两名特务冲上了阳台,躲在晾好的衣服后面,观察起远处的码头来。

码头上一切依旧正常,丝毫感觉不到几条街外的那种紧张,老海还在悠然自得地卖烟。

老海走到卖干果的摊子边:“辣椒,生意怎么样啊今天?”

辣椒:“还行还行,抗战胜利了,生意也好做了啊,呵呵!”

老海:“谁说不是呢!”随后马上小声说道,“船马上就到了,做好接应准备!”

辣椒低声:“明白!”

两人抬起头来,只见远处的江面上,一艘轮船已经渐渐靠近了朝天门码头。轮船上,乘客都挤到了船边,眼望远处朦朦胧胧的重庆市的山峦轮廓,指指点点。

此时,代号为“小猫”的刘明义也站在人群之中。他是一个看起来极为平常的男人,看着倒像是个教书先生,穿着四十年代再寻常不过的知识分子的旧式西服,没打领带,穿着棕黄色的厚重大衣,提着一个半大的箱子,显得风尘仆仆。

船员摇着大铃铛走过来:“到站了啊,大家不要乱,看好自己的东西啊!”

轮船的汽笛声再次响起来。

4

悦来茶楼的一号雅间内,A端起了茶杯,掀起盖子慢慢吹了吹,喝了口茶。耳边码头上的汽笛响起,颇为悠扬。

A喃喃自语:“好茶啊!好多年没喝到这正宗的南方来的龙井了。”

王老板一笑:“是啊,都是小鬼子闹的,现在小鬼子被打走了,只不过我们还要面临一场更严峻的战争了!”

A点了点头,没有再回答。

王老板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通知下面的同志们,开始行动吧,准备接站!”

A放下茶杯,走到窗口前,就在A的手放到了花盆上之际,A突然一怔——只见街角原本卖切糕的老头儿已经不在了,换上了两个彪形大汉。A迅速再看街道上其他的情况,不远处,阳台上晾衣服的女人也不见了,阳台上挂满了衣服,衣服与衣服之间似乎被人用手撑开……A的眉头拧紧了。

王老板走上前来:“怎么了?”

A没有回答,王老板向外望去,立刻明白,伸出手一把将花盆推倒:“快!我们马上下去!”两人快步离开房间。

就在王老板推倒花盆的一瞬间,码头上的老海和辣椒已经看到了。

老海:“坏了!有敌人!”

辣椒:“老海!赶快想别的法子!”

老海摇头:“来不及了,我们肯定都被监控了!”老海思索片刻,依旧显得很平静,“这样吧,我去码头闹事,只要能让小猫同志看到就行!你赶快收拾摊子走,小猫见你不在,肯定就明白了!”

辣椒:“不行,我们一道去,我掩护你!”

老海看了看远处的码头,已经开始下船了,时间已经很紧张了。

老海:“来不及了!辣椒,你快跑,能跑一个是一个!快走!”老海说完,背着烟箱子快步离开了。辣椒愣了一下,赶快收拾摊子。

码头这边,轮船已经靠岸了,刘明义混在下船的人群中,挤出了检票口。

老海背着烟箱子迎了上去,刘明义混在人群中远远地走了过来。突然,老海一把抓住旁边一个路人,同时,手里拿了一张假钱。

路人:“干啥子唆!”

老海:“瓜娃子的,给我假钱!”

老海拉扯住路人的衣领。

路人:“郎个?哪个给你假钱了?”

老海:“你还想赖?你还我钱!”

两个人扭打起来,路人纷纷驻足围观。

人群中的刘明义警觉了,他看了看老海,老海根本不看他,拼命喊着:“假钱,假钱!你这个骗子!”

刘明义迅速往对面街头望去,只见那个卖干果的摊位已经没人了。刘明义眉头一皱,回头看了看那个闹事儿的烟贩子,顿时明白了,马上转身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码头上,已经一片混乱。

悦来茶楼二层的二号雅间内,李圣金和任达强都看到了下面这一幕,二人都是一愣。

任达强:“李处长,共匪好像察觉了!”

李圣金皱眉不语。

任达强:“我马上下去,把那个卖烟的抓起来!”

李圣金摇头:“恐怕晚了!”

任达强傻了:“那……怎么办?”

李圣金显得异常冷静,沉吟了片刻:“你通知所有弟兄,马上控制住码头和附近所有街道,周围两公里范围内,只要是二十岁以上的男人全部抓起来!这么短的时间没有人能跑得出这个范围!”

“卑职明白!”任达强快步离开。

码头上,老海还在和那名客人扭打着。突然,四五名便衣拎着枪冲上码头,向老海围了上去。老海看到便衣冲了过来,一把推开那名客人,转身就跑。

客人:“瓜娃子,你给我站住!”

客人追了上去,几名拎着枪的便衣超过客人,快步追上了老海。一名便衣喊道:“站住,再不站住开枪了!”

前面一片空场,老海只得站住了。一名便衣扬了扬手枪:“转过身来!”

老海静了一静,缓缓转过身来,就在老海刚刚转过身来的一刹那,他掏出手枪,“砰砰”两枪,两名便衣应声倒地。老海转身就跑。便衣们都愣住了,片刻,有人喊道:“快追!”

众人追了上去,枪声响起来。

老海肩膀中弹,一个踉跄,快步跑过了街角。

后面码头上,那名原本和老海吵架的客人看到眼前发生的情景,双腿打战,目瞪口呆。

不远处的街头,刘明义快步向前走着,突然,前方警报声猛然响起,大批警察、便衣和特务冲了出来,围堵住各个路口。

人群惊恐万状,有人四散奔逃。

这时,一辆卡车冲过来,堵住了路,卡车上的特务举起卡宾枪,对天打了一梭子,另外一个特务拿着大喇叭在喊:“所有人都给我听着,全部原地趴下,违者格杀勿论!”

街上的人乱哄哄地趴下了,刘明义眉头一皱,袖口微微一抖,一个圆形的玻璃瓶坠入手中。刘明义跟着混乱的人群闪到一边,故意一个趔趄,将手中的玻璃瓶弹入一个树洞之中。

特务们走了过来,逐个检查行人,抓起了一个男人,正是辣椒:“证件!”

辣椒拿出证件,特务看了一眼,一挥手:“带走!”

辣椒被抓走的时候,奋力回过头来看了看后面的刘明义。

检查到刘明义了,特务把刘明义抓起来:“证件!”

刘明义掏出证件递给特务,特务看了看,一挥手:“带走!”

刘明义也被押上了囚车。

朝天门码头上已经完全乱了,警报声大作,王老板在人群中奋力向前挤去,神色焦急。突然,一只手“刷”的从巷子中伸出,将王老板拽了进去——是A。

王老板看到是A,松了口气,焦急地说道:“小猫同志被捕了!”

A:“是敌人的大清洗,快走!”

A拉着王老板,快步离开。

码头附近的胡同中,特务们还在追捕老海,老海捂着肩膀,边跑边开枪。特务在后面喊叫道:“快,抓住他,要活的!”

老海转过一条胡同,里面是个死胡同,老海回过身来,特务们围了上来。老海用枪指住了特务们,特务慢慢上前:“放下枪!”

老海轻蔑地一笑,回过枪来,一下子顶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老海望着眼前的敌人,低声喊道:“中国共产党万岁!”

老海扣动了扳机,特务们瞪大了眼睛,全都惊呆了。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