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落雪 正文 3

爱在无言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8.html[/size][/URL] 喜颜。依旧是三年前。三年前的那天,也就在老爸生日的前后,我听着隐形的翅膀,他敲门闪亮了我的Q。 他是谁?——哦,他只是一位素昧平生的朋友,我在那一阵上网聊天时认的一个弟弟。开始,我只在空间相册上见过他,一个颇青春的大男孩,面容里透着淡淡的感伤。华佗在总结人类表情时,用了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98.html


喜颜。依旧是三年前。三年前的那天,也就在老爸生日的前后,我听着隐形的翅膀,他敲门闪亮了我的Q。


他是谁?——哦,他只是一位素昧平生的朋友,我在那一阵上网聊天时认的一个弟弟。开始,我只在空间相册上见过他,一个颇青春的大男孩,面容里透着淡淡的感伤。华佗在总结人类表情时,用了七情这俩字;感伤也许就是其中之一。我想到伦勃朗的画,想到梵·高那有名的自画像。偏好黄颜色的梵·高,幻想得到亲情与爱情的梵·高,悲剧的梵·高。哦,弟弟的表情就和梵·高一样;不仅表情一样,经历也有些相似,为了爱而伤感。听着他的讲述,一连几天我也陷落于感伤中。

梵·高割掉了耳朵,向那女子表达爱情;弟弟却割掉了阳光般的青春,向自己哀悼爱情。


喜颜。我本来打算把他从过去的感伤里拉回来,好好过现在的生活。人,不能在过去里生活,总要迈出那阴影,迎向明天的阳光;即便只是今天,也要好好的,不能因为昨天而忽视今天。可虽然我知道这道理,但聊过几次,发觉自己越来越了解他;随着这样的了解,我也慢慢陷入他的感伤里。


我在感伤自己认识这样一个感伤的人,感伤自己这样的多愁善感。

有一个久远而泛黄扔故事,说是一位旅人途经一片沼泽,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人陷在里面,即将被吞没,就试图过去拯救;可刚迈出脚步,却看到自己也陷在其中,不能自拨。喜颜,我就是那位旅人,早已陷在忧伤里,不能自拨。他呢,则是竖立在我面前的镜子,反射着我自己,虽然我们的经历不一样,性别也恰恰相反。

喜颜。在他的叙述里,他总是很感伤,就象一头受伤的野兽,躲在岩壁后的一角,默默舔着自己的伤口,默默承受着。


那几天的天气也仿佛他感伤的情绪,淅沥着细雨,就象魏尔仑的诗句,这城市,这街巷飘着细雨,淅沥着;我匆匆穿过街巷,留恋在网吧,听着他的倾诉,心里一阵阵的迷蒙……


那天,他头一次向我打开视频。他和相册上一模一样,甚至衣着也一样。因为很小就是他自己在照顾自己,没有多余的钱来用作糊口之外的奢侈,所以他总是穿着同一套衣服,无论哪一季的到来。


他的女朋友结婚了,新郎却不是他;他感伤自己忘不了她,感伤以前的一切,怀念和她在一起相处的时光,怀念她小鸟依人的模样,怀念她为自己煮方便面的日子。在他的叙述里,他的命运似乎就是多舛,很早爸爸妈妈就离开了他,缺少家的温暖,缺少爱,因此他不知道什么叫好好的爱自己或是好好的爱别人;曾经以为得到了真爱,但到了最后所爱的人还是跟别人结婚了。那一刻,视频那头的他说,他爱的人曾经也改变了他的命运。我不知道他以前的命运是什么样的,只看到他那张忧郁的脸;所以,我只能告诉他,每个人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里。这个时候,我倒希望他有双隐形的翅膀,带他从过去生活的阴影当中飞出来,好好过现在的生活,好好过以后的生活;不管怎么样过去的都已经成为了过去了,都已经翻过一页,何必让那些不快乐的过去来继续困扰自己的生活呢?


喜颜。我不知道自己这样劝他对不对。人生的境遇里,会遇到许多事情,快乐、忧伤;而无论快乐还是忧伤,都会渐渐的离我们而去。 生命是一场幻觉,烟花绽放了,我们离开了。哦,我这样说,是不是有些残忍?


是的,我有些残忍,而且是那种淡淡感伤式的残忍。


事情上,遇到这种事情,谁的劝都只是别处的风,拂平不了受伤者的灵魂;谁都无法替代受伤者痛楚的心。


每当夜深人静时,我胸头总会涌起某种莫名的感伤!我是个喜欢夜晚的人,无尽的黑给我无限的遐想!这也是我为什么会在夜里,冒雨到网吧的缘故。


喜颜。那一刻,他没有预告通知,就关了视频。然后,他打过来一行字:他说,他不想让我看到他的眼泪。于是,我没再要求他开视频,只是心事重重的打过去一个‘哦’字,沉重地幻想着他流泪的模样。那一刻,我再不知道怎么劝他;因为我也陷落于感伤里,不能够自拨。


连自己都不能劝自己快乐起来,又怎么劝别人?!我点击开爱听音乐,单曲循环,播放起那首歌。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当我疲倦时,Q的那头闪了闪,传来个讯息,一句‘拜拜’,他下线了。我几乎来不及给他回讯息,他的头像就已经成灰。


如果没有这网络,我不可能认识弟弟。我再一次这样想时,心里一阵恍惚。


喜颜。忽然,我想到我的画。绘画,那是我的学业,也是我的擅长,我从小就开始画。慢慢的,不知搁哪里来印象,那一缕缕线条随着思绪的飘过,形成我自己的世界。喜颜,画画的人,心里都藏着份看不见、触不到的忧伤,因为绘画的那双手以及观察的那双眼睛章鱼触角一样探向了人类灵魂的隐秘处。而我最爱的素描,就象瞬间的相机快门,将以最快的速度抓住一个人刹那间的情感表象。那么,我是不是在无意间抓住这个弟弟的刹那,同时潜入他的内心,跟着他一起感伤。


年轻的高更说:总有一天,人们会把我奉为一个神话,或者是报纸将我塑造成的那个形象。那么,我想,总有一天人们会忘记我所听到的和我所经历过的,不会再有人记起我;在他们的记忆里,我逐渐模糊,成为淡淡依存的一点,成为虚无……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