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芦苇—洪泽英雄传 下部 第三十六节 草纸军票

张冬梅 收藏 0 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


第三十六节 草纸军票

野地里面,推开遮在棚子门口的秸杆捆子,小岛一夫探头看看外面的天空,用力握了一下拳头,下了个决心。他想起了哈哈桑的嘱托,必须照顾好妹妹,他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必须给妹妹解决饥饿的问题。

一夫帮妹妹理理杂乱的头发,头发上面还粘着些个枯黄的杂草,妹妹的脸色看起来也是蜡黄的,没有精神头。一夫对妹妹美惠子说:“衣莫朵,等我去买吃的回来,不要乱走,不要和人说话!”

美惠子懂事地点了点头,她知道必须学会坚强,尽管她不知道坚强应该是怎样的概念,什么样子?

小一夫又朝黑森指了一下,黑森不亏是久经训练的军犬,明白了主人的命令,听话地趴到棚子门口去了,它的职责就是保护好自己的小主人。

美惠子在棚子门口目送哥哥在野地里面的土路上走进了淡淡的秋雾里,田野里面已经没有了生气,除了在浓雾中若隐若现的荒草沾了露水无力地低垂着。雾还没有散去,微微的秋风裹挟着秋雾,透着些寒意,一夫哈了哈有点冷的手,回头看到妹妹在棚子门口怯怯地望着自己,眼里面闪动着泪光,就在这一瞬间,小一夫几乎要放弃了外出的念头,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他必须成行,一定得成行。

小一夫终于踏上了小路,小路在秋雾中延伸下去,看不到尽头,回头望望,棚子和妹妹的影子在秋雾中已经越来越模糊。路上没有什么动静,小一夫心里面又轻松,又感到有点莫名的紧张。邻近大路了,秋雾中才隐约有行人偶尔发出的咳嗽的声音、小声说话的声音,只有吆喝牲口的声音才有点悠扬,远远地穿透过来。

镇子里面,早市已经开张了,大老远地就听到镇子里面一片乱哄哄的样子,像这样的场景已经是久违的了,人们似乎有点儿夸张地大声吆喝着。卖萝卜青菜的、烧饼油条的、打铁的、卖肉的,乱哄哄的,叫声一片。饼子焦香味道、点炉子的柴火的烟味道,混杂在一起,叫人有点儿兴奋,偶尔走过身边,还有牲口身上的骚味道。

镇子外围和街道上,有几个战士在站岗放哨,过往的行人和他们亲却地打着招呼。也有三俩个战士在早市上面东瞅瞅,西望望,一边巡逻,一边和认识不认识的人热情地打着招呼。老百姓好像只有今天见到扛枪的才泰然自若,没有一丝儿的慌张。

小一夫迟疑地在街头张望着,有点怯怯的样子。他不理解,以前他和皇军们上街,早早地人家就在他们前面跑开了,更没有看到这样亲热地说话,打招呼的。

捏了捏手里的军票,他还是鼓足了勇气,走到一个烧饼店门口,一个细皮嫩肉的媳妇和白胖大婶在卖烧饼,那个年纪轻的不就是大咪瓜的媳妇吗!这个中国乡下媳妇,小岛是认识的啊,那个白胖的奶奶就是大咪瓜的妈妈,小岛也不陌生。但是饼子摊子上的黄灿灿的饼子发出诱人的香气,一夫有点贪恋地深吸了一口。

他把破旧的衣裳扯起来遮住面孔,来到案子前面。“啊,啊”地装做一个小哑巴,指了指饼子,把军票朝桌子上面一放。

卖饼子的白嫩大嫂给他递过来几张饼子,再回头拿那桌子上面的票子。

一夫拿了饼子,头也不回,快步就走。

背后传来咪瓜妈妈有点夸张的笑声。

一夫有点惊愕地回头,只见那个大咪瓜的妈妈手里拿着那票子,甩着在笑哩,还和在店里吃早饭的人大声地说笑着。好在这时的一夫一身几乎叫花子一样打扮,还用衣领子遮挡着面孔,大咪瓜的妈妈和咪瓜娘子虽然见过他,但在这种情况下没有认出他来。

“这种鬼票子,小哑巴还以为能值钱呐!”大咪瓜的妈妈笑着说:“兴许在哪家的茅厕里面拣来的呢!”

“娘啊,流浪的小哑巴,你就只当是行善了吧!”咪瓜娘子轻声说道,那声音就是好听。

“擦屁股都嫌小,卷烟还行呢!”一个在烧饼铺子里面吃饼喝茶的老头眦着一嘴的残破烟牙,看着咪瓜妈妈说。

“我可不吃烟的,今个咱高兴!”那个白胖的咪瓜妈妈把军票拿过去,就往炉膛里面一扔。军票在炉火里面冒起了一阵子烟,化作一摊灰烬。

一夫也不知道这些中国人在说什么,也不答理,更不会知道妈妈急忙中当宝贝一样塞到他怀里的东西,怎么现在在这些中国人的眼镜里面就这样一文不值。他急急忙忙地往回赶,很快就淹没在赶早市的人群里。更不会知道,不用说在现在,就是在他爹掌握着洪泽地区人民生杀大权的时候,这种鬼票子老百姓还想着法子对付着不用呢,那本来不就是一张废纸嘛!

天已经过了晌午了,美惠子站在棚子边焦急地向大路上张望着。

一夫正从路上小跑着过来,美惠子高兴地要哭了,她还没有过一个人呆在野外这么长时间哩!

到了跟前,一夫从怀里掏出饼子,拿了一张塞到妹妹手里:“衣莫朵,快吃哪!饿坏了吧。”

“阿尼,你也吃吧。”美惠子说道。

一夫和妹妹一样狼吞虎咽地吃着,妹妹噎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小岛赶紧着给妹妹捶了捶后心。

黑森在一旁望着,小岛又把饼子撕了一块丢给黑森,黑森跳起来,在半空中张开大口一口就给吞了。

因为几天吃不饱,又担惊受怕,再加上一路奔跑,小一夫回来就着了凉,额头烫得像火炭,嘴唇也起了泡。美惠子用衣服在芦苇塘的水里面沾湿了,敷在哥哥的头上降温。一夫见一夜之间妹妹好像长大了许多,不由得欣慰地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