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鞅黑洞---中国历史灾难的源头

诺伊曼 收藏 104 31579
导读: 读《商君书》有一个很强烈的感受就是:这部书谈耕战,重点往往还不在于怎样直接提高粮食的产量和军队的战斗力,而是在谈,农夫和士兵之外,其他一切各色人等,都是消灭的对象。 变法首要的打击对象,当然是贵族。著名的规定“宗室非有军功论,不得为属籍”,就是你再是国君的亲戚,如果你没有在战场上立功,这个身份是得不到承认的。这是逼贵族和平民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更根本的政策如推行县制,越发摆明了就是国君要加强自己对地方的控制,而取消贵族被封建的特权。——可以想象,对这一类新规定,贵族怨气很大,但平民

读《商君书》有一个很强烈的感受就是:这部书谈耕战,重点往往还不在于怎样直接提高粮食的产量和军队的战斗力,而是在谈,农夫和士兵之外,其他一切各色人等,都是消灭的对象。



变法首要的打击对象,当然是贵族。著名的规定“宗室非有军功论,不得为属籍”,就是你再是国君的亲戚,如果你没有在战场上立功,这个身份是得不到承认的。这是逼贵族和平民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更根本的政策如推行县制,越发摆明了就是国君要加强自己对地方的控制,而取消贵族被封建的特权。——可以想象,对这一类新规定,贵族怨气很大,但平民是开心的。看贵族一个个被斗翻在地,这种快感是如此强烈,使得绝大多数人忽视了事情的另一面:自己的人身自由和思想自由也在迅速萎缩之中。



商鞅建立了一整套户籍制度。国境之内,每一个人都要进行户口登记,没有那张身份证(当时术语叫“验”


),很多事情都做不成。商鞅又用加税的办法,迫使兄弟分家(不分家就“倍其赋”),把原来的大家族拆分成一个个小家庭,再把小家庭重新编排成新的社群,然后规定,“民无得擅徙”。这就使每个人都处身于国家安排的社群之中,彼此互相监督。



在此之前,人民基本是可以自由搬迁的,出入国境都不在话下,不用办理任何签证。而商鞅的新法,人民则被固定在土地上,也就失去了选择国籍的权力。



同时,哪些平民也应该是打击对象,商鞅心中有一本很明晰的账。



首先是商人,就是要打击平民中较富有的人。——《垦令篇》讲了二十条调动农民垦荒积极性的方案,其中第五、第六、第八、第十、第十五、第十七、第十八条,这七条全是讲怎么打击第三产业的。具体措施包括禁止粮食买卖,禁止奢侈品流通,取缔私营的旅店宾馆,提高酒肉价格(让大多数人消费不起从而逼卖酒肉的商人关门),提高关税和交易税,以及加重商人的人头税和劳役,等等。



其次是儒生和辩士,就是平民中较有文化或才智的人。“有礼有乐,有《诗》有《书》,有善有修,有孝有弟,有廉有辩”,商鞅认为凡此种种,都是国家的蛀虫。“国有十者,上无使战,必削至亡”,国家有了这路人,君主就找不到可以用来打仗的人了,必然逐步削弱以至于灭亡。



然后是良民,就是任何具有一般伦理道德感的人。商鞅断言,“以良民治,必乱至削;以奸民治,必治至强。”



从重视耕战的角度看,除了打击良民稍难理解外(其实原因也简单,后面会解释),要打击商人和儒生、说客,都是顺理成章的。因为这帮人自己固然是不种地的,而且一旦他们混得风光了,会导致原来老老实实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夫人心浮动,盘算着自己是不是也可以走这条路。动动嘴皮子就高官厚禄,怎么看都比在沙场上一刀一枪的搏命来了便捷。所谓:


农战之民千人,而有《诗》《书》惠辩者一人焉,千人皆怠于农战矣。农战之民百人,而有技艺者一人焉,百人皆怠于农战矣。


其中,外国来的说客尤其是个问题。户籍制度要把秦民绑定在土地上专心种地,但如果不断有外国人进入,让人民知道,秦国之外,还有另外一种生活。那么不管是函谷关还是柏林墙,恐怕都挡不住移民倾向,绑定效果,一定大为削弱。



但问题是,为什么要对耕战重视到这个地步呢?人山东六国没打击这些,也没听说生活质量就下降了。相反,有些地方还以富庶和文明而著称。



答案很简单,商鞅本来就意不在提高人民的生活质量,他最关心的,是什么样的人最听话。





2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孔老二才是中国人奴性的根源,商鞅是法治主义者。 近代的沉沦,孔子就是罪魁祸首。 五四运动提出砸烂孔家店,算是找准了病灶。

10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