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二卷 打草惊蛇 第七十二章 三霸联姻

血奔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URL] 72章 “我们是李刚派来的人!”林奇说,“放老实点,否则就灭了你全家!” “李乡长的人?”张万通惊恐地望着眼前这些蒙面人。 “搜!林克看好这老家伙!”林奇把枪一挥,一群强盗开始在屋里翻箱倒柜地抢起来。林奇来到张万通女儿的房间。他看见银华一个人吓得用被子裹着赤裸的身子躲在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72章

“我们是李刚派来的人!”林奇说,“放老实点,否则就灭了你全家!”

“李乡长的人?”张万通惊恐地望着眼前这些蒙面人。

“搜!林克看好这老家伙!”林奇把枪一挥,一群强盗开始在屋里翻箱倒柜地抢起来。林奇来到张万通女儿的房间。他看见银华一个人吓得用被子裹着赤裸的身子躲在床头边发抖。林奇没有说话他把枪放在个椅子上开始脱衣服。

“你……你要干啥?”银华哆嗦着。

“老子是镇上的解放军!我叫邢武!今天老子要睡你!”说罢扑了上去。

“爹!救命啊!”银华大声叫道。张万通听见女儿的喊叫声拼命地要挣脱林克去救女儿。林克用力在张万通的头上砸去。张万通顿时倒在地上。林奇几番要施暴银华,银华拼命挣扎他没有如愿。林奇的欲火更加强烈。他死死地掐住银华的喉咙。不一会银华就昏迷过去。林奇几番强暴了银华。林奇提着裤之慌慌张张地走了出来;正好与林克撞个满怀。

“你小子干啥?”林奇问。

“少爷!我也想……”

“快!我们不能久留!”林奇望望躺在床上的银华走出去。林克又一次强暴了银华。

林奇等人把张万通家的金银细软抢窃一空消失在夜幕之中。

第二天张万通就去了乡政府报了案。李刚认真询问了张万通家一案发生的经过。刘丰一一记录下来。最后李刚告诉张万通回去等待案情的调查和处理。张万通走后李刚问刘丰。

“刘丰同志,马新的情绪怎么样?”

“近来一直不高兴。”

“你在孔妮和马新之间要果断地选择一个。哎!你能介绍一下马新的情况吗?”

“马新的家乡是天津。父母都是医疗专家。他们只有马新一个女儿。可以说是掌上明珠。父母亲在对待马新的未来十分重视。他们希望女儿长大能像自己一样能拿起手术刀为那些病人解除痛苦。能有一个稳定而又不担风险的的职业。可是抗日战争爆发后,马新但是父亲看到了手术刀远远不能为更多的前方战士挽救生命。于是他毅然决定让女儿放弃未读完的大学医学专业走上了抗日的革命道路。在参加辽沈战役时我们认识的。当时马新才二十岁。我二十二岁。我一直把马新当成自己的妹妹。我们一个连队。那时我是排长,马新是连队的卫生员。”

“你文武双全。人又漂亮。马新一直把你爱在心底。这一次马新随南下骑兵连来到防胡小镇。终于和她深爱的人相见了是吗?”李刚补充地说。“其实在骑兵连要开拔南下的时候,马新同志为了和你在一起她向齐指导员提出要留下来在地方上工作。宋连长知道马新与你的关系;于是就和我商量。当然我要答应了马新的要求啊!你一直很关心马新,像哥哥一样关心她的日常生活。这些我都看见啦!”

“李刚同志,谢谢你!”刘丰感激地说。

有一天马新约刘丰到河边散步。马新第一次向刘丰表达了自己的爱情。刘丰并不感到奇怪。他望着天真的马新说:“马新同志,你还小,你应该有你的美好未来。我们军人首先考虑的是党的解放事业,枪林弹雨,血雨腥风。不知道哪一天就会献出生命。我不能答应你的爱情。你就是我的妹妹!!”气得马新好久不理刘丰。可刘丰依然像往常一样。时时处处都在关注着马新。有时吃饭刘丰总是把自己的一份菜离里的荤菜给马新一点。弄得孔妮大为吃醋。

八月初五防胡镇三霸天家一派热闹非凡景象。祁家寨要迎娶新娘,吴林两家要嫁女儿。三方寨里寨外张灯结彩喜庆万分。

南霸天见李刚没有对他有什么怀疑也就从地窖里钻了出来。像往日一样趾高气扬霸气十足。今天是女儿林香的出嫁喜日子。他把三朋四友左邻右舍都请来。在寨院里大摆筵席,他要让人看看林之东是多么了不起。

“各位父老乡亲,各位兄弟朋友,今天是小女林香的大喜日子,我林之东感谢大家在共产党与我为敌的时候来林家寨捧场。有人说共产党来了,我林之东末日到了!他们来防胡镇已经二年了,我林之东还是我林之东!田地庄园还是姓林!不是我说大家,有些人巴不得我早死!可我死不了!我即使死了,我有儿子!我有在部队当军官的儿子。还是比大家显赫!共产党兔子尾巴——长不了!老蒋有八百万美式装备部队!就凭镇上那帮奶水未干的毛孩子就能在防胡镇上混下去!从今天起,各村的青年都要到寨里来参加黄学会的训练。特别是林家庄林来的自保队,一个都不能少。谁要是再和李刚他们勾勾搭搭我林之东的枪子不是吃素的!另外,送亲的队伍各村挑年轻力壮的十人,六个村六十人,各自准备武器。有林奇带领着送林香去祁家寨!”

林之东讲完举起酒杯接着说:“来!大家举起酒杯,让我们干了这杯酒,为祁林两家喜结良缘而庆贺!”

“林兄,小姐许配祁家寨那位公子啊?”一个老财问道。

“当然是二公子啦!”

“那吴家寨吴梅小姐又是许配哪位呀?”

“这……哦!那当然是祁文汉的侄子啦!”

“是吗?……哈哈哈!!!!”满院子的人都笑了。

“那要是李刚的人来林家寨你算不算和他们勾勾搭搭?”

“你他娘的看我是和他们勾勾搭搭的人吗?”

南霸天不禁打了个寒颤。林香嫁给谁是他一直不得而知的关键。为了这事,南霸天还派人到祁家寨打听。可回来的人都说不清楚。

东霸天没有想那么多。因为祁吴两家联姻在祁林两家之前。吴梅嫁给祁占胜是挑明的。后来听说祁林两家也在八月六日这天举行婚礼。他估计可能是祁文汉的侄子祁占利要娶林香。所以,东霸天没有过问祁林两家的事。他也在忙着准备吴梅的婚事。镇东半边天的人都来祝贺。东霸天的喜事大致和南霸天的外摆差不多,有所不同的是他拒绝收礼。一分礼钱不收,管吃管喝临走还发给每人十块国民党钞票。可连一颗萝卜也买不到。可白吃白喝谁不干?镇东半边天十几个村的老百姓都涌进了吴家寨。从三天前开始待客,今天是第四天,客人还络绎不绝。寨里寨外,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好一派热闹景象。

不过,每一天东霸天说的话都一个样。

“乡亲们。如今是共产党领导的天下,国泰民安之社会,共产!共产么!我的也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所以……大家放开肚子吃!放开肚子喝!一分钱的礼钱也不收。谁要是非要送礼,那是瞧不起我吴灵各!还是那句老话,猪蹄爪子煮一百滚子只朝里勾不朝外连!无论咋说,我们还是乡里乡亲对吧!啥时候谁也不能搬搬家离开防胡镇。所以,我希望乡亲们好好种自己的地,过自己的小日子,少惹是非。”

东霸天的这番话可是他精心想出来的。表面上谁也找不出毛病。可大家有隐隐约约悟出了的什么。还为东霸天的慷慨豪爽而赞扬。

“明天就是小女吴梅出嫁的日子。新社会么!咱就来个喜事简办。明天有我的兄弟吴灵加,侄子吴已吴好和六姨太太几个人送吴梅就好啦。”东霸天说罢脸上隐藏着一丝苦楚。

祁家寨又是一番景象。

刚楼上用七彩绸缎扎成的彩门。四个大红灯笼高高地悬挂在岗楼上。吊桥桥放下,桥头两边各八个身背长枪的岗哨。过来吊桥门楼前东西两边是十六个荷枪实弹的岗哨。进了寨门,门楼里又有十六个怀抱鬼头大刀的岗哨站立两旁。再往里,每十米就有一个腰间挎着盒子炮的人。二道门两边各两个手持短枪的门卫。进了二层院后便是招待客人的地方。彩灯高挂,唢呐震耳,人头攒动熙熙攘攘。随着:“姜员外绸缎两匹!李财主古玩一件!”的呼叫声客人纷纷就席落座。只见丫环仆女清一色地戏台上的打扮一阵风似的开始上菜。大家喜形于色,狂吃滥喝,喝三吆六。

“各位老少爷们!请静一静!现在有祁爷和大家讲几句话。”邢矮子大声叫道。酒席宴上的沸腾声音就像开水锅里浇了一瓢凉水,立刻停止了喧哗。这时只见北霸天身穿红色绸缎长袍,脚蹬黑色平绒纳底鞋,一双白色的袜子很是显眼。头戴一顶古铜色礼帽。手拄一根嵌有龙头的拐棍。他慢腾腾地走到席间,两手一抱拳说:“诸位光临小寨,寒舍蓬荜生辉。明天是我祁家寨的大喜日子。请让我和大家说几句题外的话。自从共产党来到本镇,我们没有过上一天的舒心日子。有人说天就要变啦!国民党就要垮台啦!我们就要被打到啦!今天你们看我!被打到了吗?我祁家寨还是防胡镇里第一寨!本月十六日,镇南林之东,镇东吴灵各要亲自来祁家寨拜我为帅。欢迎老少爷们莅临捧场。从今后,我就是这块三角地上的第一霸。整个防胡镇都是我祁文汉的天下。镇上那帮共产党的毛孩子我要赶他们滚出小镇!所以,我们的十几个村子里的年轻人从今天起就住在寨里。祁爷我有酒有肉一个月一块大洋的薪水。只要我们加强防范,就凭我祁家寨的军事工事,量他李刚有一个团的兵力也无可奈何我!蔡好!“

“祁爷!”坐在席间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起来。

“蔡庄汪洼姜寨唐庄有你负责!”

“是!”

“王继!”

“祁爷吩咐!”

“王大营等六个村你负责!”

“是!”

“祁山!祁老庄六村你负责!”

“是!”

“邢地!邢家庄何寨吴寨等几个村由你负责!”

“是!”

“至于从前跟着李刚起哄的人我一慨不咎,今天归顺我祁家寨一样受欢迎。但是,如果谁再和我过不去……”北霸天双手执着拐棍用力一折,“咔!”断成两截。

在场的人无不惊恐万状。饭后大家纷纷离席走出祁家寨这个是非之地。

乡政府办公室里,李刚刘丰郭川邢武小春蒋英等乡干部在开会。

“三霸天联姻的目的是东霸天的最终目的。他就是希望三霸天联合起来于我们抗衡。我们不如借此机会消灭它吗!”邢武首先发言。

“刘政委的意见呢?”李刚问。

“秋收马上开始,秋征任务主要靠三霸天来完成;如果现在对他们下手对今后的工作会造成不利!以我的意见不如秋后再和他们算账!”

“再说,三霸天的势力与前两年相比现在他们已经不是我们的对手。如果我们不主动找他们的麻烦,我想他们也不敢无事生非。”小春说。

“就南霸天来看,他已经失去与我们抗衡的能力,目前他的希望就是依靠北霸天来撑腰。他把女儿嫁给祁家寨也是万不得已的事。至于东霸天我认为不可小觑。这家伙虽然势力有所衰弱,但武器还不少。听说这次嫁女儿分文不收礼,老百姓还给他不少褒奖。隐患最大的是北霸天,他的八大金刚分布在镇北是好几个村子。虽然死去七个,但他们的儿子,侄子以及门第嫡系遍布北半天各村;大有贼心不死东山再起之势。上午暗哨来报,听说北霸天誓死于我们抗衡到底,他已经把北半天的自保队都控制在祁家寨。所以,目前形势对我们不利,我同意大家的意见,缓和形势,见机行事,等秋后算账!”李刚最后发言。

郭川问道:“三霸天嫁娶喜事我们是不是……”

“嗯!你和我想一块去啦!明天邢武郭川去林家寨喝喜酒。刘丰张川孔妮去吴家寨!”

“我不去!”孔妮说。

“为什么?”李刚惊奇地问。

“那老贼太让人恶心!”

“孔妮同志!这是任务!哦!我还要说一下,不能喝酒!”

“哎!乡长同志!喝喜酒不让喝酒这可不是规矩啊!”邢武不愿意了。

“那你就求郭川吧!”李刚望着郭川笑。

“咱不喝醉就是了?不让喝酒林之东我那个拜把之兄弟也不愿意啊!”

“呸!瞧你美的!还拜把子兄弟呢!”小春用嘴撇邢武。

“嗨嗨!!你和尚上次和乡长去祁家寨是过了酒瘾,得了便宜就卖乖是吧!?”

“那个酒邢大队长你喝不了!”大家笑了起来。

“李刚?祁家寨不去人啦?”邢武问。

“不去!”

“为啥?”

“以后你就知道啦!”李刚笑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