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风云之风云变幻 正文 七 又是一堂深刻的教育课

梅戈 收藏 0 4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size][/URL] 趁着邢力强出去方便的时机,韩永悄声问大海:“大海,我怎么回来看着力强有点儿不对劲儿啊?!脾气比以前暴躁了更多不说,怎么看着眉宇之间还总有些不高兴?” 大海放下手里的酒杯,唉的叹了一口气:“韩永,力强现在是孤家寡人了!” “啊?!”猛听到这么一句话,韩永异常吃惊地啊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




趁着邢力强出去方便的时机,韩永悄声问大海:“大海,我怎么回来看着力强有点儿不对劲儿啊?!脾气比以前暴躁了更多不说,怎么看着眉宇之间还总有些不高兴?”

大海放下手里的酒杯,唉的叹了一口气:“韩永,力强现在是孤家寡人了!”

“啊?!”猛听到这么一句话,韩永异常吃惊地啊了一声。

大海向左右看了看,继续低声道:“韩永,你看张建设没来吃饭吧?!为这事,张建设好几年不敢跟力强一起喝酒了,他怕力强喝多了跟他发脾气,这几年你不知道,平时还好,可一喝多了力强那可真是脾气上来谁也挡不住,所以尽管力强对朋友是两肋插刀,也不会跟朋友真如何如何,可张建设还是有点儿怕,他走时还让我跟你道个歉,说真给你接风那天他说什么都到!”

韩永听的有点儿糊里糊涂,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眼神里却盼着大海赶紧把事情说清楚,毕竟这两个人都是自己极其要好的朋友,尤其是邢力强,那可是跟自己真没的说,他如果有什么不好,韩永心里也会很别扭,很难过。

大海看着韩永的眼睛,知道他挺急于把事情搞明白,就接着说道:“力强和建国不是因为张建设那事一个判了两年、一个判了三年吗?力强他爸和他妈去圈里看他遇了车祸都死了,他奶奶本来因为力强判了就急的要死要活,这下子儿子、儿媳妇一下子都没了,又一急,也没多少日子就跟着去了。力强他爸是独子咱们都知道,所以力强也没什么叔叔大爷的,他自己又是哥儿一个,爹妈没了,奶奶也没了,现在出来进去,他就是自己一个人!所以他心里也苦闷,我想啊,越热闹,他心里就越别扭!”大海说罢,又叹了一口气。

韩永又点了一下头:“我明白了,所以建设为这事觉得对不起力强!”

大海嗯了一声:“其实力强也不是那种怨天尤人的人,也没因此怪建设,可这事大家终究觉得心里别扭,为此,张建设在力强有困难时也没少出钱出力,力强有时接建设的钱,但大多数时间不要,两个人心里估计还是有点儿别扭!”

“可这事也轻易不好说开是不是?!”

“谁说不是?尽管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有些事当事人谁都不明说,大家也难办!”

“那力强上来后怎么生活?”

“他奶奶和他爸妈都有点儿积蓄,也不是很多,另外他爸妈单位也算不错,又多少给了点儿抚恤金,力强上来后就先靠那些钱活了一阵,后来又倒腾了一阵服装,可这做买卖也不是简单的事,拿货得去广州,从咱们这里去,来去最少十来天,一个人可真忙不过来,开始是他自己去拿货,张建设几个帮着他卖,可这几位都是坐不住的人,也不会卖东西,干了半年,力强进的货也不是特好,再一换季,那衣服就压了挺多,力强一急一气,就不干了!他奶奶和他爸妈留下的钱也就没剩多少了!”

听着自己学生时代第一个好朋友的遭遇,韩永很感慨,刚想再向大海详细问几句,邢力强满脸红扑扑地回来了:“韩永,今天你回来了,哥儿们特高兴,咱们得多喝几杯!”

韩永拉着他的手,让他依旧坐在自己的旁边:“力强,看到你们都挺好,我心里也是特高兴,以后咱们在一起,可得好好干,咱们可不能再惹事了!”

邢力强端起酒杯,对着韩永道:“刚才大家伙儿一起敬了你三杯,现在,韩永,我单独敬你三杯,从我来到白沙,我和你就是最好的朋友,十几年了,咱们也可以说是无话不谈,你因为扎了王金泉走了这七年,兄弟我,我……”邢力强说着,眼圈红了。

韩永赶忙右手端起酒杯,左手握住好朋友的手:“力强,咱们什么都先不说了,你的心,我明白,我的心,你也了解,咱们先干了这一杯!”

邢力强朗声说了声:“好,韩永,我先干为敬!”一扬脖,把酒杯里的酒一口喝了下去。

韩永怕他这么喝真喝多了,喝完了自己的杯中酒,先拿起筷子让着他道:“力强,先吃两口菜,我们边吃边聊!”

邢力强道:“还是先喝了这三杯,兄弟这几年可是真想你!”

韩永见状,灵机一动,笑了笑道:“力强,我在圈里这几年,吃的可没这么好,酒更是没喝过,你一下子让我喝这么多,我可受不了!”

大海也在一旁说道:“力强,你在圈里也呆过,圈里的事你还不知道?刚回来,酒可不能这么喝!这么喝,韩永明天就得去医院!”

邢力强喃喃道:“就三杯,就这三杯!”但却没坚持马上连着喝。

韩永笑着说了句好,拿过桌上的酒瓶,一边借着倒酒的机会,一边就找出了一个话题:“开录像厅很赚钱吗?”

邢力强对这些事还有点儿了解,看韩永问就回答道:“咱们区就两家电影院,几天才换一回片子,而录像厅却是一天放好几个片子,现在许多人又都没太多的事干,爱看的电影的人也多,所以去看录像的人特多!”

“那赵保利他们可挣了钱了!”

“谁说不是?咱们区除了他们哥儿仨开的那两家录像厅,只还有公家开的三家,除了这五家录像厅,其余的谁想开也开不了!”

“那为什么?”韩永觉得有些奇怪。

“为什么?”有了话题,邢力强的注意力就不全在酒上了,“公家,赵家哥儿几个是惹不起,可个人要想开,他们可就不让了!”

“他们不让?”韩永更奇怪了,“这事归他们管?”

邢力强嘿嘿一笑:“这怎么说呢?公家,他们是想不让人家开可也得行?!公家毕竟是公家,他们再厉害也是惹不起,可其他人要开录像厅,他们兄弟就不让了,你一开,他们就让人去捣乱,不过只是捣乱,也不闹太大的事,把看录像的吓唬走就算完,派出所去了也只能是最多训一顿,连抓都没法抓,一来二去,除了这五家录像厅,其余的最后只能是关门,长的坚持了半年,短的也就是三四个月!”

“这赵保利他们好厉害!”

“谁说不是?现在咱们这一带基本上没人敢惹他们,不过话说回来,他们轻易也不得罪人,除非你想开录像厅,抢了他们的生意!”

“哦!”话说到这里,韩永又想起来王金泉,“王金泉跟他哥开的饭馆怎么样?跟这饭馆比哪个好些?”

邢力强又是哈哈一笑:“丫那不是饭馆,是窑子,哪是靠卖饭菜挣钱?也不知王宝泉那兔崽子从哪里找了几个骚娘儿们,反正不是咱们这边的,丫就靠那几个娘儿们给他们挣钱!”

韩永听了,先是一愣,随即问道:“那公安局不抓他们吗?”

“呵呵,你知道丫那饭馆开哪里了吗?”

“不知道!”

“开在咱们区跟鹿源县交界的地方了,基本是属于三不管,那孙子又跟那里派出所的一个副所长拉上了关系,所以基本没人管他们!”

“可那边好像没什么人啊?!”韩永感觉自己有点儿想不通。

“那边是没什么人住,可你忘了那里是两条公路的交汇点,王宝泉那兔崽子是真有脑子,他是吃来往过路的司机,呵呵呵!”

邢力强这么一说,韩永彻底明白了:“我说呢,那边两区县交界,也没什么厂子住户,原来他们打的是那主意!”

“王金泉可真比不了他哥,这王宝泉可是把挣钱的事儿都想绝了!”

“呵呵,老流氓就是老流氓,一般人还真比不了!”韩永说完,跟着邢力强就笑了起来。

看见他俩笑的挺开心,宋建国扭过脸来问道:“你们俩笑什么呢?什么事那么高兴?”

邢力强就笑着把刚才的话对宋建国复述了一边,宋建国听完也笑了几声:“是,那孙子这事想的是够绝的,目前全国恐怕也没几个这么干的,所以这哥儿俩现在也真挣了点儿钱!”

韩永自从一回来,见到这些从前的哥儿们,一直听的就是钱钱钱,听的就是怎么挣钱,心里不禁想到:“自己走了这七年,这世道真的变了?以前大家在一起,可不是这么谈论钱,看来钱在大家的心目中是越来越重,也是,没钱,吃饭穿衣都是问题!”想到这里,他又不禁摸了摸兜里樊胜利给的二百块钱。


饭馆里自从韩永、大海这些人进来后,那些早来吃饭的人就陆续匆匆忙忙地吃了饭走了,而再来吃饭的人看见饭馆里坐着好多吆五喝六、匪里匪气的小青年,在门口看了一眼后就连忙换了地方,饭馆老板见此,心里是暗暗叫苦。

好容易等这些人吃饱喝足,也没人因为喝多了闹事,宋建国把账也给痛痛快快地结了,饭馆老板松了一口气,望着韩永这些人向外走,他笑着把他们送了出去:“哥儿几个,好走,今天招待不周,以后想喝酒还过来!”

宋建国白了他一眼,笑道:“那我们明天晚上还来!”

饭馆老板心里一哆嗦,心道:“明天晚上还来?那我这饭馆就快关门了!”可他脸上依然是满脸的笑:“好嘞,哥儿们,那我多预备点儿菜!”

宋建国呵呵一笑,跟着大家出了饭馆。


尽管有母亲的叮嘱,可韩永还是稍微喝多了点儿,出门经冷风一吹,他觉得酒有点儿向上涌,使劲儿向下压了压,还是觉得浑身燥热。郭庆阳几个人围了过来:“韩永,那今天就到这儿,我们先回去了,你回去也好好休息休息,坐了十几天的车,也真够累的!”

韩永点点头,看天空中飘起了雪花,就对郭庆阳等人道:“你们回去也好好休息休息,咱们改日再聚!”

郭庆阳道:“今天我把人都联络的差不多了,明天晚上大家一起给你接风,时间是六点,就在团结路的醉仙居,是解放前就有的老字号,前几年才恢复营业,是个二层楼,我今天下午已经过去跟他们经理说了,明天晚上他们二楼咱们就包了!”

听着这话,韩永心里咯噔了一下,有心拒绝,可这话怎么说出口?朋友们对自己是百分之百的诚心诚意,可如果这样下去,自己恐怕就又得和以前的日子搅合在了一起。他脑子里刚这么一想,一旁的邢力强已经赞了声::“好,就去醉仙居!那地方真不错,我就特喜欢吃他们家的四喜丸子!”韩永这时也只好笑笑。

看韩永点了头,郭庆阳又说了一声:“那韩永我们就先回去了,你们路上也注意点儿,下雪了,小心别摔着!”

大海笑道:“没事儿,放心走你们的,回去还是我骑车带着韩永!”

一群人又互相告了辞,大家在饭馆门口就分了手。

看着郭庆阳他们先走了,韩永、大海加上宋建国、邢力强,还有村里的十几个伙伴,这些人也纷纷骑上了车。

回到大海家,大家又继续聊到了十一点,除了聊这几年的经历,聊的最多的还是钱,还是怎么去找钱,韩永本有心早点儿回去,可看大家兴致都很浓厚,那想走的话就没说出口,但到了十一点,他实在坐不住了,今天已经是自己回来的第二天,可一天也没怎么陪母亲坐一会儿,他觉得自己对母亲真是很愧疚,看着大海屋里的闹钟到了十一点,他就对屋里人道:“大海,力强,你们先聊你们的,我得回去了,明天我妈还上班,我回去陪她坐一会儿!”

大海这时也猛醒悟过来:“是,韩永是该回去了!”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